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3章 发誓
    “打脸?就凭你们?”迦南笑了,眼中有流露着深深的讥讽。

    虽然之前迦南看错了白衣女子,这人明明是三级驱魔师,却让他误以为是四级驱魔师,但是,就算看错了白衣女子的修为,让迦南有些抬不起头,但是,对于那白衣女子的身体情况,迦南多少也是知道一点。

    从表面来看,这女人中气十足,好像是全盛时期的样子,但是,迦南乃是以神念在观察那女人,在迦南的神念下,可以非常清楚的发现,原来这女人体内的真气也是所剩无几状态!

    面前这两人,无论任何一个,真气都不是最饱满的姿态,在这种情况下,就算这两女联手,对自己又能有什么威胁?若是两女联手,要爆发出四级驱魔师的力量倒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在如今这两人真气都稀薄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再爆发出四级驱魔师的修为?甚至就算是爆发出三级驱魔师大圆满的修为,这两个女人也未必可以做到。

    既然连三级驱魔师大圆满的实力都无法爆发出来,迦南又何必将这两人放在心上?自己的异火乃是可以轻松秒杀一个四级驱魔师的力量,若非是到了危急关头,迦南也根本不会将这股力量施展出来,毕竟施展异火,要耗费大量的真气,如今正忙着炼化仙人魂魄的迦南根本就没有太多的真气可以去催动异火。

    如此一来,迦南自然不想施展出异火。

    不过,现在的情况容不得迦南再犹豫,若是到了现在这种时候,迦南还要犹豫的话,只怕最后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眼前这两人,一个比一个对自己的态度要恶劣,尤其是在知道这两人乃是师姐妹的情况下,想到自己之前是怎么对待那青衣女子的,迦南的心情就有点复杂。

    自己之前可以将那青衣女子朝死路上逼的,后者在掌握了星辰之力那一刻,稍稍压制住自己一点,便流露出不肯放过自己的意思,如今那青衣女子的师姐还出现了,更是增添了这女人的底气。

    是以,在迦南看来,那青衣女子基本是不会放过自己这具化身的了,而那白衣女子又是青衣女子的师姐,既然后者不肯放过自己,前者又怎么可能和自己师妹作对,让自己从他们手心里逃走?

    故而,迦南就算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自己和这两个女人之间必然有一场大战,要么是自己被这两个女人干掉,要么是自己干掉这两个女人,想要和那两个女人和平共处,几乎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那迦南忍不住开口,说道:“行了,不用废话了,我知道你们不可能和我握手言和,如今再说什么其他也没有意义,不妨我们就用实力来说话,如今你们干掉了我,算是你们的本事,如果你们被我干掉,那也不要怪我心狠手辣,毕竟修士之间生死相见的多,和平共处的少,我实在没有必要和你们和平共处什么。”

    听到迦南的话,白衣女子明白了,自己和这老家伙必然会有一战,那老家伙丝毫也不想放过自己,不仅是因为师妹的关系,甚至就算没有师妹,白衣女子相信,迦南也根本不会放过自己。

    原因很简单,自己如今可能是唯一一个迦南接触过的三级驱魔师之中,仅仅以三级驱魔师就了解神念奥秘的人,那迦南在自己身上吃了憋,不可能不想知道自己为什么可以洞悉到他的神念,毕竟若是自己不是用特殊的方法知道此人神念波动的话,那就意味着迦南的神念很有可能有破绽。

    这个破绽在自己和师妹身上可能并没有什么关系,反正他们两人也无法在神念上做什么文章。

    但是,若是这个破绽出现在和迦南同境界的驱魔师身上,那些驱魔师便很有可能抓住这个破绽,直接给迦南一个致命一击,届时,这家伙连后悔的机会也没有。

    是以,别说那迦南了,就算是白衣女子自己,也根本不可能允许自己的神念在有破绽的情况下,不搞清楚出现这破绽的原因,

    当然,那迦南也不会想到,白衣女子之所以可以洞悉到他的神念,并非是因为他的神念有什么破绽,主要是因为白衣女子当年接触过这股力量,对这股力量丝毫也不陌生,否则的话,若是白衣女子从没有接触过神念,怎么可能察觉到迦南神念的波动?

