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7章 异火
    看到那女人一脸平静的样子,男子眼中闪过一丝狠毒,冷哼一声,说道:“女人,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长者,我必须要提醒你一句,做人还是不要太猖狂一点为好,否则的话,早晚有天你会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听到男子的话,女人冷笑一声,说道:“你若是可以干掉我的话,直接出手就行了,何必要在这里和我废话?你莫非以为区区几句废话就可以干掉我?若是几句废话就可以摆平我的话,那我如此辛苦的修炼又有什么意义?”

    女人这番话倒也不错。

    虽然她现在只是三级驱魔师,比男子修为还差了整整一个大境界,但毕竟也是吃了无数苦头才有了今天这等修为的存在,付出了这么多努力,怎么可能是男子轻轻松松就可以摆平的对象?

    如今这个世界,世风已经越来越浮夸,这种浮夸的世风虽然是从世俗界之中掀起的,但也慢慢蔓延到了修炼界之中,几乎所有修士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受到了这种世风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若是一个修士不浮夸的话,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因为受到浮夸世风的影响,当今天下的驱魔师,已经很少有走苦修这条路的存在。

    原本那青衣女子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走苦修这条路,毕竟这条路对任何心智鉴定的修士来说都是一场不小的考验,并非所有驱魔师都能忍受苦修路上遭遇到的那些苦难,而一个女人,对比一个男子来说,更是不缺少这方面的坚持。

    因为这种情况下,那青衣女子实际上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要走苦修这条路。

    不过,虽然苦修会遭遇很多磨炼,但是,苦修士修为一旦提升,根本就不是一般修士可以想象,几乎可以肯定地说,一个苦修士,绝对是所有同境界修士之中最可怕的存在。

    实力,对驱魔师来说,永远都拥有世人无法想象的魔力,因为苦修这条路的成就比一般驱魔师的成就要可怕,那女人为了得到能够在修炼界之中独领风骚的实力,当然也不会介意走上这条路。

    而在进行苦修之后,说实话,那女人的修为提升的确非常恐怖。

    一般情况下,若是这女人不走苦修这条路的话,想要从一个刚刚进入修炼界的修士在数十年的时间之中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三级驱魔师的境界,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有再多的丹药,也不可能在几十年的时间之中将修为提升到三级驱魔师。

    就拿薛少白这种级别的天才来说,如今薛少白想要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二级驱魔师的境界都很是费劲,更何况是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三级?对一个普通驱魔师来说,没有上百年的努力,想要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三级驱魔师根本是不现实的事情。

    然而,这女人因为进行苦修的关系,虽然对一般驱魔师来说不现实的事情,对眼前这女人来说,却轻而易举。

    那女人才不过修炼了六十年时间,便已经将自己修为提升到了这个境界,如今这女人已经在着手忙着向四级驱魔师的境界前进!而女人能在这短短几十年时间之中便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这个境界,可想而知那苦修对一个驱魔师的提升有多么恐怖。

    遗憾的是,虽然苦修对修士的提升难以想像,但从古至今却根本没有几个驱魔师愿意走上这条路,除了因为走上这条路要忍受一般人根本就无法想象的痛苦之外,还有可能在修炼过程之中死于非命。

    毕竟一个人无论心智有多么坚定,他的身体也是有极限的,苦修之所以对修为的提升很恐怖,关键就在于利用外界的环境压榨自己的肉身的潜力,而一个人的肉身潜力若是全部被压榨出来的话,到时候,身体直接便直接会发生衰竭。

    这种衰竭并非是疾病上的衰竭,而是身体机能无法继续维持原因,一旦到了这种时候,修士就算停止苦修,最后也只有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失去所有活力,变成一具仅仅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存在。

    这一点,任何一个走上苦修这条路的驱魔师都清楚,哪怕是眼前这女人,也非常清楚,一旦自己的身体发生枯竭,到时候,自己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遗憾的是,尽管知道苦修的弊端,但为了提升自己的实力,就算明知道前面是刀山火海,女人也不得不逼自己走下去。

    这,大概也是修士最无奈的地方,在修炼界之中,若是不疯狂提升自己的修为,便相当于逆水行舟,稍有不慎,便被被水直接冲进河底之中,而一旦自己的修为跟不上大家的修为,到时候,便只有被人踩在脚下的份。

