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9章 现身
    说实话,虽然看到那迦南如今催动的火焰有问题,但是,想到那异火难以捕捉的特点,女人也根本不相信迦南真的掌握了异火这种力量。

    直到看到后者的脸上露出自信,女人才开始怀疑,莫非眼前这家伙当真掌握了一道异火?

    实际上,虽然男子信誓旦旦的称自己如今已经掌握了异火,但女人在没有看到男子将异火绽放出来之前,根本就不可能相信,毕竟异火这股力量根本就无法想象。

    女人纵横修炼界几百年,从未见识过任何一人掌握了异火,从珍贵程度来说,那异火是丝毫不下自己手中星辰之力的,本来以为迦南不会掌握与星辰之力相差无几的力量,但谁知道后者的表现直接超出了自己的想象,竟然当真掌握了异火这股力量。

    意识到迦南已经掌握了异火之后,女人的脸色自然十分难看了起来,毕竟这是一股根本不下自己手中星辰之力威力的一种力量,若是让迦南将这股力量完全爆发出来的话,只怕自己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能修炼到女人这个境界的存在,哪个不是对自己小命都格外珍视?既然明知道那迦南的异火有可能会威胁到自己,女人的脸色又怎么可能好看?

    是以,想到迦南手中的异火的时候,女人的俏脸上仿佛是笼罩了一层寒霜,冷冷哼道:“想不到这家伙居然还掌握了一股如此可怕的力量,难怪此人之前逃了一半就停下了,我还以为此人是要自爆自己的化身,谁知道居然是为了催动手中的异火!”

    “那异火的威力丝毫也不下自己的星辰之力,甚至隐隐还能压制自己的星辰之力,若是当真让此人将那异火施展出来,只怕我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又遑论去干掉这家伙?”女人目光闪烁的说道,很是头疼男子手中的异火。

    青衣女子又不是白痴,自己是不是那异火的对手她的心里很是清楚,以青衣女子目前的修为来说,还根本不可能抗衡男子手中的异火,一旦让后者将这股力量催动起来,那青衣女子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是以,那青衣女子已经清楚,若是自己想要活命的话,就必然不可能让眼前这男子将异火催动。

    不过,此时那男子已经震动了自己的真气,若是女人发现得早,及时发现那男子打算催动异火,在那个时候去阻止的话,也许还能阻止男子将异火催动,但是,现在看到男子已经将那真气注入到了火焰之中,随着火焰闪动,一股浩瀚的威压也慢慢从那火焰之中传递了出来。

    在这力量之下,女人身体周围的星光顿时便开始收缩,似乎就连那星辰之力也根本不是男子火焰对手,即便是威压,这星辰之力也根本无法抵挡。

    要知道,女人现在掌握的星辰之力是足以压制自己同境界任何修士的一股力量,这股力量不可谓不可怕,但是,在那异火之前,竟然无法发挥出任何力量,后者仅仅只是将威压扩散出来,便压制的星光开始倒卷,若是那异火当真发动攻击的话,女人就算用大腿去想也能清楚,自己的星辰之力必然会崩溃,绝对无法是那异火的对手。

    意识到这一点,便看到女人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目光移动,便看到那女人悄悄呢喃起了什么。

    “师姐,现在怎么办?这家伙好像真的掌握了异火!”青衣女子说道。

    这个时候,看到那异火的威能如此可怕,青衣女子自然将目光投向了自己的白衣女子,后者毕竟是青衣女子的师姐,要说斗法经验,绝对远超那青衣女子,既然如今在面对这异火的时候,那青衣女子没有丝毫办法,自然只有期待自己的师姐可以帮自己逢凶化吉。

    不过,那青衣女子也知道,此时师姐虽然没有正面面对这男子,但师姐的情况也绝对好不到哪里去,原因很简单,师姐之前为了催动星辰之力,已经消耗了大量的真气,这种情况导致师姐如今体内的真气非常稀薄,若是在白衣女子全盛时期,看到青衣女子被异火威胁,当然不可能坐视不理。

    但是,如今自身都难保的情况下,就算看到青衣女子手中的星辰之力被男子异火压制,也只有爱莫能助,丝毫也帮不上忙。

    不过,想到师姐的斗法经验远超自己,即便知道如今师姐的日子也不好过,但女人却不相信师姐当真没有任何办法。

    要说天才,师姐绝对是当之无愧的天才,可以肯定的说,那师姐乃是整个门派的骄傲,也是所有师兄弟之中最出类拔萃的一个。

    甚至就拿师姐和薛少白这种怪物相比,师姐也是不遑多让的存在!

