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6章 火焰再起
    是以,想到那星辰之力的赫赫威名之后,男子怎么可能还有勇气和女人的星辰之力抗衡?

    不过,如今的问题是,若是不摆平这女人的星辰之力,那自己想要对付薛少白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这薛少白和眼前这女人,自己必须要面对一个,是面对现在掌握了星辰之力的女人,还是面对之后恢复自己的真气的薛少白?

    对男子来说,这是一个问题。

    显然,以男子的斗法经验来看,如今自己最好还是去对抗那女人好一点,若是对抗薛少白的话,自己根本不可能对后者造成任何威胁。

    那家伙之前在真气不足的情况下便已经可以和自己抗衡,如今此人的真气已经恢复,而此人的真气恢复之后,肯定比之前还要棘手,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跑去找薛少白的麻烦,简直就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

    是以,男子略一沉吟之后便已经清楚,自己如今只有去对抗那女人,只有孤注一掷将女人干掉了,方才有可能摆平薛少白,若是连这女人也无法摆平的话,那自己想要去和薛少白抗衡的念头简直就是做梦。

    是以,沉吟片刻之后,男子直接收回了看向薛少白的目光。

    这家伙虽然可怕,但此时的薛少白连真气都没有恢复,在真气没有恢复的情况下,男子不相信后者可以威胁到自己。

    如今最关键的还是眼前这女人。

    再说了,若是不摆平眼前这女人的话,自己连接近薛少白的机会也没有,更何况是对付后者?只要这女人没有被自己干掉,男子可以保证,自己只怕连接近薛少白都无法做到,既然连接近此人都无法做到,更何况是对付此人?对男子来说,这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稍稍沉吟之后,迦南立刻便放弃了先去对付男子的打算,最终还是决定对付女人,等到这女人解决之后再去摆平那薛少白也不迟。

    虽然后者正在疯狂催动真气恢复自己的真气,但之前这家伙已经努力大概半个时辰的时间,半个时辰的时间过去了,这家伙还没有恢复自己的真气,在男子看来,就算再给薛少白半个时辰的时间,这家伙也未必可以回复自己的真气。

    是以,虽说薛少白对男子的威胁也不小,但此时的男子却根本不打算去对付薛少白。

    手腕一抖,便看到一道真气从男子体内激荡出来。

    那真气与之前男子绽放出来的真气不同,之前男子绽放出来的真气乃是乳白色,和其他所有驱魔师绽放出来的真气差不多,都是一样的颜色。

    但是,此时男子也不知道在那真气之中做了什么手脚,此时从男子体内绽放出来的真气竟然是淡蓝色。

    这真气的颜色有所变化其实也没有被青衣女子放在心上,但是,就在那淡蓝色的真气绽放出来的瞬间,整片天地突然之间便生机盎然了起来。

    若是在外界的话,突然之间生机盎然也不会对女人放在心上。

    原因很简单,生机越是旺盛的地方,灵气也越是浓郁,突然之间生机盎然,虽然这种事情很少发生,但这种情况也只说明了一个问题,那便是存在于大自然之中的灵气突然从万物之中爆发了出来。

    同时,灵气大爆发虽然不是随时都会发生,但以女人的见识,怎么可能没有见识过灵气大爆发的场景?

    是以,女人很是多清楚那灵气大爆发的时候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

    然而,现在这里不是外界!

    此地乃是杀降坑!这里什么都有,就是灵气没有!什么都不缺,但就缺生机!

    在别的地方灵气有可能发生大爆发,但是,在杀降坑之中,怎么可能会有灵气大爆发的时候?

    故而,看到天地间的生机突然变得盎然起来的瞬间,女人的脸色也直接难看了起来。

    此时的女人,就算用脚趾头去想也能猜到,这肯定是眼前男子做的手脚,毕竟这家伙此时正在催动功法,那灵气爆发恰好发生在此人催动功法的时候,若说那灵气爆发和眼前男子没有关系的话,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略一沉吟之后,女人的面色也微微难看了几分,说道:“你到底做了什么手脚?在这种地方,你居然还能驾驭灵气!你是怎么做到的?”

    看到女人的脸色阴沉起来之后,男子的脸色倒是突然好看了很多,听到女人的话,只见男子微微笑了笑,说道:“你不能驾驭此地的灵气,莫非以为其他人也不能?你可知道,我进入这杀降坑已经有上百年的时间了?”

