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潜入
    ,精彩小说免费!

    三天后,极北要塞,一间石屋内。

    外面风雪连天,石房内温暖入春,从窗口能看到一位女将军正说什么,女将军身后是一张地图。

    “东线、南线务必在同一时间进攻,凯里、哈帝这两处交由你们。”

    艾斯德斯正布置明天的战略,她的伤势已经大致恢复。

    “是。”

    两位头目领命,脸上自信满满。

    “明天以‘咚咚塔要塞’以主攻点,到时我会率人正门进攻,白夜,你今晚潜入敌军要塞,等待时机刺杀努马·塞卡。”

    苏晓点头,艾斯德斯继续布置战略。

    苏晓心中思索,这场战争持续时间不会长,艾斯德斯的帝具‘恶魔之粹’在战争中非常强,军队只是掩护而已,主力只是艾斯德斯一人。

    此战结束艾斯德斯一定会返回帝都,他现在作为艾斯德斯的副官,有百分之八十以上几率一同返回。

    军中不只苏晓一位副官,他并没表现出统帅力,艾斯德斯把他留在军中的可能不大。

    尽快结束战争返回帝都才是正事,有契约者的乱入,现在帝都应该会乱成一锅粥。

    作战会议很快结束,苏晓被艾斯德斯单独留下。

    “这是努马·塞卡的资料,这个人不好对付,不喜好女色,生活习惯简朴,可他有一个弱点,喜好饮酒。”

    极北的男性没有不喜好饮酒的,这是气候寒冷所致。

    “一般他会在晚上十点后才饮酒,可夜间袭杀的难度不下,你见机行事。”

    “可以。”

    艾斯德斯的意思很明显,想办法做掉努马·塞卡。

    噗通,一个皮包被抛在会议桌上。

    “这里面有地图,抗寒的衣物,高热量食物,还有一些潜入所需的小工具,两颗信号弹,红色代表失败需要救援,绿色代表已经成功但被困在敌营中。“

    艾斯德斯的安排很周到,苏晓现在是自己人,所以艾斯德斯的抖s属性已经消失。

    “嗯。”

    苏晓只是点头。

    “真是冷淡,快去快回,记住,你现在是军中的暗部,不是死士。”

    “好。”

    苏晓从皮包内拿出冬衣穿上,冬衣很合身,应该是某种危险种的毛皮缝制,抗寒性极佳,不显臃肿行动方便。

    “快去快回。”

    艾斯德斯对部下很关切。

    “嗯。”

    苏晓离开会议室,在他离开后艾斯德斯在会议桌上发现一枚信号弹,是那枚代表行动失败的红色信号弹。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吗,这次的确捡到宝了,极强的实力,冷淡的性格,除命令外毫不关心其他事,到底是哪个国家培养出这种优秀人才。”

    艾斯德斯坐在会议桌前单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把玩那枚红色信号弹。

    “战争结束后带他回帝都,这种人不适合在军中。”

    咚。

    艾斯德斯将红色信号弹立在桌面上,如果有人拆开信号弹会发现,这枚信号弹是空的!

    暗部行动失败就等于死亡,怎么可能有救援?

    ……

    呼啸的风雪中,苏晓手拿一份地图在雪地前行。

    此时附近没其他人,苏晓活动有些僵硬的脸颊,装面瘫并不轻松,他感觉都不会笑了。

    “狗屁的暗部。”

    苏晓低骂一声,这三天‘高强度’的装哔可谓身心俱疲,下次绝不伪装成暗部。

    “‘咚咚塔要塞’的努马·塞卡吗。”

    端详手中一张画像,画像中是一位年轻男子。

    ……

    咚咚塔要塞低矮的城墙上。

    “听说了吗,那边又出动了军力,这次足有五十万。”

    城墙上站岗的极北军说道,神色中有些担忧。

    “切,来再多也没用,之前来了二十万又能这么样。”

    “来了也是喂狼,帝国那些杂碎都该死。”

    一阵嗤笑声传来,极北军似乎对帝**很不屑。

    “时间差不多了,换岗的怎么还没来。”

    一名士兵开始不耐烦。

    “谁说不是,最近‘卡利巴特族’那些家伙越来越嚣张,几场胜仗尾巴都快翘上天。”

    “我去催催他们。”

    “我也去。”

    几名士兵相继离开,一名年长些的士兵摇了摇头,他不想去得罪人。

    “年轻人啊…哼!”

    一声闷哼,年长士兵软软倒下,苏晓翻上城墙,将年长士兵抛到城墙外的雪堆中,他闪身消失在这座要塞城镇中。

    夜色笼罩,极北的狂风罕见停歇,飘落的雪花却未停。

    要塞城镇中没有电力,家家户户做完造人活动就很早休息,城镇中异常安静。

    苏晓穿行在建筑间,他会尽量寻找偏僻的位置。

    “左数第二十三间,又数七十三间。”

    苏晓在确认努马·塞卡住在哪,他很快锁定一间石屋。

    石屋并不高大,相比要赛城中的其他建筑,石屋至少能阻挡刺骨的寒风。

    门前没有侍卫,努马·塞卡本身就是极北的最强战力,他不需要侍卫。

    苏晓轻声靠近石屋,感知房屋内的情况,一名青年男性独自在房间内饮酒,房间中的男人正是努马·塞卡。

    “玛莎,我会帮你报仇的,很快。”

    房间中的努马·塞卡明显在喝闷酒,从面色看这些烈酒对他不算什么。

    苏晓在房屋外等待,现在时机不好,他不准备蛮力刺杀,如果惊动太多人,他今天可能被留在这。

    时间流逝,转眼将到了凌晨一点左右,极北房屋外的气温更加寒冷。

    努马·塞卡已经睡下,苏晓收敛气息后超级危险种都不能发现,更何况是努马·塞卡。

    缓步走到房门前,苏晓手中多出一枚试管,试管内充斥一种灰白色液体。

    将液体倒在门口下方的缝隙内,液体快速汽化,一种无意味的烟汽飘散开来。

    苏晓拿出防毒面具戴在脸上,这东西吸入后他也不好受。

    在门口静候十分钟,苏晓推门走入石屋。

    一股热浪迎面扑来,努马·塞卡这位异族王子正平躺在床上,身体轻微颤抖。

    “则魔挥折养(怎么会这样)。”

    此时这位异族王子连话都说不利落,想起身战斗更是妄想。

    “没什么不可能。”

    将斩龙闪横在努马·塞卡脖颈上,刀锋切下。

    噗嗤。

    一颗头颅被割下,这位名震极北的异族王子就这样轻松被杀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