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血门·斯坦
    ,精彩小说免费!

    蝎联络长门,苏晓等待十多分钟后,蝎开口。

    “这任务不用继续了。”

    三人奔波了几天的任务突然停止,考虑到晓组织接受的委托类型,这种情况虽不多,但也曾出现过。

    “原因。”

    这种突然解除任务的情况很少见,迪达拉当然要问清原因。

    “首领尝试联络委托人,但委托人消失了,没留下任何痕迹,绝负责处理这件事。“

    蝎口中的绝是黑绝与白绝两人,现在两人为一体。

    “那现在可以自由行动?”

    苏晓准备到雾忍村捞外快,顺便去问候照美冥。

    “不,我们要前往砂忍村。”

    “砂忍村?”

    苏晓的心脏加速跳动,他马上稳定情绪,以免被两人看出端倪。

    “找个安全的地点,首领找我们三个有事。”

    雾忍村的任务突然中止,这其中苏晓嗅到阴谋的味道。

    虽然不能到雾忍村大闹一场让苏晓有些失望,可即将到来的任务让他很期待。

    他已经参与晓两次任务,两次任务中的表现都很好,而且在第二次提前发现任务不对,以蝎的性格,一定会与长门说明是苏晓发现任务不对。

    刺杀河之国大名,对战三忍自来也,前往水之国意图挑起内战,杀雾忍村上忍,这两个任务让苏晓将火影世界的大势力得罪将近一半。

    付出什么的同时也能得到什么,如今苏晓已经获得晓组织的初步信任。

    当然,后续任务中蝎与迪达拉也会监视苏晓,可这不影响他的后续计划。

    三人远离雾忍村,毕竟杀了雾忍村两名上忍,雾忍很快会发现。

    杀两名上忍让苏晓发现一件事,在有剧情人物帮助战斗的情况,获得宝箱的几率将大幅度缩水,不仅是宝箱,世界之源的数量也会缩水,就比如之前杀掉的河之国大名。

    找到一处隐秘的地洞,迪达拉将地洞内一只熊打到怀疑熊生后,三人使用幻灯身之术。

    依然是之前的集合地点,天道佩恩已经在等候。

    “水之国的任务辛苦了。”

    三人毕竟白跑一趟,天道口头嘉奖。

    “砂忍村是什么任务?袭击砂忍村?”

    迪达拉说话间看向蝎的虚影,蝎就是出自砂忍村。

    “之前我让你们调查的事查清了?”

    天道没回答迪达拉的话,而是反问一句。

    “查清了,一尾守鹤的人柱力名叫我爱罗,现任五代风影。”

    “很好,你们的任务是活捉他,一定要活捉。”

    天道下令,苏晓虽然没开口,可心中的激动无以言表。

    终于要开始,他加入晓组织满世界执行任务,还得罪了两伙大势力,就是为了如今的抓捕人柱力。

    “看来要开始了,嗯。”

    迪达拉跃跃欲试,他只是听说过人柱力,从没与人柱力交手过。

    “蝎,这次的任务……”

    天道面无表情的看着蝎,蝎与砂忍村的关系太深,如果不是判出砂忍村,风影之位蝎一定能争夺一番。

    要知道,蝎是砂忍村‘长老’千代的孙子,千代在砂忍村的地位只在历届风影之下,如果千代帮蝎上位,那已经死了老爹,还被人厌恶的我爱罗没有丝毫机会。

    加之蝎的实力,以及他父母为砂忍村战死的事迹,他成为风影的几率很高。

    可惜,蝎幼年时父母战死,这让他深受刺激,从那之后,蝎开始钻研如何获得永恒的生命,以及将傀偶改造为有生命有意识的存在。

    长门之所以让蝎去抓捕一尾,是因为蝎熟悉砂忍村,这是先天的优势。

    “没问题,我在砂忍村有眼线。”

    天道点头,会议到此结束。

    ……

    地洞内,三人睁开眼。

    “有没有搞错,又要赶路。”