    “你的意思,你因为进入杀降坑的时间比我要长,所以对此地的秘密也了若指掌,我不知道怎么驾驭这里的灵气,你却知道?”女人一脸猜测的说道。

    男子的话倒也不是没有可能,这家伙毕竟已经进入杀降坑这么久的时间,别说此人是婆罗门的天才,也别说此人的斗法经验有多么丰富,就算是一个白痴,在一个地方生存了上百年,也会掌握一些其他聪明人根本就不知道的秘密。

    自己不知道这杀降坑的灵气怎么驾驭,不代表眼前男子也不知道,毕竟此人在这里存在了上百年时间,要说对杀降坑的了解,自己绝对是望尘莫及。

    是以,听到男子的话,女人的眼中顿时便涌起了一丝杀机,哼了一声,说道:“老家伙,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若是你现在告诉我怎么驾驭此地的灵气的话,我说不定还会大发慈悲放你一条生路,但是,你若是不肯和我合作的话,可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听到女人的话,男子顿时便笑了起来,说道:“心狠手辣?嘿嘿,你的意思是你打算出手干掉我吗?”

    “你觉得你我现在的这种关系,我会放你一条生路吗?”女人冷笑一声说道。

    男子沉吟片刻,说道:“我知道,想要你放我一条生路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你这女人如今落到这幅田地多少也和我有一定的关系,换做是我,若是有人这么对我的话,我也不可能放过那个家伙,更何况是你?我想,换做是你,也绝对不会放过将自己逼到这幅田地的人是不是?”

    女人微微一笑,说道:“你说的倒也不错,我如今落到这幅田地,的确是和你有关系,因为这一点,我不放过你,倒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说到这里,女人的脸上划过一丝暧昧不清的表情,接着说道:“不过,我也告诉你了,若是你现在放弃抵抗的话,我保证会放你的分身一条生路,但是,若是你继续抵抗下去,嘿嘿,你的分身不仅要被我毁掉,包括你的本体,也绝对不可能逃过我的掌心!”

    闻言,迦南直接冷哼一声,说道:“女人,不要太狂妄了,修炼界之中不知道有多少驱魔师就是因为稍微取得一点成绩后就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结果最后也只剩一条被人干掉的路,我看你这女人手段和天赋虽然惊人,但最终也必然逃不过这种定律!”

    听到男子的话,女人冷笑一声,说道:“你这是在担心我是不是会死在你的手里了?关于这一点,你放心好了,以你的修为,还不可能干掉我,我如今不过就是逗逗你罢了,真的要全力以赴的话,你的分身早就已经崩溃了,怎么可能到现在你的分身还没有崩溃!”

    这番话,直接让男子脸色更是难看。

    其实这男子说的倒也不错,那青衣女子因为在和男子交手之后,取得一点成绩之后,的确有些不知所措,心性多少也有一点飘,似乎根本就没有将那男子放在眼里的样子。

    在修炼界之中,最让人忌讳的便是大意,一个驱魔师一旦大意,那就基本离死不远了。

    原因很简单,修炼界之中的修士斗法,胜负往往就在一瞬间,一瞬间之中变数之大没有任何一个驱魔师可以肯定,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在斗法的时候大意,万一情况对自己的不利的话,根本不可能发现,是以,无数宗门对子的教诲便侧重于锻炼弟子的心性,一旦弟子的心性稍微露出狂妄的迹象,肯定会在宗门之中受到责罚,渐渐的,自然也就没有弟子敢在稍微取得一点成绩之后便狂妄。

    而眼前这女人却和男子猜测的差不多,稍微在男子身上占到一点便宜之后便有些目中无人,如今面对自己一个人,情况在这女人的控制下也就罢了,若是在外界遇到还有其他驱魔师在一旁虎视眈眈的话,这女人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当然,男子也知道,若是在外面的话,这女人哪里还敢这么狂妄?这女人也不是白痴,很是清楚在一群修士面前狂妄几乎和就找死没有任何区别,除非是这女人想死了,不然的话,怎么可能有胆子狂妄?

    想到这里,男子也意识到,眼前这女人之所以在自己面前狂妄,肯定是因为这女人以为自己吃定他了,不然的话,以她的修为,敢在自己面前狂妄,那简直就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

    当然,男子也知道,如今自己的修为和实力摆在那里,别说这女人了,就算是自己,若是碰到一个实力和自己一样浅薄的修士,肯定也不可能将对方放在眼里,更何况是这女人?

    想到这里,男子心情也释然了很多。

    不过,既然明知道自己已经被这女人轻视,以男子的脾气当然不可能咽下这口气,冷哼一声,便看到一道碧绿色的火光突然从男子的皮肤下升腾起来。

    这碧绿色火光出现的非常突然,之前根本就没有任何征兆,导致了就算此时半空中的白衣女子,之前也根本没有一点发现。

    “你这家伙居然还敢催动自己的属性之力?哼,你的属性之力在我面前根本就无法发挥作用,如今将自己最后一丝真气用来施展属性之力,我看你是真的不想活了!”看到那碧绿色的火光,虽然意外那火焰的颜色,不过,想到这家伙体内的火焰完全来自于属性之力,既然是属性之力,以女人的实力,轻松就可以将其压制。

    是以,即便是看男子催动了碧绿色的火焰,那青衣女子的目光也非常平静,丝毫也没有将那火焰放在眼里的样子。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