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5章 投桃报李
    任何一个修士,随着修为的提升,多少都会给自己留下一点压箱底的手段,这些手段平常时候根本就不可能看到修士施展,大多数都只有在情况非常的时候,才会将这些手段施展出来。

    哪怕是薛少白,实际上也有这种嗜好。

    当初他刚刚掌握真灵气的时候,本来并不打算在上官金龙的面前施展这股力量,但是,那上官金龙的手段太过可怕,薛少白清楚,若是自己当初不将真灵气施展出来的话,只怕活下去的可能也没有。

    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不施展这股力量会是什么后果,以薛少白的心机,怎么可能还会去隐藏这股力量?

    毕竟若是自己不用真灵气压制住上官金龙的攻击,直接死在对方手里的话,就算掌握了真灵气也没有意义。

    任何时候,活下去都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如果连小命都保不住,任何威力滔天的力量都没有什么卵用。

    这个道理,任何一个驱魔师清楚。

    所以,每当那些驱魔师掌握了一种惊天动地的力量的时候,都不喜欢将这种力量施展出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不可能有任何一个驱魔师会将这种力量施展出来。

    因为这点,白衣女子已经猜到,那迦南现在肯定是已经狗急跳墙,之前那星辰之力的表现太过可怕,师妹刚刚将这股力量施展出来,便压制的迦南毫无还手之力,如此情况下,若是还要将自己的异火隐藏起来的话,最后肯定会被师妹干掉。

    那迦南明显是不想死在师妹的手中,看到星辰之力的恐怖之后,很清楚,只有自己的异火可以和这股力量抗衡,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那迦南才会毫不犹豫的将这股力量施展出来。

    不得不说,那白衣女子也实在是一个老江湖,虽然并非那迦南肚子里的蛔虫,却将后者的心思猜的清清楚楚,这一点,也不得不说那白衣女子是个心思细腻到让人觉得恐怖的人。

    而在意识到那迦南施展异火的原因之后,白衣女子便已经清楚,只要自己和师妹可以压制住此人的异火,那么,这家伙到时候只怕唯有自爆分身方才有可能威胁到自己和师妹。

    当然,白衣女子也清楚,迦南是绝对不愿意随随便便就自爆自己的分身的,毕竟后者很清楚分身对自己的提升有多么恐怖,若是自爆的话,自己的实力肯定会锐减。

    此人已经在修炼界之中纵横了数百年时间,从常理来说,一个驱魔师在修炼界纵横的时间越久,积累的仇家也越多,白衣女子相信,眼前这男子肯定也逃不过这个道理。

    是以,若是此人自爆化身,让自己实力锐减,到时候被自己仇家找上门的话,就算自己没有伤害到此人的本体,那家伙也会死在自己的仇家手中,而且,这样一来,自己也就等于是借刀杀人,不费吹灰之力便解决了这样一个让人头疼的家伙。

    想到这里,便看到白衣女子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随后,便看到那女人目光闪烁的盯着眼前的男子,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这异火,应该是你最后的手段了吧?”

    “不错,这异火的确是我最后的手段,不过,就算你知道这一点又如何?莫非你以为我这异火还无法摆平你不成?”男子似笑非笑的说道。

    这女人是在异想天开,居然还敢嘲讽自己,以为自己的异火无法摆平她,若是这异火连这一点小事也做不到的话,也不会被自己催动起来了。

    而且,如今这异火的表现也完全不像是会被女人克制的力量,那异火才刚刚绽放出来便完全压制了那青衣女子催动的星辰之力,连此女的星辰之力都不是自己的对手,更何况是这两女的肉身?

    若是自己催动异火之后,那青衣女子可以和自己的异火抗衡一二的话,听到女人的话,男子多半也会怀疑自己的异火能不能干掉眼前这两人,但是,如今那女人的星辰之力根本就无法和自己的异火抗衡,在这种情况下,这两人被自己的异火干掉乃是完全没有悬念的事情。

    想到这里,男子也放下了心头的担忧,盯着那白衣女子笑了一声,说道:“女人,你不用妄想可以在我异火攻击下活下来,若是你连我的异火攻击也能抵挡的话,今日就算是死在你们两人手中我也无怨无悔,毕竟死在一个修为如此可怕的对手手中,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荣耀。”

