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8章 担忧
    那迦南已经在这杀降坑之中生存了上百年时间,很是清楚在杀降坑之中到底有多少高手,而且,那迦南不仅知道这些存在于杀降坑之中的高手,更关键的是,迦南还曾经和这些人有过不少次交手。

    正是因为和这些人有过交手,所以那迦南对杀降坑里的修士都一清二楚,哪里有高手,哪里的修士实力浅薄,这些事迦南也心知肚明。

    然而,此时远处爆发出来的这股杀机,其恐怖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了迦南的想象,而且,这些威压非常陌生,迦南可以肯定,这是自己第一次感受过这样的威压,这也就意味着,那威压肯定是刚刚进入杀降坑不久的人绽放出来的。

    此时的迦南并没有猜到这威压是那白衣女子绽放出来的,原因很简单,在迦南眼中,那白衣女子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存在,这个女人虽然稍稍有点修为,但根本不可能绽放出如此可怕的威压,而且,最关键的是,这女人现在体内的真气也不是很充足,就算绽放出了真气,也绝对不可能形成如此可怕的威压。

    因为这一点,迦南当然不认为那威压是来源于白衣女子。

    然而,此时的迦南却不知道,那威压恰恰是白衣女子绽放出来的。

    神将术乃是白衣女子除了那星辰之力以外,最为可怕的一种手段,女人修炼这神将术起码已经有上百年时间,对神将术的理解也已经达到了小成的境界,而且,这神将术最可怕的一点是,并不需要太多的真气便可以催动。

    现在这女人最头疼的是什么?不就是体内真气太过稀薄的原因吗?然而,神将术却可以轻松将这个问题的解决掉!并且,那神将术的威力也不会让女人失望,若是将神将术施展到极致的话,哪怕是星辰之力都可以媲美,这等可怕的潜力,女人肯定会疯狂修炼。

    而在修炼神将术长达上百年的时间之后,以那女人的天赋来说,也确实已经将神将术修炼到了小成的境界,如今女人若是将神将术施展出来的话,那神将术可以爆发出来丝毫不下四级驱魔师威力的一种驱魔术。

    这也是女人为什么会在现在这种时候将神将术施展出来,同时,也是因为掌握了神将术,对神将术有自信,那女人才没有接受青衣女子手中的星辰之力,后者若是将星辰之力交给自己的话,要对付那迦南肯定没有任何可能。

    但是,换做自己的话,就算没有星辰之力,要对付那迦南也不是什么问题,毕竟自己已经掌握了神将术,有神将术在手中,就算没有星辰之力又如何?以神将术的威力,要抗衡那男子的火灵没有任何问题。

    然而,自己的师妹却不同,她的手里只有星辰之力可以和男子抗衡一二,在这种情况下,若是师妹将星辰之力交给自己的话,一旦那迦南出手对付她,到时候,师妹必然只有死路一条,考虑到这一点,女人方才没有接受师妹分给自己的星辰之力。

    何况那星辰之力本来就是自己的力量,原本是自己催动之后将星辰之力交给师妹的,若是自己想要掌握这股力量的话,根本就不用师妹将星辰之力分给自己,直接就可以催动真气将星辰之力绽放出来。

    不过,考虑到那星辰之力对真气的消耗非常恐怖,此刻本来就没有太多真气的女人,怎么可能还有催动真气将星辰之力施展出来?

    而且,那神将术对真气的消耗不仅远远不及星辰之力,最关键的是,神将术的威力也和那星辰之力在伯仲之间,在这种情况下,白衣女子当然不可能再去催动星辰之力,而是直接选择施展对自己受益更大的神将术。

    而在神将术刚刚催动的那一瞬间,便看到整片天地风云倒卷,嗡鸣之声猛然之间开始在天地间回荡,阵阵威压开始在天地间掀起,这威压之恐怖根本就无法想象,哪怕是相距女子数百丈的迦南也清楚的洞察到了那威压猛然降临到自己身上。

    迦南此时根本就没有意识到那威压乃是女子催动的,还以为是那天道宗的弟子催动的,要知道,这杀降坑毕竟是天道宗的地盘,天道宗的弟子进入杀降坑实在正常,如今催动真气,肯定意味着这个弟子和人爆发了战争。

    意识到另外一边还有斗法,此时的迦南心情也突然忐忑了起来,此时本来就没有多少真气的迦南,现在哪里还敢和其他人开战?

    毕竟若是当真这杀降坑里还有人进来的话,到时候一定会被他们这边的战斗吸引,在这种情况下,谁也不能保证那出现的家伙不会对自己出手,万一进入杀降坑的这个家伙是一个喜欢挑刺的存在,直接冲着自己出手的话怎么办?

