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8章 无奈
    此时的薛少白虽然正在打坐,但对周围发生的一切却了如指掌,尤其是那两个女人的对话,薛少白直接将两人的对话一字不落的全都听了过去。

    而在听到那青衣女子居然要被白衣女子留下来的时候,薛少白却再也忍不住,直接在心里骂了起来。

    要知道,那青衣女子如今留下来,也就意味着自己也不得不留下来,原因很简单,自己现在根本就无法移动,若是自己可以移动的话,哪里会管这青衣女子是否会留下来?

    而正是自己现在根本就无法动弹,所以才不得不需要那青衣女子的帮助。

    然而,这女人现在是什么态度?

    此女竟然在这种关键时候讲义气!

    这女人若是现在讲义气的话,连自己也绝对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这也就意味着,就算自己恢复真灵气之后可以出手摆平男子,如今也根本无法坚持到这一刻,毕竟若是女人死了的话,自己根本不可能恢复丝毫真气。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脸色也难看了几分,暗道:“其他时候讲讲义气也就算了,到现在这种时候居然还要讲义气,如今来讲义气的话,那简直就是找死没有任何区别,这女人想要找死,不代表我也想死。”

    以薛少白的经历,当然不可能愿意就这么死在男子手中,原因很简单,自己如今好不容易才掌握真灵气,还没有将真灵气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便要陨落在这里,当然不可能甘心。

    但是,现在的事情毕竟已经超出了自己可以控制的局面,若是自己已经恢复真灵气的话,当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青衣女子留下来。

    遗憾的是,自己如今根本就没有恢复真气,自己现在也正在打坐,根本就无法暂时从这种状态脱离出来,原因很简单,若是自己现在脱离出来的话,刚刚凝聚起来的怨气直接就会崩溃。

    这怨气乃是自己好不容易方才凝聚起来的,此时那迦南和两个女人交手,这两人施展的星辰之力和异火绽放出来的威力根本无法想象,而这股两股力量在此地发威的时候,自己根本就无法凝聚丝毫的怨气,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如今稍稍凝聚了一点怨气,若是现在动弹的话,这一丝怨气立刻便会烟消云散,到时候,自己再想将怨气凝聚起来,只怕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此时女人和男子打了起来,两人催动的力量,威压更是比之前还要恐怖,本来在之前的威压之中,自己便无法凝聚丝毫怨气,现在威压已经提升,自己又怎么可能再凝聚丝毫怨气?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脸色又怎么可能好看?

    遗憾的是,此时的薛少白虽然知道这里面的玄机,尽管也清楚那两人如今动手的话,是很不利自己凝聚怨气,但是,因为此时根本就无法动弹的关系,薛少白也之后眼睁睁看着这种情况发生在自己眼前。

    当然,对薛少白来说,最糟糕的并不是无法凝聚,而是那女人现在居然打算留下来!

    奶奶的,就算是薛少白这种旁观者,多少也能看出,男子的异火根本就没有那么,别说那星辰之力了,就算这两个女人联手,也未必是那异火的对手。

    如此一来,若是这两个女人有什么三长两短,可想而知自己又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想到这里,那薛少白还真打算出声提醒这两人,不要一时间想不通跑到这里来找死,你们死了倒是没有关系,关键是不要连累我行不行?作为一个修士,遇到危险那是常有的事情,陷入到各种危机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但就算要死,也不能死的这么冤枉不是?如果是因为自己不是那迦南的对手,死在后者手中薛少白无怨无悔,关键是现在他的死很有可能和他根本就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怎么可能甘心?

    遗憾的是,看到那青衣女子的表现,以及听到后者的话,薛少白意识到,想要这女人逃命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此女现在也已经吃了秤砣铁了心,一定要留下来对付迦南。

    若是这女人真气充裕的话,薛少白才不会计较,关键是这女人现在体内的真气已经快要枯竭,之所以还可以和男子抗衡一二,完全是因为自己打入这女人体内的真灵气的关系,若是没有自己注入真灵气到这女人的体内,这女人只怕早就已经死在那迦南的手中了。

    这女人得到了自己的力量,没有好好利用,薛少白不会责怪这女人,但是,如今这女人抱着自己的力量一起死在那迦南的手中,对薛少白来说,这是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

