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4章 异火之威
    这家伙催动的火焰威力竟然有如此恐怖?

    说实话,在见识到那火焰威力的瞬间,白衣女子和青衣女子的脸色同时都阴沉了几分。

    原本这两个人在没有见识到男子将火焰施展出来之前,根本就不相信迦南真的掌握了异火,但是,如今看到那男子将火焰施展出来,整片天地都被那火焰撼动的一幕,立刻便意识到,这家伙施展的肯定是异火,毕竟这股威能,在两女看来,只有那异火可以爆发出来,区区普通火焰,绝对不可能爆发出撼动这片天地的力量。

    想到这里,两个女人的脸色都变得稍稍有些难看。

    这也难怪,那两个女人只是区区三级驱魔师罢了,虽然这两女可以驾驭星辰之力,但星辰之力在那异火面前根本就无法爆发太过恐怖的力量,在这种情况下,若是将希望全部寄托在星辰之力上显然是不现实的事情。

    是以,这两个女人在看到男子将异火施展出来的瞬间,二人的目光都立刻阴沉了起来,似乎没有想到那男子原来真的掌握了异火这种能力,之前本来还以为那男子是在虚张声势,毕竟也只是四级驱魔师罢了。

    虽然这男子的修为在两个女人之上,但四级驱魔师并非是什么高不可攀的存在,那两个女人若是联手的话,想要爆发出四级驱魔师的实力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若是在全盛时期,眼前这两个女人想要和那迦南抗衡,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不过,如今这两个女人体内的真气都已经差不多枯竭,虽然之前白衣女子一直都在杀降坑之外打坐,但为了进入杀降坑,这女人在封印上撕裂了一道口子。

    那杀降坑的封印完全破掉,以女人现在的修为来说,还根本不现实,以女人现在的实力,唯一能做的便是在杀降坑之上开出一道口子,而结果也没有让女人失望,自己最后的确成功在杀降坑之上开了一道口子。

    而那杀降坑的封印上既然有了口子,以女人的修为要通过那口子进入杀降坑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是以,看到自己已经成功在杀降坑上撕裂一道口子之后,女人的心情也多少有些安慰,心说自己之前积存真气这件事并没有做错,若是自己一开始便随便浪费自己体内真气的话,又怎么可能在杀降坑上开出口子,正是因为自己之前一直都没有怎么施展自己体内的真气,到了自己想要在杀降坑上撕裂一道缺口的时候,才真正将那杀降坑的封印撕开,不然的话,若是以自己现在的状态,想要撕开那杀降坑的封印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当然,虽然女人成功撕开了杀降坑的封印,但是,对真气的消耗女人也是有些吃惊,本来在自己没有动用真气在封印上做手脚的时候,想要催动星辰之力,起码可以催动出七成左右的威力,但是,正是因为自己消耗了一点真气,使得自己如今仅仅只能发挥出那星辰符四五成的威力而已。

    这一点威力,想要干掉眼前男子显然是不现实的事情,最多也就是压制住此人,让此人知难而退。

    而结果也和女人猜测的差不多,师妹掌握了自己的星辰之力以后,的确是利用这股力量逼退了那男子。

    不过,这男子显然是不甘心输给师妹,居然有胆子破釜沉舟,不管不顾的将异火催动。

    不得不说,男子这个做法虽然有铤而走险的嫌疑,但也不失为一步妙棋。

    那异火催动之后,异火的威力果然让白衣女子和青衣女子觉得棘手起来,二人此时看到那天地在异火的焚烧下疯狂波动,哪里敢在那异火面前猖狂?

    要知道,此时异火爆发出威力之后,哪怕是眼前的天地也似乎无法和那异火抗衡,在这种情况下,以自己和师妹的修为,怎么可能和那异火抗衡?连天地都几乎无法抵挡,自己和师妹就算加起来也根本不可能媲美天地,既然无法和天地媲美,又怎么可能在那异火中坚持下来?

    只怕那男子此时若是用异火攻击他们两人,他们两人只要有丝毫大意,便肯定被那异火烧成烤乳猪。

    想到这里,便看到白衣女子的目光也难看起来,哼了一声,说道:“想不到你这家伙并不是在虚张声势,你这家伙居然真的掌握了异火这股力量!”

