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6章 不放眼里
    说实话,此时的白衣女子倒也明智,很是清楚,如今那男子单凭她们两人任何一个都无法将其摆平,唯有两个人一起留下来,才有可能解决这家伙。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如今师妹既然已经将传送符使用掉了,那白衣女子打算利用传送符逃命的念头自然无法实现,而且,听到师妹的话,白衣女子也清楚,如今想要师妹丢下那薛少白单独逃命,后者显然是不可能答应的。

    在这种情况下,白衣女子自然也要留下来,不然的话,她便只有眼睁睁看着师妹死在那迦南手中。

    要说在门派之中白衣女子和谁的关系最好,自然是青衣女子无疑,那青衣女子是白衣女子在师门之中唯一可以说得上话的人,其他人和白衣女子的关系都不是很好,甚至有很多师兄弟还很仇视白衣女子。

    原因很简单,在任何一个门派之中,一旦一个人的天赋稍微有点修为,就肯定会遭人嫉妒,妒忌是人的天性,即便是薛少白这样的散修,若是在众人面前表现太过优秀的话,也必然会遭到妒忌。

    就好比眼前的迦南,那迦南之所以对薛少白赶尽杀绝,除了因为后者和自己作对之外,最关键的便是因为薛少白的天赋,不仅因为迦南不想看到拥有薛少白这种天赋的人成长起来,还因为那迦南稍稍有些妒忌后者的天赋。

    这种事用脚趾头都能想到,那薛少白如今不过只是区区初级驱魔师而已,但即便是初级驱魔师,却也是掌握了真灵气的存在,那迦南的修为何等高深?已经是正儿八经的四级驱魔师!

    然而,让人觉得遗憾的是,即便是四级驱魔师,却也根本没有掌握真灵气,甚至连真灵气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在这种情况下,那迦南的心情自然有些糟糕,看到薛少白掌握了真灵气之后,自然是心有不服,而正是因为这一丝不服,那迦南才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对付薛少白,打算直接干掉这家伙,让自己这个四级驱魔师看起来也不是那么不堪。

    当然,这里面的猫腻薛少白多少也清楚一点,那家伙之所以要对自己赶尽杀绝,肯定是因为担心自己成长起来,其实他之所以担心自己成长起来,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这家伙根本没有自信可以超越成长起来的自己,若是此人有自信可以超越成长起来的自己的话,根本就不会担心自己将来可以威胁到此人。

    当然,现在那迦南根本就不用薛少白去操心,反正那两个女人现在还直挺挺的站在自己身前,薛少白很清楚,只要这两个女人没有倒下,那迦南想要摸到自己根本就是痴人所梦。

    毕竟自己现在是这场战斗最大的变数,只要自己可以恢复真气,到时候,就算这两个女人不是那迦南的对手也根本不用担心,以自己的实力,要摆平那迦南,简直是易如反掌。

    这家伙如今毕竟也只是一具分身而已,若是此人现在是本体在这里,薛少白即便是恢复了真气也未必是此人本体的对手,但是,这家伙既然只有分身,何况那分身的情况现在也是非常糟糕,为了催动异火,那家伙已经将分身之中最后一丝真气也消耗干净。

    如此一来,若是自己出手对付这家伙的话,这家伙只怕连还手的能力也没有,在这种情况下,倒也不是那薛少白自大,而是他的确有自信可以横扫眼前的迦南。

    当然,这一点那迦南似乎也清楚。

    是,在催动异火的时候,那迦南便已经暗中下了决定,一定要先将薛少白摆平,否则的话,自己的处境绝对非常糟糕,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想要干掉恢复真气之后的薛少白,简直就是做梦。

    想到这里,那迦南便已经明白,若是自己真的想要保住自己的分身,唯一的办法便是在干掉这两个女人之后,马上出手去对付薛少白,而且时间一定要快,不然的话,等到薛少白恢复真气,自己就算出手,也绝对不可能在撼动此人。

    薛少白若是一般驱魔师也就罢了,这家伙若是一般驱魔师的话,在男子看来,就算薛少白恢复真气,自己也根本不用放在心上,毕竟只是区区一个初级驱魔师,堂堂四级驱魔师怎么可能将一个初级驱魔师放在眼里?

    然而,那薛少白并非是普通的初级驱魔师,这是一个随便就可以和自己这种四级驱魔师抗衡的初级驱魔师!

