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土著
    ,精彩小说免费!

    从布布汪背后跳下,苏晓走到那堆碳灰前,碳灰已经凉透,应该是很久前留下的。

    碳灰旁散落着骨骼,答案已经不言而喻,有智慧生物在附近活动。

    捡起地上的一根断骨,苏晓在上面看到一排牙印,这些牙印是平齿生物留下,而且这种生物的咬合力很强,甚至能咬断骨骼吸食里面的骨髓。

    懂得生火将食物烤熟,在骨骼上的牙印能看出,这不是同一个生物所造成,那么就有群居的可能。

    苏晓在犹豫,是否要追踪这种生物。对方可能有食物和干净的淡水。

    就在苏晓思考时,远处山谷内传来一声短促的尖叫。

    尖叫刚一出现就戛然而止,不出意外发出尖叫的人已经丧命。

    “布布,追上去。”

    没有食物苏晓撑不了太久,与其躲躲藏藏,还不如去碰碰运气。

    根据惨叫传来的方向,苏晓快步跑入山谷内。

    山谷内的植被很低,距离很远就看到前方的情况。

    苏晓抵达惨叫声附近,可周围没有其他生物。

    在附近寻找了一会,苏晓从一堆灌木中找到一把断剑。

    拿起断剑后苏晓的眼睛微眯,这是一把蓝色品质武器的残骸,也就是说,刚才惨叫的是契约者。

    断剑不远处,苏晓还看到一滩血迹。

    附近有轻微的打斗痕迹,苏晓分析,这是一名近战类契约者与未知敌人战斗,可很快就战败。

    几滴蔓延向远处的血迹出现,苏晓犹豫了片刻,就快步向血迹追踪。

    最初的血迹很密集,没过一会就开始断断续续。十分钟后血迹完全消失。

    这时到了布布汪出场,血腥味对于布布汪来说就像黑影中的灯塔。

    追踪开始,根据布布汪指引方向,苏晓向前进发。

    苏晓不知道的是,他正误打误撞的向红土区域外前行,只要到了红土区域外,虽然求生依然不易,可绝没这么艰难。

    苏晓追踪血迹一小时后停止,他趴在一处山坡上,远处出现一个部落。

    没错,就是部落,这是一处小型盆地,几十个低矮的三角形木帐篷建立在盆地中心,木帐篷上盖着干草,一根经过粗糙雕刻的枯木立在部落中心,模样像是一种藤蔓类生物,这应该是图腾,看着这个部落已经初具文明。

    几十名人类模样的直立生物走在帐篷间,这些生物与原始人类似,可他们的皮肤是黑红色,脸上涂鸦着不同的图案,有些鼻子上还穿着动物的牙齿。

    与原始人不同的是,这些土著的身材高大,最矮的也有两米左右,高一些的甚至有两米五。

    “嘟噜卡巴那(未知语言)。”

    “布布布布~(未知语言)。”

    趴在苏晓身旁的布布汪耳朵竖起,刚才好像有人喊它。

    “二货,低头。”

    苏晓将布布汪的头按在草里,布布汪啃了满嘴草,已经很饿的布布汪惊奇的发现,吃草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饿了吃青草,馋了吃蚂蚱,渴了喝露水……

    盆地中,两名红皮土著正在讨论什么,越讨论越激烈,到了最后甚至互相推搡。

    两名土著之所以发生矛盾,起因是一条带血的牛仔裤。

    那条牛仔裤一看就不是这个部落所能生产,有契约者被这些土著抓住,苏晓已经看到被抓的契约者,而且不止一人。

    两具被割下头颅与掏空内脏的尸体被挂在帐篷前,看模样是要风干处理。

    根据苏晓猜测,这两人应该是契约者,而且之前的惨叫可能就是它们发出的。

    在两具尸体不远处,还有一名契约者,这名契约者还活着,只是身上有几道血淋淋的大窟窿,不过短时间内死不了。

    这名契约者已经被扒成光猪,面露绝望之色,他的小兄弟正迎风飘动。

    这名契约者死定了,他双手双脚被绑住,正被横挂在一根木签上。

    不知为何,苏晓越看对方熟悉。

    忽略对方脸上的血迹,苏晓一拍布布汪的脑袋,这不正是无伞兄吗。

    对方与黑鹰冻结在一起后落地居然没死,这已经堪称奇迹。

    苏晓认为自己已经够倒霉,现在看来是人外有人。

    无伞兄才是真正的倒霉,进入生存试炼之前,因为一份特殊契约的原因,她留作应急的乐园币被消耗一空。

    每次进入衍生世界前,轮回乐园都会收取100乐园币,用于契约者掌握语言。

    这种低级错误无伞兄不会犯,那只是个意外,他共荣的成为500名契约者中唯一没有降落伞的契约者。

    没有降落伞被投出飞机已经够倒霉,更倒霉的是他在空中遇袭。

    无伞兄不是弱者,凭借过硬的实力,他在即将落地时把冰层解除,并将黑鹰按在下方。

    虽然险些被摔死,可无伞兄顽强的活了下来,这一刻足以感动所有人。

    可惜,厄运并没结束,无伞兄与两名契约者先后落地,蛋疼的是,那两名契约者曾与他有矛盾。

    大逃杀开始,在无伞兄即将甩掉两名契约者时,红皮土著闪亮登场,那声短促的尖叫其实是无伞兄发出的,那是对命运不公的‘怒吼’。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三名契约者战败,两人当场战死,被处理成干粮,无伞兄被扒成光猪,成为红皮土著今晚的肉菜。

    一名红皮土著正在无伞兄附近翻找一个背包,是那两名已死亡契约者的背包。

    红皮土著从背包内拿出两个小瓶,闻了闻后笑了起来,里面装着盐与辣椒面,红皮土著不认得辣椒面,可它认得盐。

    无伞兄看到这一幕险些气昏过去,那两个混蛋求生时怎么还带上调味料。

    “喂~。”

    无伞兄的声音很虚弱,那名红皮土著看向无伞兄。

    “晚上烤我的时候少放辣椒面,我不喜欢那东西。”

    红皮土著明显听不懂,它对着无伞兄的脸就是一脚。

    这些红皮土著跟人一种凶蛮与残酷感,除了同类,看其他生物的目光都像是看食物。

    少放辣酱面的请求被拒,无伞兄还挨了一脚。

    这一幕苏晓都看到,他不打算去救对方,可这些红皮土著却不能放过,原因很简单,对方有干净的淡水,他之前清楚的看到。

    和平沟通明显不可能,那就用刀去沟通。

    苏晓趴在一处山坡上,虽然肚子已经饿的咕咕作响,可他没动,现在还不到时候。

    原本趴在苏晓附近的布布汪已经不知所踪,被动技能发挥功效。

    天色渐暗,一些在外打猎的土著返回,苏晓初步统计了一下,红皮土著共有43人。

    这些土著有些奇怪,全是成年男性,没有女性或幼童。

    这种情况说明一件事,这里不是红皮土著的大型集中地,可能是在外狩猎时的临时营地。

    还有一种可能,这些土著是被大部落驱逐出的小部落,女性都被抢走。

    苏晓偏向于后者,从附近的痕迹来看,这些红皮土著在附近至少生活了几个月,外出狩猎不可能这么长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