    那青衣女子和白衣女子修为相当,但战斗到现在,青衣女子对迦南神念的波动也一无所知,这种情况,便已经说明了那白衣女子的特殊,肯定不是一般的三级驱魔师,不然的话,那白衣女子的表现只会和青衣女子一样,绝对无法察觉到迦南神念接近她。

    想到这里,便看到白衣女子微微笑了笑,露出了俏脸上两个小酒窝,随后,便看到那白衣女子突然催动真气,嗡的一声,便看到乳白色真气从白衣女子体内绽放出来,环绕在了她的身边。

    与此同时,又听到那白衣女子说道:“老家伙,我知道你的修为很是可怕,但是,我劝你最好不要大意,如果你只是面对我一个人的话,以你的实力,我绝对不可能干掉你,哪怕这具身体只是你的化身,但是,如今有师妹在我身边,我们师姐妹修炼的本身便是合体功法,一旦我二人同时将功法催动,爆发出来的力量你绝对无法想象,甚至要摆平你,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既然你如此自信,那何必要和我废话?直接动手好了,我倒要看看,是你们师姐妹的星辰之力更加可怕,还是我手中的异火更加可怕。”迦南面色如常的说道。

    说到这里,迦南便停顿了一下,旋即又接着说道:“女人,我可以告诉你,若是你们师姐妹今日当真抵挡住了我的异火,将我这具化身干掉,我保证,从今往后,绝对不会再催动异火!这股力量,我会将其永远封印在身体之中!”

    听到那迦南的誓言,两个女人同时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目光之中看到了一丝忧虑。

    “你这家伙好大的口气!听你这话的意思,你的异火是完全吃死我们了是不是?”白衣女子皱眉说道,面色很是难看。

    那白衣女子不会想到,眼前这男子居然会立下这样的誓言,只要他们将此人的化身干掉,后者便永远抛弃自己掌握的异火!

    那异火是什么力量?!这可是足以和星辰之力媲美的力量,哪个驱魔师在掌握之后不想将异火的威力发扬光大,让全世界所有驱魔师都知道那异火的可怕?这家伙倒好,竟然根本就没有将这股力量放在眼中,居然敢用异火和他们打赌!

    要知道,战场情况瞬息万变,如今那家伙的异火虽然从理论上说,要摆平白衣女子和青衣女子很是简单,但谁又能知道,这两个女人没有什么反正的手段?万一这两个女人还掌握其他手段可以和那异火抗衡一二的话,那迦南孤注一掷的攻击,岂不是根本就无法发挥出任何作用?

    当然,此时的迦南根本就不可能再去考虑这其中的猫腻,那异火已经催动,真气也已经全部注入到了异火之中,此时若是放弃,不仅真气消耗了,甚至那异火的威力也根本无法爆发出来,如此一来,即便那异火拥有轻松干掉这两个女人的能力,也会因为迦南的放弃而让那两个女人有继续苟延残喘的机会。

    意识到这一点,那迦南怎么可能放弃催动自己的异火?

    “嘿嘿,不错,我就是吃定了你们!”迦南冷笑,目光闪烁的盯着那白衣女子,说道:“当然,我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的人,如今我给你一个机会,若是你愿意自荐枕席的话,我说不定还会念在你我有露水姻缘的份上放你一条生路,但你若是不肯这么做的话,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若是我的异火当真出手,你便连后悔的机会也没有了!”

    “哼!”女人没有说话,只是简单的哼了一声,而后,便看到那白衣女子的身影突然在青衣女子身边消失,眨眼之间,便看到白衣女子已经接近到了迦南身前十丈的空间,手腕一抖,便看到白衣女子一掌朝迦南拍去。

    迦南脸色一变,似乎没有料到白衣女子居然如此果断,说出手的时候便已经出手,丝毫也不给迦南反应的时间,那白衣女子的一掌便已经拍到了面前。

    看到女人出手,迦南当然不会再有任何迟疑,毕竟那女人如今也是三级驱魔师,虽然修为无法和自己媲美,但在修士之中也算是薄有几分实力的存在,若是自己现在大意的话,就算那白衣女子这一掌不能干掉自己,但想要自己重伤,却也不是什么难事。

    意识到这一点,那迦南怎么可能大意?目光一动,便看到迦南同样也出手,手腕一抖的时候,手心里的碧绿色火焰便猛地飞了出去。

    嗡!

    那碧绿色火焰在脱离迦南掌心的时候,便直接膨胀,仅仅只是眨眼的时间,便看到那碧绿色火焰迎风见长,膨胀了起码四五倍的样子。

    而就在那碧绿色火焰膨胀的瞬间,一股根本无法形容的恐怖高温直接从那火焰之中扩散出来,此时的白衣女子距离那火焰尚且还有一段距离,而女人在看到火焰被男子打出之后,目光也不由自主落到了火焰之上。

    随后,那白衣女子便看到了一幅让她头皮发麻的画面。

    只见那火焰在被男子打出之后,虚空直接便发出咔咔咔的声音,无垠虚空刚刚接触到那火焰,竟然便被火焰融化!无数道蛛网开始在虚空蔓延,似乎整片天地都要崩溃的样子,一股灭世的恐怖威压猛然在两个女人心头凝聚,使得两女的脸色当场便惨白起来。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