    那青衣女子选择苦修,其目的也是因为不想被人踩在脚下。

    而那苦修对女人的提升也确实超过了青衣女子的预料,虽然她的天赋无法和薛少白媲美,但几十年的苦修下来,却也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了三级驱魔师的境界,而一般的驱魔师,若是通过正常的方法,想要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三级驱魔师的修为,起码要上百年的时间,即便是薛少白这种鬼才,也起码需要几十年的苦修才可以成功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三级驱魔师。

    从这一点来说,虽然苦修让女人遭受了很多无法想先的活罪,但想到自己如今能有这般修为,这些活罪对女人来说也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言归正传。

    却说此时女人看到那迦南催动了碧绿色火焰之后,心里很清楚,这家伙此时催动的火焰肯定有问题,后者知道自己体内的属性之力可以压制他的属性之力,既然明知道这一点,那男子如今再动用属性之力来对付自己,简直就是找死,就算那男子将全部的真气都赌在这属性之力上,女人也能保证自己的属性之力可以压制住此人的属性之力。

    是以,看到男子催动属性之力后,女人当即便笑了起来,暗道:“这家伙还真是白痴,明知道自己的属性之力无法和我抗衡,竟然还敢催动这股力量,就算此人现在破釜沉舟,将所有力量都压在这属性之力上面,最多也就是和自己平分秋色罢了,想要利用这属性之力干掉自己?以这家伙的修为,还根本不可能成功!”

    说实话,若说男子现在催动其他力量来对付自己的话,女人肯定会稍稍担忧一下,毕竟这家伙乃是四级驱魔师,万一掌握了什么让自己头疼的手段的话,用在自己身上,虽然不至于当场干掉自己,但起码可以和自己抗衡一二。

    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想要摆平此人也根本没有可能。

    原因很简单,自己如今乃是以真灵气在驾驭那星辰之力,若是体内的真灵气枯竭的话,到时候要怎么去抗衡这家伙的属性之力?自己的星辰之力一旦无法再施展,想要压制那男子,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事情真的发展到了这一步,女人也只有让自己的师姐出手才能更有把握一点。

    师姐的修为毕竟要比自己高深,而且,师姐的斗法经验自己也望尘莫及,若是自己不是那男子的对手,肯定只有将这个家伙交给师姐来对付,不然的话,到时候自己和师姐只怕都无法逃出这家伙的掌心。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人的目光微微变换了一下,说道:“老家伙,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你之前也看到了,你的属性之力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若是你用属性之力来对付我的话,你可以想象到最后是什么结果,必然会被我的星辰之力压制,如此一来,你还不如用最后这一点真气来逃命,想要和我抗衡,简直就是找死!”

    “属性之力?”听到女人的话,迦南顿时便大笑了起来,眼睛一眯,盯着女人说道:“你难道到现在还不知道我催动的到底是什么力量吗?居然将我天火说成是属性之力,嘿嘿,你这女人的见识也太浅薄了一点!”

    这番话让女人的脸色立马难看了几分,心里一沉,暗道:“这家伙催动的不是属性之力?那是什么力量?此人火焰之中爆发出来的威压和之前此人催动的属性之力一模一样,怎么可能会不是属性之力?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玄机?”

    说实话,此时的女人实在是有些糊涂,根本不知道那男子此时催动的到底是什么力量,若说这力量是属性之力的话,但此人根本就不承认,但是,若说这不是属性之力的话,女人明显可以从那火焰之中感受到和属性之力一模一样的力量,既然这两种力量一样,怎么可能不是属性之力?

    天火?那是什么火焰?为何我从未听说过有什么天火?莫非是异火的一种?

    虽然女人并非是修炼火属性之力的驱魔师,但对异火这种力量多少也知道一些。

    修炼界之中一共有十几种异火,这些异火的威力完全超出了天下驱魔师的想象,即便是品级最低的一种异火,若是释放出来,也足以秒杀一个五级境界的驱魔师!

    这女人如今只是三级驱魔师的修为,若是那男子催动的当真是异火的话,女人可以保证,一旦自己和那异火接触,只怕最后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那女人心中又岂会没有丝毫忐忑之情?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