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演技派
    ,精彩小说免费!

    深秋,一股冷风吹过,达布里斯镇街道上的行人很少。

    一只体型颇大,黑白花色的‘流浪狗’游离在街道上。

    ‘流浪狗’的目光哀怨,全身脏兮兮的,肚子饿的咕咕作响。

    布布汪很绝望,那委屈的小眼神非常惹人同情。

    “呼~。”

    布布汪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眼它无良的主人,那小眼神传达了一个意思。

    ‘就算装流浪狗也不用饿肚子吧。’

    “看我没用,考验你演技的时刻到了,这件事成了回去请你吃大餐。”

    听到吃大餐,布布汪马上来了精神,快步跑向一处肉铺。

    伊兹米·卡迪斯的炼金术不弱,她的丈夫虽然不是炼金术师,可战斗力却不差于炼金术师。

    如果近身战,这名身高近两米的壮汉甚至能正面迎战人造人。

    这名壮汉此时站在肉摊前售卖肉类,衣着简谱,身材看似有些臃肿,可给人一种力量感,这是个如同熊一般的男人。

    布布汪凑到肉摊前,似乎想靠近,可又有些畏惧人类,似乎因为流浪经常被人类打骂。

    布布汪是实力演技派,无论是神情还是动作都格外入神。

    “流浪狗?体型不小,不知道是什么品种。”

    伊兹米的丈夫拿起刀,割下一小块肉抛给布布汪。

    布布汪转身就跑,可跑出一段距离后停止,目光灼灼的看向那块肉,似乎很想去吃,可又不敢。

    “没事,吃吧。”

    伊兹米的丈夫摇了摇头,这条狗可能受了不少苦。

    布布汪怯怯的凑上前,试探性叼起地上那块肉,并看向伊兹米的丈夫,那目光似乎在询问:‘我真的可以吃吗。’

    “咦~,看来经过训练,这样的狗走失了,主人应该很焦急。”

    伊兹米的丈夫虽然不怎么喜欢狗,可面前这条狗却给他一种不同的感觉,似乎天生就有种好感。

    “吃吧。”

    得到伊兹米丈夫的同意,布布汪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布布汪心中含泪,它除了刚诞生的那一段时间,已经很久没吃生肉,生肉一点都不好吃。

    也难怪布布汪会这样,一般都是苏晓吃什么它就吃什么,胃口当然刁钻。

    ‘狼吞虎咽’的吃下生肉后,布布汪舔了舔嘴巴,一脸心满意足。

    “哪来的狗?”

    伊兹米·卡迪斯从肉铺内走出,一眼就注意到布布汪。

    “不清楚,一只流浪狗,不过很聪明。”

    “聪明?”

    “对,应该是经过训练的狗,甚至可能是军犬。”

    伊兹米·卡迪斯点了点头,不再去看布布汪。

    两夫妻的肉铺生意很好,中午时肉类就售卖一空,而布布汪一直蹲在肉摊门口,一副看家护院的模样。

    “老公,这条狗很有意思啊,你给它吃肉,它居然帮我们看家护院,真是少见。”

    “嗯,这是一条很优秀的狗,已经坐在那三小时没动了。”

    “不如我们收养它,如果它主人找来,就让它跟主人走。”

    “好。”

    一小时后,布布汪蹲在伊兹米夫妻身前,布布汪已经洗了个澡,身上的发毛光亮,神采奕奕。

    “这……”

    伊兹米·卡迪斯有些头疼,这只狗一看就来路不凡,可这么聪明的狗,她不怎么忍心放弃。

    “先收留吧,一条狗而已,也不会有危险的事。”

    “嗯,有道理。”

    两夫妻暂时收留布布汪,布布汪卧底成功,43点魅力属性可不是摆设。

    两夫妻离开后,布布汪眼中的迷茫消失,狼性出现。

    布布汪鼻头耸动,感知到两夫妻并未走远后,它趴在地上。

    ……

    苏晓在不远处的一家旅馆开了个房间,他在等布布汪传来消息。

    原本苏晓认为要等几天,可没想到,两天后他就听到布布汪的叫声。

    “汪、汪汪汪。”

    叫声很有规律,这是传达一个意思,主角兄弟回来了。

    苏晓没现身,现在还不到时候。

    伊兹米·卡迪斯的家中,伊兹米正躺在床上,她的身体一直不怎么好。

    这是有原因的,伊兹米曾进行过人体炼成。

    伊兹米夫妇很恩爱,可不知什么原因。两人一直没有孩子,不过在两人的‘努力’下,伊兹米某天发现自己怀孕了。

    因为一个意外伊兹米流产,这是两夫妻无法接受的事,所以伊兹米进行了人体炼成,想要炼成他们未出生的孩子。

    炼成不出意料的失败,伊兹米失去了部分内脏,并永远失去再次怀孕的可能。

    伊兹米因此遭到重创,来到一处小镇半隐居,就算是国家的招揽也断然决绝。

    此时爱德华·艾尔利克与他弟弟站在房间外,神情紧张。

    “师傅她还好吧。”

    爱德华·艾尔利克看向伊兹米的丈夫,话音刚落,房门开启。

    爱德华·艾尔利克身体一抽,僵硬的转头。

    一只穿着拖鞋的脚直接踹在爱德华脸上,爱德华惨叫一声飞出老远。

    “不孝的徒弟,听说你当了军队的走狗?”

    伊兹米看了眼爱德华,转头看向弟弟阿尔冯斯,阿尔冯斯吓的手足不错。

    “师…师傅,这是因为……”

    听到有些熟悉的声音,伊兹米脸上的愤怒消失,可心中一寒,感觉有些不对,但她没表现出来。

    “阿尔?你长这么大啦”

    伊兹米的神情温和,阿尔冯斯快步走上前。

    “老师,你别浪无恙吧。”

    阿尔冯斯话音刚落,伊兹米突然抓住阿尔冯斯的手臂,将阿尔冯斯摔在地上。

    咚,

    “你的修行还不够。”

    虽然伊兹米脸上的表情很平静,可心中却翻起巨大波澜,阿尔冯斯的铠甲里是空的,从落地的声音就能听出。

    “老师,你的身体还好吗。”

    爱德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背部有些酸痛。

    “说什么混账话,因为你们来了为师才故作精神,呕~。”

    伊兹米吐出一大口血,爱德华和阿尔冯斯兄弟惊的不轻。

    “老师!x2”

    ……

    一天后,苏晓坐在一处楼顶,伊兹米夫妻正快步跑在街上,前方是布布特尼。

    很快夫妻两人跑到苏晓附近,两人马上注意到楼顶的苏晓。

    “气味记住了?”

    苏晓开口,他在询问布布是否记住阿尔冯斯的气味。

    “汪,”

    布布汪大叫一声,几个纵跃跳上楼顶。

    “你这家伙是谁。”

    伊兹米大喊一声。

    “我是谁,嗯~,多谢你‘照顾’我的搭档。”

    说话间苏晓与布布汪纵跃到另一处房顶。

    伊兹米夫妻两人目瞪口呆,他们居然被一条狗蒙骗了几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