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闹剧
    ,精彩小说免费!

    小皇帝在前苏晓在后,两人不急不缓的走在皇宫内。

    一根细如发丝的金属线绑在小皇帝的脖颈上,这种生死掌握在他人手中的感觉让小皇帝面色不怎么好看。

    “表情太僵硬。”

    苏晓低声说道,小皇帝深吸口气,努力保持平静。

    看着走在前方的小皇帝,苏晓心中松了口气,这少年涉世未深,不懂得人心的复杂。

    苏晓手中拿着一枚十厘米长的试管,试管内充斥着淡黄色药液,这是之前大臣留给小皇帝,被他顺手带走。

    品质:蓝色

    类型:恢复品

    效果1:饮用后恢复80%生命值。

    效果2:饮用后五分钟内力量+3、敏捷+2,体力+10,小幅度恢复身体机能损坏。

    评分:62(注:蓝色物品评分为31到70,评分越高的物品将越珍贵。)

    简介:皇室独有的秘药,配方仅掌握在皇室手中。

    ……

    看到的属性后苏晓有些无语,这种强力的药剂小皇帝可能每天都饮用,而仅是为了恢复……

    暗叹一声浪费,苏晓催促小皇帝脚步快一些。

    “你接近艾斯德斯将军是有其他目的吧,难道是看上了艾斯德斯的姿色?还别说,你们很般配。”

    小皇帝过了最初的紧张与恐惧,居然开始试探苏晓的目的。

    “谁知道。”

    附近没有侍卫,苏晓也想试探小皇帝是否有其他意图。

    “还有多远。”

    “很快就到了,那里的守卫很多,而且你得到至高帝具的启动钥匙也没用,至高帝具只有我能启动,如果你想让我帮你启动至高帝具,那就杀掉我好了,我不会那样做。”

    苏晓轻笑一声。

    “不需要,我只要那把钥匙交差,钥匙给我,我放了你,两方都没什么损失。”

    小皇帝转头看向苏晓,似乎想到什么。

    “你原来是革命军的人,想阻碍我使用至高帝具吗,原来是这样。”

    小皇帝这次完全放心,大臣之前和他说过,艾斯德斯能挡住革命军,所以暂不需要启动至高帝具。

    小皇帝心中悄然松了口气。

    “给你也没什么,一把钥匙而已,相比我和大臣的性命那不算什么。”

    小皇帝的脚步明显加快。

    “之前你在大殿内杀死刺客,那种英勇的行为我很欣赏,不如你加入帝国吧,我封你为帝国暗部的首领,怎么样,这比在革命军有前途很多。”

    苏晓较有兴趣的看着小皇帝,这小子居然想策反他。

    “就是前面的大殿?”

    一座不算高大,可重兵把守的大殿出现在前方,大殿周围至少有几百名侍卫。

    “看来你是拒绝了,真可惜,就是这。”

    小皇帝脚步从容的走向大殿,大殿前的侍卫快步迎上前,全部跪倒在地。

    “恭迎陛下。”

    侍卫声音整齐,喊声洪亮。

    “嗯,打开祀堂。”

    这座大殿是皇宫的祀堂,里面供奉着先代皇帝的灵位。

    “这……殿下,大臣知道这件事吗。”

    祀堂前的侍卫队长面露难色。

    这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皇帝要进入祭奠祖先的祀堂,竟需要大臣的首肯。

    “嗯,我之前和大臣说了,时间太晚他去睡了。”

    小皇帝的谎言不怎么高明。

    “殿下……恐怕……”

    侍卫队长不准备放行。

    “谁给你的胆子,殿下想念先皇,夜不能眠,想去祀堂中祭拜先皇的灵位,你居然敢阻拦。”

    苏晓开口,不能让小皇帝这蠢材继续说,侍卫队长可不傻。

    “你是谁。”

    全身红色甲胃的侍卫队长语气不善,可并没立即发作,皇宫中的权贵太多。

    “狩人部队。”

    苏晓出示狩人部队的身份证明。

    侍卫队长大惊,眼中略有慌乱。

    “原来是艾斯德斯将军的直属部下,一家人,一家人。”

    侍卫队长开始对苏晓使眼色。

    “让开,你今天的行为,我完全可以斩了你。”

    苏晓的声音冰冷,斩龙闪缓缓出鞘。

    “暗部的朋友被激动,我不是那个意思,殿下想进入祀堂当然可以,可每次都是与大臣一起,我怕殿下在祀堂内有什么闪失。”

    侍卫队长满脸谄媚的笑容,心中却早已经骂娘。

    小皇帝是单纯没错,可他不是傻,他已经隐约感觉有些不对,大臣不在他连供奉先祖的祀堂都进不去?他可以皇帝啊。

    小皇帝越想越不对,可又想不出哪里不对,不知为何,他心中突出出现一种想法,如果没有大臣是不是所有人都不会听他的。

    “衮开!!”

    小皇帝突然大吼一声,这可把侍卫队长吓了半死。

    别说侍卫队长,苏晓都吓了一跳。

    “来人,把他拿下。”

    小皇帝脸色冰寒,苏晓左臂的肌肉绷紧,随时准备切下小皇帝的脑袋。

    小皇帝不是让人拿下苏晓,他手指的位置是那名侍卫队长。

    周围的侍卫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你们聋了吗,把他拿下,压到监牢中。”

    依然没人动,夜晚的思堂前陷入诡异的安静。

    跪在地上侍卫队长已经满脸冷汗,他察觉到事情不对,很不对,小皇帝发怒了,可他的部下并没动,这可能让小皇帝察觉到权力已经被架空。

    侍卫队长低声对身边的副队长说道:“蠢货,把我擒住。”

    一旁的副队长一愣,马上想到什么。

    “殿下?要拿下马克队长吗,刚才属下有些惊慌,一时间没听清殿下的命令,属下该死。”

    副队长抬头看向小皇帝。

    “对,拿下他。”

    小皇帝心中喜悦。

    “遵命,殿下。”

    副队长起身,其他侍卫也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七手八脚的将侍卫队长擒住。

    “殿下,是属下糊涂,饶命啊,属下实在是太担忧殿下的安危,饶命啊殿下。”

    侍卫队长马上求饶。

    “等等,你说的是真的。”

    “千真万确啊殿下,殿下您还记得吗,五年前我还帮您守过寝宫,有次您险些摔倒,还是属下扶住殿下您的。”

    侍卫队长声泪俱下,满脸后悔。

    苏晓看到这一幕,暗叹这兄台好演技。

    “额~,有这么回事吗。”

    小皇帝有些为难。

    “那……那就算了,不许有下次。”

    不许有下次?这是皇帝该说的话吗?

    侍卫队长愣了,副队长愣了,就连苏晓都愣了,这是什么皇帝?就这种皇帝要是不亡国都对不起他昏君的称号。

    “谢……谢殿下。”

    鼻涕一把泪一把的侍卫队长抽了抽鼻涕,低头后眼中闪过鄙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