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野猪
    ,精彩小说免费!

    “那些东西在哪?要和它们交手吗?”

    无伞兄现在很需要发泄。

    “不,继续向前走,虽然不清楚原因,可那些东西似乎在畏惧某种东西,所以才不敢靠近我们。”

    知道的越多心里压力越大,苏晓是小队中承受压力最大的人。

    之前周围的东西大概有几百,而且是远远跟着,苏晓想过与它们交手,就在他这种想法刚出现时就熄灭,因为那东西的数量在几秒钟内飙升到几千。

    现在的情况为前方是出路,没有那东西在,其他方向全部被包围,所以只能向前走。

    苏晓打开任务列表,新的任务早已出现。

    难度等级:lv.19

    任务简介:在暗王彻底苏醒前将其消灭。

    任务信息:暗王的位置在黑色森林深处。(警告:如暗王完全苏醒,任务难度将提升至lv.28。)

    任务期限:无

    任务奖励:此为连锁任务,根据任务完成度给予奖励。

    任务惩罚:无

    ……

    隐藏任务已经飙升到恐怖的lv.19,而且随时都有提升到lv.28的可能。

    如果那所谓的暗王完全苏醒,苏晓就死定了,现在已经没有退路,只能一路向前。

    就在几人前行时,前方的森林中传来响声。

    几人定睛看去,原来是一只野*****。

    这条野猪全身漆黑,体型足有公牛大小,嘴上两根獠牙突出,獠牙隐约有种金属的质感。

    “它在吃什么……好恶心。”

    无伞兄眉头紧锁,眼前的一幕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那只野兽口中咬着一条人类的手臂,手臂已经有些干枯,而且被啃食大半,可就算如此,野猪口中的手臂依然在奋力挣扎,用力扣野猪的两个鼻孔。

    野猪很不爽的打了个响鼻,将手臂甩在地上狠踩几脚后叼起嚼碎。

    似乎是察觉到几人的脚步声,野猪侧过头。

    “活人?”

    野猪口吐人言,更重要的是,野猪说的语言几人都能听懂。

    “野…野猪说话了。”

    在如今的环境突然出现一只会说话的野猪,这对众人的心灵冲击很大。

    “你叫谁野猪,你这小哔崽子。”

    野猪抬头,这时众人才看到,野猪的双眼漆黑一片,没有瞳孔与眼底之分。

    无伞兄被骂的哑口无言,犹豫半天也不知道该不该回骂。

    “生存试炼还是来完成任务的?”

    野猪坐在地上,似乎没什么敌意。

    “你是?”

    苏晓上下打量野猪,对方给他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

    “你们的前辈,很多批以前参加试炼的契约者,一个深入黑色森林捞好处失败的傻哔。”

    果然如此,从之前‘野猪’的言谈就能听出,对方是来自地球。

    “那你现在的模样是?”

    无伞兄有些脊背生寒,这名契约者变成如此模样,说明他们也可能同样如此。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们已经被不死者包围,死定了,奉劝你们在死前狂欢一下吧,刚好你们队里有个妹子,虽然年龄小,不过也能用。”

    野猪冷笑一声,较有兴趣的打量几人。

    “我来交涉。”

    苏晓越过无伞兄,缓步向野猪走去。

    “想动手?虽然现在变的人不人鬼不鬼,可实力却提升太多,不是你们这些一阶……“

    铮!

    刀芒斩出,野猪赶紧趴在地上,它身后半米粗的大树被斩断,斜斜的断口平滑入境。

    “喂,这是刀芒吧,一阶契约者怎么能用出这东西。”

    野猪心有余悸的看了眼缓缓倒下的大树。

    发现苏晓已经动手,无伞兄快步冲上前,小迷糊几个状态套在苏晓身上,老巴尔则背对几人,以防后面的危险。

    “等等。”

    野兽大喊一声,可无伞兄与苏晓根本不理会对方,直接冲向野猪。

    “哼,能斩出刀芒了不起,老子生前也站在一阶顶端。”

    野猪一蹬脚下地面,全速冲向几人。

    无伞兄前冲的脚步停止,卡一个很好的位置,正是苏晓与野猪之间。

    无伞兄身体低附,双臂前伸,就在野猪冲到他面前时,那双拳套上蒸汽涌动,精准的抓向野猪头部。

    轰!

    如同一辆高速行驶的火车撞在岩石上,野猪被无伞兄死死抓住头部。

    无伞兄脚下泥土飞溅,大片枯叶在他身后喷溅,他的双腿深入泥土中,身体保持前倾。

    无伞兄双肩处浮现细密的裂口,可无伞兄一步不退,只有被正面硬钢死的主坦,没有逃跑的主坦,否则不配自称为主坦,至少无伞兄这么认为。

    “不错嘛。”

    野猪冷笑一声,身上寒气四溢。

    噗嗤!

    一把长刀贯穿野猪的测肋,野猪表情愕然,同时感觉到一股剧痛传来。

    斩龙闪穿透野猪的身体,苏晓用力前压。

    砰。

    野猪瘫倒在地,枯叶飞溅,身体被斩龙闪完全贯穿。

    “痛觉?这是痛觉,哈哈哈哈,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感觉到痛觉。“

    野猪虽然被贯穿身体,可它在狂笑。

    苏晓拔出斩龙闪,此时无伞兄正死死抓住野猪的头部。

    斩龙闪在手中翻转,由正手握刀改为反握,右手持刀,左手抵在刀柄末端,苏晓一刀刺向野猪的头颅。

    噗嗤。

    长刀贯穿野猪的脑髓,无伞兄刚想松手。

    “它没死。”

    苏晓握紧刀柄,低头看向野猪。

    “你怎么做到的?让我产生痛觉。”

    已经被刺穿头颅的野猪开口,表情风轻云淡,丝毫没有死亡的预兆。

    苏晓拔刀,斩龙闪改为正手握刀,他准备斩下野猪的头颅。

    “等等,等等。”

    苏晓毫不理会,长刀依然斩下。

    “想见暗王吗?这是我生前的目的,你们应该是来找暗王的吧。”

    长刀距离野猪脖颈几公分处停止,凛冽的刀芒斩断野猪的毛发。

    “你见过暗王。”

    “当然,我变成这模样就是它的杰作。”

    野猪上下打量苏晓。

    “如果是半苏醒状态的暗王,你有可能杀掉他,我可以帮你们指路。”

    苏晓摇了摇头。

    “我不相信,还是剁了你更靠谱。“

    苏晓作势要挥刀。

    “剁了我也没用,你就算把我剁成十几段我也不会死,放心,以我现在的模样,骗你们没有任何好处,确切的说我已经死了。“

    野猪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那双全黑的眸子中看不出**与贪婪等情绪,反而是一心求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