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0章 拙劣的计谋
    想到那半空中的存在也极有可能是四级驱魔师之后,迦南的脸色直接便难看到了极点。

    那迦南现在是什么状态?如今的他,为了对付那青衣女子,已经将自己体内大部分的真气消耗一空,之前若不是不甘心就这么毁掉自己的身外化身,可能此时他已经利用自己仅剩的那一点真气逃之夭夭了,根本不可能再留下来和女人交手。

    而他虽然留了下来,但是实力已经仅仅只相当于一个三级驱魔师,甚至连三级驱魔师都有可能不是对手。

    在这种情况下,若是那迦南遇到一个四级驱魔师的话,只怕最后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是以,迦南的脸色不可能不变,不变的话,也就意味着这家伙现在还有后手去面对那四级驱魔师,然而,此时的迦南哪里还有什么后手去对抗那四级驱魔师?

    说句不好听的,此时的迦南,若是和四级驱魔师作对,只怕一个照面就会被对方秒杀,基本连和对方反抗都没有资格,在这种情况下,突然意识到那半空中的存在乃是一个四级驱魔师之后,迦南的脸色怎么可能不难看?

    “奶奶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还会有四级驱魔师存在?若是真的有四级驱魔师存在的话,我应该早就已经发现了才是,怎么到现在也没有察觉到那四级驱魔师的存在?这人隐藏自己身影的功法好生霸道!”迦南面色铁青的呢喃道。

    当然,那迦南并不知道,此时在半空中的那个女人乃是地面上这青衣女子的师姐,而要说那白衣女子的修为,其实也和青衣女子不遑多让,之所以可以察觉到迦南的神念,乃是因为那白衣女子原本就已经以三级驱魔师的修为掌握了神念。

    一般来说,一个修士只有修为达到了四级驱魔师之后方才有可能掌握神念,不过,那白衣女子的情况比其他的三级驱魔师要特殊很多,此女本来修炼的便是星辰之力。

    那星辰原本在星空之中,以人力根本就无法和星辰沟通到一起,唯一能够和星辰沟通到一起的便只有神念,也正是因为需要和星辰沟通的关系,那白衣女子方才不得不将神念修炼出来,否则的话,就算那星辰符的修炼之法摆在这女人面前,后者也根本无从修炼。

    而这里面的猫腻地上的男子怎么可能知道?他哪里可能知道,那白衣女子之所以会察觉到自己的神念乃是因为后者以三级驱魔师的修为便已经掌握了这股力量,若是他早知道这一点的话,绝对不可能露出如此恐惧的表情。

    想她如今的修为也算是宗师级别的存在,四级驱魔师在中原大地上可是一个稀罕品种,不是所有驱魔师都能达到这个境界,大多数驱魔师,都只是在一级二级驱魔师的境界徘徊,修炼到三级驱魔师便已经可以说是天才,至于男子这种,那绝对是万中无一的存在。

    以他的修为,面对一个三级驱魔师,还要露出胆怯的表情,若是这种事被其他驱魔师知道的话,肯定会疯狂嘲笑那男子的胆子。

    当然,这也是因为男子不知道的缘故,若是他知道此时半空中的女人修为根本就无法和自己相提并论的话,只怕早就已经扑向那白衣女子了,怎么可能还会想要去试探那白衣女子一番?

    是的,此时的迦南在察觉到半空中的白衣女子之后,猜测后者已经是四级驱魔师的修为,在修为和自己相差无几的情况下,以迦南现在的状态怎么可能直接扑向那白衣女子?若是自己的猜测正确的话,那自己如今选择扑向这女人,肯定是只有死路一条。

    是以,为了确定白衣女子的实力,此时的迦南正打算试探一下白衣女子,看看后者是不是和自己猜测的一样,已经是四级驱魔师的修为。

    而那迦南因为现在真气已经稀薄的关系,根本舍不得用真气去试探白衣女子,很简单,此时的他,真气已经所剩无几,若是再将这点真气用来试探那白衣女子修为的话,就算最后试探出那白衣女子不是自己的对手,到时候,地面上的青衣女子也可以威胁到自己。

    在没有解决地面上青衣女子之前,以迦南的心机,根本不可能用真气去试探白衣女子。

    说实话,男子这种选择冥冥中倒是正中那白衣女子的下怀。

    此时的白衣女子情况和那迦南差不多,为了催动星辰符,她体内的真气已经消耗了七七八八,根本就没有太多的真气可以去和迦南周旋。

    如此一来,若是那迦南催动真气试探白衣女子的话,只怕白衣女子当场就要死在那迦南的试探之下。

    而白衣女子既然怀疑自己不可能坚持过迦南真气的试探,当然不想看到后者用真气来试探,而此时的迦南虽然没有和白衣女子商量,却直接满足了白衣女子的愿望,居然用神念去试探她!