    迪达拉制作一只黏土大鸟,三人乘上黏土鸟消失在夜色中,横跨大海向风之国赶路。

    苏晓要去抓捕一尾人柱力我爱罗。

    ……

    火之国境内,一片临时营地。

    这处营地刚驻扎不久,营地内有上百个帐篷,帐篷间的行人打扮各异,三五成群的围坐在一起,有些在喝酒闲聊,有些在斗地主,这些都是契约者。

    营地中心的大帐篷内,一名赤膊上身的壮汉坐在帐篷内,他身上疤痕密布,胸膛上靠着一名衣着半露的女人,女人眼中春|水朦胧,帐篷内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两人刚做了什么不言而喻。

    “老大。”

    一名身穿黑袍的男人冲近帐篷,男人的脸隐藏在兜帽里,那双眼如同两团绿油油的鬼火。

    “什么事。”

    突然有些闯入帐篷,帐篷内壮汉目光微怒,但看到来人后,壮汉推开靠在他身上的女人,似乎推开一个已经玩够的玩偶。

    “斯坦,你特么这习惯动作能不能改一改,当这是在大保健吗,你这是在纳公粮!”

    女人眼中的春|水荡然无存,虽然长相娇美,可悍妇的气息扑面而来,壮汉斯坦强装镇定。

    这位名声赫赫的血门冒险团团长有个秘密,那是怕老婆。

    这不能怪斯坦,任何人有这样的老婆都会怕,他老婆可是能徒手拆高达的女人,暴力至极。

    “嫂子好。”

    鬼火眼男人赶紧问好。

    “鬼眼,如果没有要紧事,那……“

    斯坦的老婆莺澜盯着鬼眼,那目光分明是如果没事老娘就撕了你。

    鬼眼咽了口唾液,求助般看向斯坦。

    “翻天了?”

    斯坦看向莺澜,莺澜低下头,之前的气魄消散。

    在外人面前,莺澜很给斯坦面子,斯坦说一就是一,只有没人时她才会对斯坦彪悍一些。

    血门冒险团的成员都很怕这位嫂子,如果有人背叛冒险团,那一定是莺澜出手清理门户。

    “什么事。”

    斯坦披上一件外套,习惯性摸了摸脸上的刀疤,这是他进入轮回乐园之前被人留下的伤疤,这道伤疤从眼底一直蔓延到脖颈。

    “水之国那件事失败了,消失石沉大海。”

    “失败?晓组织发现了?”

    斯坦站起身,他有些畏惧晓组织内的某个人,那个能单挑木叶的怪物。

    “不可能发现,我们布置了多层保险,否则我们也不会去接触晓组织。”

    听了鬼眼的话,斯坦点了点头。

    “失败就算了,还打算去水之国捞一笔,那里不乱就没有去的价值。”

    斯坦不打算继续留在火之国,这里的契约者实在太多,他们三个大型冒险团互相恶心,至今没人得利,他准备撤出火之国,至于咕噜,他已经断了念头,实在太难找。

    “那个加入晓组织的契约者调查到了吗?”

    “没。”

    鬼眼低下头。

    “子默的事呢?”

    “也…也没调查到是谁做的。”

    鬼眼额角渗出冷汗,一股压力降临在他肩头。

    鬼眼惊恐的抬起头,他身体一抖,此刻斯坦的眼睛变成金色,闪耀着黄金般光芒。

    “斯坦,冷静,别杀部下。“

    莺澜轻推斯坦的后背。

    “鬼眼,你出去。”

    “是,是。”

    鬼眼似逃般退出帐篷,眼中的神色有些异样。

    “冷静,斯坦。”

    “我很冷静,莺,你去做掉鬼眼。”

    “为什……”

    “做掉他。”

    “嗯。”

    莺澜不再问,起身向帐篷外走去,帐篷内仅剩斯坦一人。

    “鬼眼,我曾经说过,无论别人给你多少好处,我都出三倍,神王到底给你什么好处,能让你悄无声息的背叛我。”

    咔吧一声!斯坦身边的空间浮现裂痕,裂痕中隐约透出金色光芒。

    斯坦,血门冒险团团长,曾与旅团第二位交手,卸掉第二位两条胳膊一条腿,凭武力统领冒险团,在团内说一不二,谁违背谁死。

    如果说神王是凭人心统领冒险团,那斯塔截然相反,他不在乎部下怎么想,谁不听说就宰了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