    之前自己在对付此人的时候,此人不仅修为浅薄,最关键的是,当时的薛少白确实没有多少真气,而自己当时化身之中的真气非常充沛,如今男子回想这件事,想到那薛少白体内若是真气充沛的话,到时候,自己能不能压制后者,实在是不好说的事情。

    毕竟那家伙当时并没有多少真气都能和自己平分秋色,在自己将属性之力施展出来之前,那家伙根本就没有丝毫落在下风,从这一点来看,若是这家伙体内真气充沛的话,自己和此人交手,后果简直就无法想象。

    男子又不是笨蛋,看到那薛少白的实力已经如此可怕,只要稍微想想就可以明白,若是那薛少白当时真气充沛的话,只怕自己的化身早就已经被此人干掉了,根本不可能到现在还活蹦乱跳的。

    想到这里,别说这男子,就算任何一个驱魔师,在遇到薛少白这种妖孽之后,都可以意识到,到底是薛少白更棘手还是这两个女人更可怕。

    “哼,这两个女人还真以为我是担心他们,实际上我根本没有将这两个女人放在眼里,即便之前那青衣女子催动了星辰之力,在我看来也很是一般,毕竟是三级驱魔师,随便任何一个三级驱魔师都掌握有别人无从掌握的力量,否则的话,即便是天才,也不可能修炼到三级驱魔师的境界,说不定在某个风和日丽的上午就已经被人干掉了。”男子沉吟道。

    顿了顿,男子接着想到:“这个道理任何一个驱魔师都清楚,那青衣女子之前不肯将自己压箱底的手段施展出来,要么是无法施展,要么便是想要用这手段给我来一个出其不意,从而可以出奇制胜,用这个手段干掉我。”

    “嘿嘿,这女人的算盘虽然打得好,但也太小看我了,若是薛少白那家伙的话,说不定还能用的星辰之力给我来一个出奇制胜,毕竟那家伙无论我怎么逼迫,后者也根本没有将自己全部手段施展出来,这一点,我多少也能看出来。”

    “而眼前这两个女人,却根本无法和薛少白媲美,我稍微施加一点压力,这两个女人便将那星辰之力施展了出来,这意味着那青衣女子如今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只要我能压制这星辰之力,到时候,要干掉这女人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迦南暗暗想到。

    以迦南的见识早就已经看出,那星辰之力是青衣女子最后的依仗,只要自己可以摆平星辰之力,那这女人对自己来说,也就根本不存在任何威胁。

    除非这女人自爆自己的元神,不过男子相信,以这女人的成就,绝地不会随便将自己的元神自爆,否则的话,那女人幸苦多年修炼起来的境界,岂不是就要这样付诸东流?这一点,别说眼前不愿意,就算是站在男子的角度来说,也不能愿意自己多年辛苦修炼得道的境界,在一次斗法之中就全部丧失。

    自爆元神是有去无回的路,甚至连兵解的机会也没有,而且,元神若是自爆的话,连轮回都入不了,需要不知道多少天地大劫,那自爆开来的元神才会重新凝聚,到了这个时候,才有进入重新进入轮回。

    这个常识任何一个驱魔师都清楚,迦南相信那青衣女子也清楚,自爆元神对她来说乃是一条绝路,在迦南看来,就算这女人被自己逼到生不如死的地步,也绝对不会有勇气自爆自己的元神,最多也就是点燃自己的真气。

    不过,她现在体内的乃是薛少白的真灵气,并非是她自己修炼来的力量,就算这女人想要将那真灵气点燃也根本无法如愿。

    想到这里,迦南便已经将那青衣女子猜测的一清二楚,很是清楚,只要自己可以摆平这女人的星辰之力,到时候,这女人便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是自己了断,要么是自己亲自动手。

    当然,那女人好歹也算是一个天才,连星辰之力都可以掌握,若说这不是天才的话,那天下也几乎没有天才了。

    看在这女人毕竟是一个天才的份上,那迦南多少也会给这女人一点尊重,若是可以不用自己动手,可以让这女人自己了断的话,迦南绝对不会介意给女人这个机会。

    想到这里,便看到迦南突然停止震动异火,目光一动之后,便似笑非笑的盯着那青衣女子说道:“女人,其实你我都知道,以你的实力,就算再加上你师姐,也根本不可能摆平我,我如今出动的还仅仅只是分身,你们虽然猜测我的本体无法行动,但那毕竟也只是你们一个猜测而已,谁能证实我的本体是当真不能随便移动的?”

    “嘿嘿,谁都不能吧?所以,你如今就算可以利用星辰之力压制我的分身也没有意义,我的本体你们无法威胁到的话,分身被干掉了也无关紧要,只要本体健在,我随时可以出动本体来对付你们,到时候,你们如何和我的本体抗衡?”

    “如今你们连一具分身,摆平起来都如此吃力,想要和我的本体抗衡,根本没有可能,只要我的本体出动,你和你师姐,都不可能有机会活命!”迦南一脸自信的说道。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