    有如此之高的天赋,也有远超自己的斗法经验,在青衣女子遭到生死危机的时候,自然会想到去抱那白衣女子的大腿。

    听到青衣女子的话,云端的白衣女子忽然叹了一声,声音不大,但却没有任何伪装,导致了地面上的迦南目光顿时便是一震,立刻便抬头看向了青空,说道:“什么人在那里偷偷摸摸的?滚出来!”

    说实话,若是那白衣女子没有发出这一声叹息的话,迦南根本就不可能洞察到白衣女子的存在,虽然那迦南已经是有了神识的存在,但天空并非他神识覆盖的范围,而且,此时为了干掉那青衣女子,迦南已经将所有的神识都用在了青衣女子的神识,时刻不停的监视那青衣女子一举一动。

    在这种情况下,迦南哪里还可能会有神识去注意天空中有什么变化?

    而且,迦南也不可能料到,自己的头顶上居然还会有人,若是他清楚这一点的话,在和青衣女子交手的时候,也就不会什么也不提防。

    说到这里,不得不解释一下,原本那白衣女子是打算偷袭迦南的,而后者在被自己师妹逼走的时候,的确露出了很多破绽,以白衣女子的眼光来看,只要自己出手,随便便可以偷袭成功,将迦南干掉。

    但是,此时的白衣女子已经今非昔比,她已经不是那个刚刚进入杀降坑,体内还有七八成真气的存在,为了催动星辰之力,她起码将自己体内的八成真气都注入到了星辰符之中,如今体内剩下的一点真气不过只能让自己保持御空不落到地面而已。

    这点真气,只怕连现在的薛少白都不是对手,怎么可能再去偷袭那男子?况且此人现在已经催动了异火,若是自己现在去偷袭的话,那家伙动用异火,说不定反过来还可能将自己干掉。

    明知道偷袭的胜算不大,那白衣女子又怎么可能尝试?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那迦南如今这一具身体仅仅只是分身而已,若是他的本体,那白衣女子倒也不介意铤而走险,但是,既然仅仅只是分身,那自己何必要去冒着大的风险?毕竟就算自己偷袭成功了,也不过只是毁掉那家伙的一具分身而已,想要完全干掉迦南,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想到偷袭迦南要冒的风险,以及这家伙如今的身体状况,那白衣女子怎么可能再出手去偷袭此人?

    当然,那白衣女子虽然放弃了偷袭的打算,但是,若是她不发出任何声音的话,那迦南想要发现她的存在,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看到师妹现在被那家伙反过来逼到绝路,白衣女子知道,若是自己再不出去,只怕师妹连小命都保不住,既然明知道师妹有危险,那白衣女子怎么可能还无动于衷?

    而白衣女子的出现确实超出了迦南的预料,他根本不会想到,自己的所有动作居然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下,而且,自己被人监视了不知道多少时间,竟然一点也没有察觉。

    若是在外面,迦南可以保证,自己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

    不知道多少驱魔师都是死在大意之下,本以为自己已经非常小心,却不知道,原来自己也很是大意,不然的话,怎么可能连那半空中的白衣女子也没有发现?

    想到这里,便看到涌动在迦南身体周围的真气忽然一震,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之前迦南为了催动异火,正将大量真气注入到手中的碧绿色火焰之中,但此时既然发现了有人在一旁窥伺,那迦南当然不敢再肆无忌惮的将真气注入到火焰之中,毕竟若是将那真气完全注入火焰,自己到时候可是连一点防备的手段也不会留下,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半空中的人出手,自己异火没有完全催动不说,甚至还有可能直接被那半空中的存在干掉。

    意识到这一点,迦南当然不可能再去冒这个险,目光闪烁之中,便看到迦南直接停止了将真气注入火焰之中,神识一卷,便直接朝半空中飞去。

    “怎么,想用神识来试试我的深浅?”与此同时,那云端上的白衣女子直接发现了迦南的打算,冷笑一声,开口说道。

    迦南目光一沉,暗道:“这女人是何方神圣,既然能觉察到自己神识的动向,既然可以发现自己神识的动向,证明此人肯定也是一个掌握了神识的存在,不然的话是绝对不可能发现自己神识的异变。”

    想到这里,便看到迦南本来还轻松的表情,这个时候突然变得难看了起来,冷哼一声,便听到那迦南接着呢喃道:“如此一来,岂不是证明此人是和一个境界的存在?这家伙,也是四级驱魔师?!”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