    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最多也就是摆平那两个女人,怎么可能还有机会摆平其他人?若是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还能摆平其他人的话,也就不会被青衣女子和白衣女子联手压制到这种程度,只怕早就已经将这两个女人干掉了。

    想到这里,便看到迦南的脸色稍稍阴沉了几分。

    与此同时,一旁的青衣女子自然也看出了迦南眼中的担心,虽然她的江湖阅历不及迦南,但也不是一个江湖菜鸟,那迦南脸色上的变化已经非常清楚的说明了他心里的担忧。

    是以,看到迦南脸色变得难看之后,女人的脸上却立刻出现了一丝笑容,笑着说道:“怎么了?之前不是还挺狂的吗?怎么现在脸色却变得这么难看?”

    “哼!”迦南当然不可能回答这女人,如今若是自己回答这女人自己的脸色之所以会变的难看乃是因为担心远处那神秘的威压的话,肯定会被这女人讥讽。

    之前自己在这女人面前表现的咄咄逼人,后者早就想找机会嘲讽自己一番,如今看到自己因为担心远处威压,自然会把我住这个机会直接出言嘲笑自己。

    迦南可没有被人嘲笑的兴趣,是以,察觉到这女人有机会嘲讽自己之后,迦南的脸色再次难看了几分,使得他本就阴沉的脸色这个时候直接变成了黑炭,显示出了他此刻心中激烈的恼恨。

    “哼,你这女人莫非是想要挖苦我?”迦南冷笑一声说道:“你自己的麻烦现在都没有解决掉,你居然还有胆量来讥讽我,难道你真的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说到这里,那迦南冷冷扫了女人一眼,接着说道:“我如果是你的话,现在肯定已经跪下求饶了,怎么可能再继续嘴硬?如今在我面前继续嘴硬也就等于是对我的一种挑衅,你绝对我会放过一个挑衅我的人?”

    “就算我不挑衅你,又又会放过我吗?我可以肯定你不是那么慈悲的人,以你这人的心性,一旦有机会斩杀我,绝对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既然我明知道你不会对我宽宏大量,又何必要在你面前求你?”女人翻了翻白眼说道。

    那青衣女子又不是白痴,自己和迦南作对这么久的时间,不知道已经得罪了这家伙多少次,以此人的秉性怎么可能放过自己?甚至就算是自己,若是有人如此反复的得罪自己,自己也绝对不会考虑放过对方,更何况是迦南这等自尊心更强大的人?

    此时那青衣女子就算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这家伙一旦有机会,肯定会出手将自己直接干掉,想要后者放过自己,几乎是没有任何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青衣女子目光微微闪烁的说道:“迦南,我们就交手的时间已经不久了,你我的真气也到了快要枯竭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下,你我也根本没有继续嘲讽下去了,不如直接拿出自己全部的手段,直接便在这里分出胜算算了,省得浪费时间。”

    “分出胜负?”迦南一愣,眼神古怪的盯着青衣女子,说道:“怎么?即便是到了现在,你还是觉得你在我面前有胜算?”

    青衣女子冷笑一声,说道:“那是当然,如今你还没有干掉我,既然你没有干掉我,又怎么可能肯定我没有机会?虽然我的修为不及你,斗法经验也无法和你媲美,但只要我还活着,就代表我有无数的机会可以摆平你!”

    “你还真是天真!”迦南笑了,不得不说,眼前这青衣女子实在是天真,若这女人是刚刚进入江湖的话,有这么天真,迦南一点也不奇怪,反正每一个刚刚进入江湖的人都是不信邪的人,那女人以为到现在还有机会干掉自己也不奇怪。

    但是,迦南可以肯定,这青衣女子进入江湖绝对已经有上百年的时间了,这也就是说,眼前这女人本来是一个老江湖,既然是一个老江湖,怎么还有如此天真的想法?难道她看不出,自己的异火完全能够全面压制他的星辰之力吗?

    这女人现在唯一的手段便是那星辰之力,只要自己将这女人的星辰之力压制,就算这女人有三头六臂,到时候也根本无法施展,在这种情况下,若是和自己交手,自然就只有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便看到迦南一脸讥笑的说道:“不得不说,你这女人还真是天真,到了现在这种时候,你居然还认为可以和我抗衡,若是在我催动异火的情况下你也可以和我抗衡的话,那我这么多年的修炼岂不是白费了?”

    “哼,本座修炼了数百年,手中的异火还从未被任何人压制过!你不要以为你现在在我面前还活蹦乱跳的就真的可以和我抗衡,若是你真的可以和我抗衡的话,我迦南就算死在你的手里,也无怨无悔!”迦南一脸冰冷的说道。

    听到迦南的话,那青衣女子立刻便笑了起来,说道:“好好好,既然你对自己的异火如此自信,那我就让你看看,我是如何压制你手中的异火的!”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