    说到这里,男子的眼神忽然冰冷了几分。

    而就在那男子眼神变化的瞬间,白衣女子清楚的察觉到天空中的异火突然发生了变化,只见那碧绿色的火焰直接脱离了男子的手心。

    本来那火焰看起来根本不起眼,不过就是拇指大小而已,但是,火焰在脱离男子手心的瞬间便疯狂膨胀,不过几息时间,便看到那火点化作了一个脸盆大小的火球。

    此时,火球上正有无数火焰抖落,这些火焰抖落之后按照常理来说,应该很快熄灭,毕竟那火焰没有燃烧物,根本无法在没有燃烧物的情况下保持燃烧太久的时间,

    但是,这毕竟不是普通火焰,即便是脱离了火球,那火焰也没有熄灭,不仅没有熄灭,一幕让两个女人脸色大变的事情突然发生了。

    只见那火星抖落之后,突然之间便开始蔓延,仿佛病毒一般,迅速开始朝四面八方的虚空中覆盖过去,速度快的出奇,甚至那两个女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火焰已经蔓延了起码三十丈。

    而随着火焰蔓延,天地抖动的也更加厉害,虚空甚至还爆发出了咔咔咔的声音,似乎根本就无法承受那火焰的焚烧,将要崩溃一般。

    而那虚空也的确是在响起一阵咔咔声之后,当真在两女面前崩溃,根本就无法抵挡那火焰的威能,如同镜面一般,刹那之间便有大片大片的虚空崩溃。

    看到这一幕,两女的脸色顿时便大变起来。

    那星辰之力虽然说厉害,但是,之前女人催动星辰符凝聚了星辰之力后,却根本没有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威能,虚空崩溃?这简直是无法想象的事情,若不是此时这两个女人眼睁睁看着这一幕根本就不会相信那男子的异火居然连虚空都可以焚烧到崩溃。

    “师姐,现在怎么办?”看到那虚空直接在异火焚烧下崩溃的画面之后,青衣女子的脸色顿时便难看了起来,虽然此时她的星辰之力还没有消散,但在看到那异火爆发出来的威力之后,即便是还掌握着这股力量,却也没有勇气再去和异火抗衡。

    然而,青衣女子也知道,若是自己此时不去抗衡那星辰之力的话,最后结果肯定是死路一条,而若是硬着头皮去和男子的异火抗衡的话,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不过,如今那青衣女子却似乎并没有勇气去和男子的异火抗衡,否则的话,她也不会向自己的师姐请教要怎么去抗衡男子催动起来的异火。

    “只有见机行事了,我也没有想到,这家伙的异火居然如此可怕,若是早知道这一点的话,我……”白衣女子说道。

    说到这里,那白衣女子却又沉默了一下,旋即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说道:“师妹,你的传送符呢?”

    青衣女子一愣,旋即便露出了一脸苦笑,说道:“师姐,我的传送符已经没有用了,师姐并不知道,之前我和薛少白为了防止被人追杀,已经将传送符用过了。”

    “用过了?”白衣女子一惊,显然也没有想到那青衣女子已经提前将传送符使用了。

    其实白衣女子多少也可以猜到一点,之前那青衣女子带着传送符进入杀降坑的时候,便是为了带回薛少白,但那个时候青衣女子根本就没有将薛少白带回来,这一点,证明事情肯定有了变故。

    既然事情发生了变故,青衣女子用掉传送符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这杀降坑不是外界,这里危机重重,若是师妹不用传送符保命的话,只怕最后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那白衣女子多少也理解青衣女子的选择,沉默片刻,说道:“原本我还打算用传送符离开这里,但现在你既然已经将传送符用掉了,我们自然也就无法再用传送符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顿了顿,白衣女子又接着说道:“而且,我看你也不愿意离开。”

    “是薛少白吧?”白衣女子皱眉,话锋一转,问道。

    青衣女子微微一愣,旋即点了点头。

    看到那青衣女子点头,白衣女子眉头紧皱的说道:“你是看上了这家伙?”

    青衣女子摇头,说道:“当然没有,只是之前这家伙不惜性命保护我,如今有了危险,我怎么可能舍下此人独自逃命?这么做,不仅不仗义,而且,今后我也无法面对我自己。”

    听到青衣女子的话,白衣女子的眼神微微一变,眼底划过一丝肃然起敬的神色。

    说实话,那白衣女子的确没有想到青衣女子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打算留下来保护薛少白,如果按照白衣女子的猜测,那青衣女子是看上了薛少白所以才留下的话,此时的白衣女子为了她的小命着想,肯定不会让她留下来。

    但是,师妹既然解释是投桃报李的缘故,白衣女子也没有理由让师妹离开,毕竟若是那薛少白这么为自己的话,自己也绝对不会随便就放弃他。

    想到这里,那白衣女子便忍不住叹了一声,说道:“原来是这个原因,我还以为是因为你看上此人了,若是你是看上此人所以才决定要留下来的话,就算是打昏你,我也要带走你,但是,既然你是因为报恩,我也无话可说。”

    “我们毕竟是同门师姐妹,既然你决定留下来,我也不可能留下你一个人逃命,这家伙,。就交给我们一起来对付吧。”白衣女子接着说道。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