    那白衣女子本来对神念都相当熟悉,自己的藏身之地暴露的瞬间,那白衣女子便清楚的察觉到自己周围有一股淡淡的力量在波动,若是没有掌握神念的驱魔师,只怕会将这股力量当成是微风,但是,已经掌握了神念的白衣女子对这股力量实在是再熟悉不过,直接便意识到,这股力量正是男子打出来的神念。

    如今这家伙用神念来试探自己,那自己便将计就计,直接道破那男子的手段,这样一来,男子肯定怀疑自己是和他一个境界的驱魔师。

    毕竟对神念这股力量,唯有那四级驱魔师的理解最为深刻,低于这个境界的驱魔师根本就无法理解神念到底是什么力量,既然连理解都做不到,便证明肯定是四级驱魔师的驱魔师。

    而自己如今既然可以察觉到迦南绽放出来的神念,意味着自己对神念肯定也有了解,这种情况也就说明了自己的修为起码是四级驱魔师的境界!

    不过,白衣女子虽然将计就计,打算忽悠男子一把,但也担心后者会识破自己的奸计。

    然而,让白衣女子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一番话不动声色的话以后,居然真的让迦南怀疑自己是四级驱魔师,虽然白衣女子很想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四级驱魔师的境界,但是照她目前的修炼速度起码还要四十年的时间,至于现在,那白衣女子只能停留在三级驱魔师的境界。

    “嘿嘿,想不到这家伙真的上当了,我还以为这个计策不会成功,没想到这家伙的疑心病这么重。”云端的白衣女子盯着地面上的迦南,眼中闪过一丝神秘的微笑。

    当然,白衣女子其实也能理解自己这么拙劣的计谋之所以会成功的原因,其实就在于那迦南对自己小命的爱惜,这家伙能修炼到现在,肯定无比看重自己的小命,一个看重自己小命的人,无论是驱魔师还是普通人,都绝对不可能去冒任何险。

    就好比一个生意人,生意做得越大,越是不敢冒险,那迦南的情况也和大多数将生意做大的生意人差不多,为了不想自己的生意失败,根本不敢冒险,只敢步步为营的发展。

    当然,若是碰上薛少白这种愣头青,什么刀山火海他会放在眼里?要知道,那薛少白可是一个敢以初级驱魔师的修为去挑战迦南的人!这种胆大包天的驱魔师,就白衣女子的江湖阅历,也是第一次看到。

    不得不说,那薛少白留给白衣女子的印象不可谓不深。

    言归正传。

    却说那迦南如今既然担心白衣女子也是一个境界和自己相差无几的人之后,当然不可能随便出手,死死盯着已经落到半空的白衣女子,说道:“你到底是什么来头?这里的事情和你无关,若是你现在离开的话,我可以当你没有出现过,但是,若是你想插手的话,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听到迦南的话,白衣女子立刻便笑了起来,说道:“不客气?不知道你打算怎么不客气?杀了我?嘿嘿,道友,若是你现在对我出手的话,我想这个小姑娘是不会视若无睹的话,到时候,这小姑娘必然会来找你的麻烦,你觉得你能承受我们两人的攻击吗?”

    “你在威胁我?”迦南脸色一黑,奶奶的,简直就是不给面子,老子堂堂婆罗门内门弟子,竟然是你们这群中原驱魔师随便就可以威胁的,简直是不给我婆罗门的面子!

    “威胁?不敢,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希望阁下不要太过激动,凡事最好冷静的想一想。”白衣女子轻笑道。

    顿了顿,那白衣女子又接着说道:“在小女子看来,如今的你根本就不可能是我们两人的对手,在这种情况下,一旦你对我出手,我想,你最后必然会死在我和这个小姑娘的手中!”

    “你是想试试?”迦南沉默片刻后说道。

    说实话,被那白衣女子威胁,实在让迦南怒火中烧,遗憾的是,现在形势比人强,那白衣女子出现,意味着形势已经开始朝青衣女子这边倾斜,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自己不考虑清楚,随便出手对付他们之中任何一个,到时候,自己也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

    迦南修炼至今,虽然仅仅只是一个四级驱魔师,但能修炼到这个境界,也是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吃了多少苦头方才有今天的成就。

    自己好不容易才成为一个四级驱魔师,好不容易在婆罗门之中拥有如日中天的地位,怎么可能愿意这地位就这么白白从自己手中溜走?

    是以,那迦南如今虽然暴怒,却也没有失去理智,若是现在失去理智,既要对付一个掌握了星辰之力的三级驱魔师,又要对付一个连有什么手段也不知道的四级驱魔师,到时候,自己绝对会死的很干净,甚至可能连挣扎的机会也没有便要被这两人干掉。

    想到这里,那迦南当然不可能随便就出手对付那白衣女子。

    “哼,女人,你可知道,我这具只是分身罢了!”迦南似乎是找到了威胁女人的筹码,冷哼一声说道。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