    那真灵气乃是自己好不容易才掌握的,可以说是经历了九死一生,如果不是被关在镇魔塔之中,发现怨气吞噬到极致之后,会演变成真灵气的话,薛少白也根本不可能掌握这股力量。

    而自己九死一生才换来的力量,那女人没有珍惜也就罢了,如今居然彻彻底底的将其浪费掉,说实话,若是有回头路可走的话,以薛少白的脾气,绝对不会再将那真灵气传递到女人的身体之中。

    不过,现在真灵气毕竟也已经交给了女人,如今怎么利用那真灵气完全是这女人自己说了算,薛少白现在根本就无法插手其中,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女人将自己的真灵气浪费掉。

    “这女人简直就是白痴,明知道打不过却还要和这家伙交手,如果这女人有丝毫胜算的话,也就不说了,毕竟拼命那是常有的事情,别说这女人拼命了,就算是自己,也十有**会有拼命的时候,这女人现在拼命,我也不管,但是,如今那女人在面对这男子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丝毫胜算,在这种情况下,何必要去拼命?”薛少白暗想道。

    “而且,明知道不是对方对手还要去拼命,这就不是拼命了,而是去送死了,死这女人一个也就算了,关键还要搭上自己,人倒霉起来还真是喝凉水都塞牙缝。”薛少白无可奈何的想到。

    当然,此时的青衣女子哪里会知道薛少白这番念头,在决定留下来帮助师姐的时候,那青衣女子便已经全然将生死置之度外,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若是自己不是那男子对手的话,将来还怎么逃命的问题。

    如今那女人既然已经做好了死在男子手中的准备,当然也不会再去考虑落败的问题,反正若是自己和师姐不是这家伙对手的话,两人都会一起死在这男子手中,又何必要去考虑这个问题?

    倒是那迦南,看到这青衣女子决定留下来帮助她师姐之后,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冷笑一声,说道:“女人,我想你也不是白痴,应该可以看出来,若是你现在留下来的话,只有死路一条,明知道死路一条你却还要留下来,我到底应该说你是讲义气呢,还是说你是白痴呢?”迦南讥讽道。

    “随便你怎么说都无关紧要,反正在修炼界之中向来都是实力说了算,若是我的实力超过你的话,就算我是白痴又怎么样?成王败寇,我可不相信你会在输给我的情况下,还跟我议论我是不是白痴的问题。”青衣女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听到女子的话,男子微微一笑,说道:“听你这话的口气,是真的打算和我死磕到底了?”

    “那是当然!”青衣女子毫不犹豫的点头说道。

    “嘿嘿,女人,你可知道,上一个和我死磕到底的家伙,现在坟头的草都已经几米高了。”男子笑着说道,显然是没有将那青衣女子放在眼里。

    说实话,此时的男子当然不可能将这两个女人放在眼中,如果是之前的话,男子多少还要忌惮一下,毕竟当时的男子根本就不知道那白衣女子的修为,不是很清楚这女人是不是自己的对手。

    但是,此时的男子已经对白衣女子的修为了如指掌,很是清楚,后者仅仅只是一个三级驱魔师而已,而且还是一个没有多少真气的三级驱魔师

    本来一个三级驱魔师想要打败自己就属于逆天之举,更何况是一个没有多少真气的三级驱魔师?如果自己被一个没有多少真气的三级驱魔师打败的话,自己将来也不用在江湖上混了。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如今自己已经催动了异火,在自己催动了异火的情况下,就算那白衣女子的真气充沛又如何?在自己异火面前,就算是五级驱魔师也未必可以抵挡,区区三级驱魔师,自己随便一道异火打在后者的身上,后者也绝对吃不消,到时候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的眼中出现了一丝笑容,接着说道:“想不到你这女人居然如此白痴,明知道不可能是我的对手居然还要留下来,说实话,若是你们两人分开逃命的话,我还真拿你们没有办法,毕竟我只有一个人,不可能分兵两路去追杀你们,但是,如今你们居然不肯分开逃命,竟然要选择留下来和我抗衡!”

    “斩杀我?嘿嘿,你们实在是想多了!”迦南冷笑道。

    说到这里,便看到迦南的脸色豁然一变,目光里满是自信的说道:“你们可知道,多少四级驱魔师也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你们两个区区真气不多的三级驱魔师,居然还想拿我的项上人头,你们是不是想的太多了?”

    “人和人毕竟是有区别的,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你怎么可能肯定我和师姐也做不到?”青衣女子不甘示弱的说道。

    “这么说,你认为可以干掉我了?”男子稍稍错愕了片刻,问道。

    “正如你说的那样,若是我们没有自信可以干掉你的话,我又怎么可能留下来!”女人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