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血藤战士
    ,精彩小说免费!

    如果是老巴尔一同前方,那性质就不同,苏晓独自前往,那老巴尔有可能是在利用苏晓,两人一同去则不同。

    苏晓暂时放弃强抢指针的想法,不说因为老巴尔的提议,而是老巴尔一直给他种不对的感觉。

    对方的气息很特殊,有时是一股,有时突然变成两股,似乎体内寄存着某种东西。

    “三天后……可以。”

    既然暂时无法离开红土区域,苏晓干脆在红土区域探索一番。

    老巴尔面色大喜,起身走出石屋,没嘱咐苏晓这件事不要对外人说,苏晓根本不懂亚森曼族的语言。

    “汪。”

    布布汪叫了声,凑到苏晓身边,那目光似乎在说:‘主人,我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你都看出来,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拍了拍布布汪的头,苏晓在心中串联线索。

    血藤战士、图腾,藤蔓、灵魂结晶、黑色种子、老巴尔、吹箭土著巴里、兄弟间的仇怨、大型部落。

    苏晓越想感觉越有趣。

    “这里到底隐藏着什么。”

    苏晓冥冥中有种感觉,如果得知这里的秘密,他将获得海量的世界之源。

    想通这点,苏晓更不急着离开红土区域,在最后五天前离开红土区域就可以,之前有充足的时间探索。

    不过有一点,要尽快得到那个罗盘。

    一下午的时间,苏晓都在‘亚森曼部落’内闲逛,老巴里没阻止,甚至没派出部下盯着苏晓。

    部落的面积不小,这里生活着四十万人以上,其中幼儿占多数,成年的女土著有几万,男土著更加稀少,男土著一般是断胳膊断腿后才留在部落中。

    这些残疾土著虽然不用去战斗,可他们的面色蜡黄,眼窝深陷,看来他们为了种族延续做了巨大贡献。

    在低矮的石屋间闲逛了一会,苏晓看向部落后方的一座大山。

    这座山峰挡住亚森曼部落后方,山体靠外的一侧是陡峭的岩壁,想从后方进入亚森曼部落不可能。

    山峰与亚森曼部落紧密相连,或者说,亚森曼部落就是依偎这座大山建立的。

    苏晓走向山脚附近,山脚被一排严密的石屋遮挡,想靠近山脚的位置,只能从正面的入口进。

    正面入口守卫着几十名红皮土著,这些红皮土著神情呆板,有些昆虫落在他们脸上都不去理会。

    想靠近后山不太可能,可苏晓有了大致方向,秘密应该就在那里。

    闲逛了一下午时间,今天的生存迷之轻松,亚森曼部落毕竟是红土区域一霸,没有野兽靠近这里。

    当晚7点,老巴尔邀请苏晓到他家的石屋前。

    石屋前已经升起一堆篝火,男女老少都围在篝火旁,这些人中有老巴尔的妻子,儿子,儿媳、孙媳等。

    虽然亚森曼部落有另外的称呼,可性质类似。

    老巴尔的七十二个儿子有六十个已经战死,其中十个还在战场,另外两个负伤残疾,有时老巴尔不在部落时,就是他的两个儿子管事。

    火堆旁围着几十人,这就是老巴尔一家。

    苏晓之前就有个疑问,如果老巴里的儿子a战死了,那儿子a的老婆是否要守寡?

    苏晓依稀记得老巴尔当时那惊奇的目光,老巴尔的回答是:“怎么可能那么浪费,当然是由其他兄弟继续用。”

    这让苏晓不仅看向部落附近的坟地,他突然感觉那里的青草更加翠绿,绿的油光锃亮。

    火堆旁的土著载歌载舞,土著们唱着苏晓听不懂的歌。

    老巴尔将一大块烤肉递给苏晓,确定烤肉没问题后,他将烤肉切一半给布布汪。

    晚餐得到解决,在苏晓吃烤肉时,老巴尔递来‘另一道菜’。

    那是一种黑色圆饼,圆饼似乎是用动物油炸过,很酥脆,散发着一种异香。

    苏晓上下打量这可疑的饼,尝试咬了一口,味道很不错。

    布布汪闻到香味,毛茸茸的大脑袋凑到附近,伸头一口将黑饼吞下,美滋滋的咀嚼着。

    “这是什么饼?”

    “刺蝎大脑做的饼,味道不错吧。”

    老巴尔热情的将一大盘黑饼抵到苏晓面前,可他没注意到苏晓的脸色。

    想起模样丑陋、全身刺鼻味道的刺蝎,苏晓胃中有些翻腾。

    一旁的布布汪狗脸都绿了,苏晓只是吃了一小口,而它是吞了整个饼。

    苏晓看向其他‘点心’的目光开始不对,他不会再吃模样可疑的食物。

    “噗嘟嘟,砝码啊(未知语言)。”

    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大喊,老巴里听到喊声后脸色巨变,呼的一声站起身,拔腿冲向后山狂奔。

    苏晓也快速起身,揪起还在啃骨头的布布汪向后山跑出。

    当苏晓跑到后山时,他发现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

    人群中心,一名男性土著正躺在地上抽搐,口吐白沫,像是在发羊癫疯。

    老巴尔冲上前,叽里呱啦的和一旁土著说了些什么。那名土著快速点头后,转身冲进后山内。

    苏晓看着地上抽搐的男性土著,如果他没记错,这名土族就是白天守护后山的侍卫,对方的武器是石矛,很好认。

    老巴尔用手按着石矛土著的胸口,石矛土著的抽搐减缓一些。

    没过多久,那名跑入后山的土著返回,手中拿着一根竹筒,竹筒内盛着一种水银膜样的液体。

    这种液体的温度很低,正向外散发寒气,从那名土著的哆嗦程度来看,这东西极寒。

    老巴里接过竹筒,毫不在乎那种极寒,将竹筒内的液体向石矛土著口中灌。

    灌了大半竹筒后,石矛土著停止抽搐。

    “乌拉起个嘎(未知语言)。”

    一名女性土著跑上前,满脸泪水,地上那名土著与她是配偶关系。

    老巴尔摇了摇头,看样子他也没把握。

    就在此时,异变突起。

    “啊!!”

    石矛土著的身体弹起,发出一声尖叫,嘴巴张到最大,手成鸡爪状。

    听到这声尖叫,老巴尔转身就跑,不仅是他,周围的土著也是如此。

    “哇~。”

    那名女性土著跪在地上大哭,无论周围的人怎么拽她,她依然拼命先前凑。

    苏晓也跟着人群退后,很快,石矛土著身边只剩他的配偶。

    “啊!!!”

    石矛土著的尖哮震彻山谷,他口中透出亮光,胸口都开始透明。

    在这一刻,石矛土著的身体如同一块被烧红的烙铁,血管、骨骼、内脏,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石矛土著体内就像出现了一颗小太阳。

    石矛土著的配偶冲山前抱住他,恐怖的事情发生。

    滋滋~。

    石矛土著配偶的身体快速化为焦炭,几秒后被焚烧一空。

    “啊!!!!!”

    更加大声的尖叫传来,苏晓下意识捂住耳朵,他耳中被震的嗡嗡作响。

    咚!

    石矛土著的身体爆裂开来,刺目的光芒将夜晚照耀成白昼,在场所有人都闭上眼。

    爆炸的光芒退去,石矛土著已经消失,渣都不剩,他所在的位置出现一道大坑,大坑表面已经玻璃化,那是承受了高温炙烤后才有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