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杀进去
    ,精彩小说免费!

    砰。砰。砰……

    十名狙击手全部被惊动,开始对苏晓倾斜火力,一时间苏晓附近沙土飞扬。

    借助黄沙的掩护,苏晓将布袋内一枚炸弹激活,并将布袋抛向城堡方向。

    轰!

    波及范围几十米的爆炸出现,浓烟衮衮,城堡被炸塌一部分。

    苏晓在后腰处拔出一把手枪,对准距离最近的一处塔楼就是几枪。

    几枪后那座塔楼中的狙击手哑火,狙击苏晓的狙击手从十名削减到九名。

    就在苏晓准备继续前行时,轻微的刺痛在肩膀传来,这是心眼的警示。

    苏晓马上侧身,一颗子弹在身侧呼啸飞过。

    快步冲到一处低矮的水泥围墙下,苏晓观察周围的情况。

    距离城堡还有十米远,可这十米不是那么好通过的,不仅有狙击手,还有上千步兵。

    哒哒哒……

    重机枪咆哮,苏晓藏身的水泥墙被打的残片四溅。

    “特吧塔马卡!”

    军队一名小头目发出一声大喊,火力停止,此时重机枪的枪管已经通红,一名黑人马上在枪管上浇水。

    “东特龙思密达(韩语)。”

    黑人小头目居然说韩语,这无疑有些违和。

    “达来达苦烈(日语)。”

    这次对方又换了日语,发现苏晓依然没回答后,那名黑人小头目眉头紧皱。

    “你是谁,为什么袭击我们。”

    这苏晓听懂了。

    “我是谁?一个迷途的旅人而已。”

    听到苏晓回话,那流利的汉语让黑人小头目一愣,这个国家的人怎么会袭击他们,双方可是合作已久。

    黑人小头目不再说话,而是指向那面低矮的水泥墙,狙击手马上开火。

    砰。

    水泥碎屑飞溅,足足五十公分厚的水泥墙被打穿,弹孔距离苏晓很近。

    苏晓清楚的知道,他最多能抗住狙击手三枪,如果被打中头部或心脏就死定了,这就是科技的力量,他还不能强大到无视热武器。

    轰隆隆。

    地面发出轻微震动,苏晓拿出一面小镜子查看围墙对面的情况,四辆虎式坦克从城堡内冲出。

    嗡~。

    坦克上的大炮开始调转方向,目标是苏晓所在的水泥墙。

    苏晓可不想硬抗坦克的轰炸,尤其是这种虎式坦克。

    从后腰上拽下两颗烟雾弹,苏晓将烟雾弹抛在不远处,浓烟逐渐扩散开来。

    轰!

    一辆虎式坦克开炮,坦克前方的地面被震起半米高的灰尘,水泥围墙瞬间被轰碎。

    藏身烟雾中,苏晓心中很庆幸,庆幸他之前没来这,否则必死无疑。

    浓烟逐渐将一辆虎式坦克笼罩,那些步兵也不是摆设,纷纷端平手中的自动步枪,开始对白烟扫射。

    苏晓拔出腰间的唐红,雪亮的刀芒接连闪过,射向他的子弹全部被劈飞。

    砰!

    又是狙击枪的声音,枪声响起,苏晓感觉后腰一麻,一道血痕出现,对方居然凭运气射中他,好在伤势不算太重。

    鲜血汩汩涌出,苏晓毫不在乎,他的耐痛能力已经很强,这种程度的疼痛他能忍耐。

    借助烟雾弹的掩护,苏晓冲到一辆虎式坦克前,这辆虎式坦克正在倒退,想要退出烟雾。

    钢铁履带碾压地面,发出巨大的噪音。

    苏晓几步冲到虎式坦克前,双手持刀,一刀斩断坦克前端的炮管。

    嗙当一声,断裂的炮管落地,这还不算完,苏晓第二刀斩在坦克的履带上。

    履带应声断裂,苏晓的刀术大师足有18级,斩断钢铁再容易不过。

    虎式坦克驾驶舱内的黑人一脸懵逼,坦克的动力突然消失,他虽然会开坦克,可对这东西的原理不怎么熟悉,每次坦克出现故障都需要高价找人修理。

    就在黑人驾驶员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时,脖颈处一凉一麻,之后是剧痛传来。

    噗嗤、噗嗤……

    苏晓向虎式坦克内连刺几刀,看到刀身上的血迹,他停止刺击。

    烟雾逐渐稀释开来,苏晓借助烟雾弹的掩护,从正门冲进城堡中。

    刚一进入城堡,迎接苏晓的是几挺重机枪。

    哒哒哒……

    弹雨迎面飞来,苏晓侧身冲向一旁的房间内。

    房间中,苏晓靠着墙壁喘息,胸前出现几个血洞。

    将手指探入血洞中,苏晓抠出一颗橙黄色子弹,子弹表面沾染着鲜血。

    叮,子弹被苏晓随手抛在地上,外面的火力暂时停止。

    城堡顶层的房间内,一名赤膊上身的黑人老者看着不远处的大荧屏,上面被分割成四块,这是城堡的监控系统。

    这名黑人老者正是撒姆尔,苏晓此行的目标。

    撒姆尔身边还有两人,一名白人和一名黄种人。

    “撒姆尔先生,看来交易出现了意外,那就此终止吧。”

    黄种人起身,似乎不想参与到这件事中,他与撒姆尔只是合作关系,并不想为撒姆尔出头,像撒姆尔这种贩卖钻石的军阀有很多。

    “好的王先生,抱歉。”

    撒姆尔居然说了一口流利的汉语,看来经常与华人接触。

    “今后有机会合作。”

    虽然外面的爆炸声不断传来,可这名华人的神色淡定,对方是来找撒姆尔,与他无关。

    与华人不同,房间中那名白人没离开,而是呆呆的看着荧屏。

    “老天,这真的是人类?用冷兵器劈飞子弹?我一定是在做梦。”

    撒姆尔看了白人一眼,摇了摇头,如果今天有人能救他,或许就是刚才离开那位,可他和那位的关系不深,对方不会参与其中。

    “斯塔森先生,你也离开吧。”

    撒姆尔的语气平淡,似乎没什么紧张感,

    “不,我怎么会现在离开,我们的交易还没谈成……”

    撒姆尔摆手。

    “那批武器我已经不需要了,你们太拖拉。”

    斯塔森脸色一变,眼神变得阴郁。

    “撒姆尔,你太没有契约精神了,那批武器已经在运输途中。”

    斯塔森很愤怒,语气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客气。

    “你三个月前就是这样的说辞,我已经付了两次所谓的定金。”

    撒姆尔抬头看向荧屏,荧屏上满是雪花,监控被切断了。

    斯塔森不再保持绅士风度,撒姆尔是一块大肥肉,这种大肥肉当然要痛宰,武器他当然有,可撒姆尔不付出十几倍的价格,休想从他这里得到那批先进武器。

    啪啦。

    房门破碎开来,斯塔森吓的身体一抖。

    烟尘将门口笼罩,当烟尘散去时,一名全身浴血,手持长刀的男人走进房间。

    他身后的走廊中散落着很多具尸体,墙壁上满是血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