    “嘿嘿,我早就告诉过你们两人,我根本就不是在虚张声势,但你们两人却自认为可以和我抗衡,根本不相信我已经掌握了异火,如今看到我异火的威力之后,怎么样,是不是有种被人打脸的尴尬?”男子笑着说道,心情像是很好的样子。

    这也难怪,之前那男子一直都被青衣女子吊着打,虽然他的修为远超青衣女子,但后者却是有真灵气在体内,根本就不可能将男子放在眼里,催动真灵气,直接便将那男子压制了下来,这一点让男子很是烦躁,不过,那个时候的男子也没有想到青衣女子可以施展出星辰之力这么变态的手段。

    所以,彼时的男子也根本没有想过要将自己的异火施展出来,毕竟那异火是自己压箱底的手段,越少人知道自己掌握了这股力量越好,毕竟越少人知道,自己将异火施展出来之后,方才可以起到出人意料的作用,这样一来,若是和自己交手的修士大意的话,只怕那异火刚刚绽放出来,就足以干掉对方。

    然而,此时为了对付那青衣女子手中的星辰之力,男子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再继续隐藏手中的异火,不然的话,自己根本无法和女人的星辰之力抗衡,最后肯定会被那青衣女子干掉,而自己若是死在青衣女子手中的话,到时候,就算掌握了异火又有什么意义?

    不管掌握了什么力量,最关键的是要有命将这种能力施展出来,若是无法施展的话,就算掌握了仙术,对自己而言,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是以,男子其实非常清楚,自己若是当真陨落在青衣女子手中,损失简直就无法想象,而自己化身现在虽然剩下的真气已经不多,但若是将这些真气全部化作催动异火的力量乃是完全足够的事情。

    是以,在发现情况已经非常糟糕之后,男子才会直接了当将那异火施展出来,不然的话,以男子机关算尽的城府,怎么可能随便便将那异火施展出来?

    若是随便将这股力量施展出来,等到当真将其施展出来之后方才发现那异火根本无法威胁到眼前这青衣女子手中星辰之力的话,那岂不是一切都太迟了吗?

    想到这里,那男子才会毫不犹豫的将异火施展了出来。

    好在虽然在施展之前男子很是担忧自己的异火无法威胁到眼前这两个女人,但等到那异火的威力爆发出来之后,却并没有让迦南失望,这异火如今不仅撼动了天地,甚至还直接将那女人催动的星辰之力压制了回去。

    之前涌动在女人身体周围三十丈范围内的星光,此时在异火爆发出来之后,居然被直接压缩回到了那女人身体周围不足十丈的距离,这一点,已经证明,异火的威力绝对是在那星辰之力之上,否则的话,那星辰之力怎么可能被压制回去?

    想通这一点,男子也悄悄松了一口气,目光闪烁的盯着那青衣女子打量了片刻,说道:“嘿嘿,你们现在总该知道我这异火有多么恐怖了吧?你们的星辰之力虽然也很恐怖,但在我的异火之前,你们的星辰之力根本就不可能爆发出任何力量,我想,这一点你们已经非常清楚。”

    “那又如何?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要投降是吗?”听到男子的话,青衣女子目光一闪,冷笑着说道。

    “那是当然,莫非到了现在这种时候,你们还以为可以和我抗衡不成?若是我没有催动那异火的话,你们抱着和我死磕的念头,我多少还会佩服你们一下,但是,现在我已经将异火催动了起来,这异火的威力如何我想你们也看到了,你们并非是瞎子,在修炼界之中也摸爬滚打了数十年的时间,怎么可能不清楚那异火和星辰之力究竟谁更可怕?”

    “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这两种力量哪个更加可怕,若是你们还要和我抗衡,这种行为就不是勇敢而是白痴了。”男子微笑着说道,满脸都是胜券在握的表情。

    说实话,此时别说男子了,任何一个修士在看到这一幕,只怕也会露出和男子一模一样的表情。

    原因很简单,那男子如今掌握的异火一看就可以压制住两个女人施展出来的星辰之力,那星辰之力乃是两个女人最为可怕的力量,若是连这股力量也被压制的话,那两个女人怎么可能还是迦南的对手?

    是以,看到那两个女人最为依仗的一种力量已经被自己的异火压制住之后,男子的脸色也好看了很多,虽然脸色还是非常苍白,但这不过只是虚弱的表现而已,并非如同之前满脸都是忧虑的神色。

    听到男子的话,青衣女子和白衣女子对视一眼,那青衣女子说道:“师姐,我们好像小看这家伙了,这家伙的异火的确是需要稍稍注意一点的,之前我们谁也没有想到,这家伙的异火居然如此可怕,结果此人刚刚施展出异火便将我们的星辰之力压制住了,若是此刻不想办法将这家伙的异火打散的,我想我们的结局肯定非常凄惨。”

    这番话,让白衣女子的脸色也更显三分担忧,眼底划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心说,那迦南不愧是四级驱魔师,果然是掌握了自己无法想象的力量,这家伙既然有异火存在,若是一开始就将这股力量施展出来的话,只怕师妹根本就不可能坚持到我进入杀降坑的那一刻。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