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你逃不了
    ,精彩小说免费!

    “大蛇丸死了?”

    迪达拉明显有些不敢置信,他曾与大蛇丸交手,对方的生存力他略知一二。

    “谁做的?能杀掉大蛇丸绝不是泛泛之辈。”

    “不清楚。”

    小南摇头,她只收到大蛇丸身死的消息,具体情况不得而知。

    “宇智波佐助。”

    黑绝突然开口,声音沙哑。

    “宇智波?”

    在场几人都看向鼬。

    “如果没记错,那是鼬的弟弟。”

    鬼鲛与鼬是队友,对鼬的情况更了解。

    “鼬的弟弟?”

    长门眉头紧锁,宇智波一族如果是一对兄弟那意义大不相同,如果两兄弟都开启万花筒血轮眼,那将对方的眼移植后,就能觉醒永恒万花筒血轮眼,永恒万花筒之上就是轮回眼。

    苏晓一直有个想法,宇智波一族的两兄弟要移植对方眼才能获得永恒万花筒,拥有永恒万花筒后,使用瞳术对身体的负担减小,而且不会出现视力下降的情况。

    如果两兄弟互换眼会怎么样?岂不是有两双永恒万花筒?

    当然,这只是苏晓的猜测,是否成立未知,很可能是不成立,否则永恒万花筒不会那么少。

    “鼬前辈,你弟弟也是叛忍?”

    阿飞突然开口,鼬没说话。

    “鼬前辈,不如让你弟弟也加入晓……”

    阿飞话音刚落,发现一双血红的眸子正盯着他,是已经开启万花筒血轮眼的鼬。

    “鼬前辈?”

    “天照!”

    鲜血从鼬的眼窝流出,阿飞也就是带土的瞳孔紧缩。

    “神罗天征!”

    轰。

    强大的斥力从天道周身扩散,这股斥力不仅针对天照之焰,苏晓等人也被波及。

    一面消耗100点法力值的能量盾在苏晓面前生成,咔吧一声,能量盾浮现细微裂痕,他站在原地一动未动。

    “鼬!“

    天道看向鼬,他没想到鼬会突然出手,而且是如此狠辣的手段。

    “啊啦?刚才发生了什么?”

    ‘阿飞’满脸诧异,实际身体已经虚化。

    “阿飞,这样调侃前辈会死的。”

    苏晓开口,阿飞干笑几声。

    “抱歉,抱歉,鼬…前辈。”

    鼬依然没说话,沉默着向山洞外走去,鬼鲛犹豫片刻,选择与鼬一同离开。

    “白夜,监视鼬,发现不对就找机会近身杀了他。”

    天道低声留下这句话后与小南一同离开山洞。

    “真是和谐美好的一幕。”

    迪达拉笑了笑也离开,晓内讧是很正常的事,这里聚集了太多桀骜不驯的叛忍。

    山洞内仅剩苏晓与‘阿飞’,不,应该说带土才对。

    “这是已经不屑于掩饰?”

    带土开口,用他自己的声音。

    “谁知道,也鼬的性格不太可能,这或许是个警告。”

    “警告吗…的确有这种可能。”带土沉吟片刻,低声说道:“之后的事交给你,作为柱间细胞的报酬。”

    “嗯,你不怕鼬杀了他弟弟?毕竟没人想死。”

    听到苏晓的话,带土冷笑一声。

    “不会的,鼬为了他弟弟可以做很多事,他的思维很奇怪,为了村子和平能灭杀自己的家族,唯独舍不得杀这个弟弟。”

    带土附近空间旋转后消失。

    苏晓站在原地,点燃一支烟,因为他加入晓的举动,原著剧情基本是半崩坏状态,比如迪达拉没去找佐助。

    晓组织的人越来越少,原本十名主力死了三名,剩余的人不是快死了,就是在作死的路上。

    明明团战很猛,为什么要一个一个送?是长门无脑?

    并不是,晓组织2到3人一同行动已经是极限,之前在蝎小队时,小队内讧不少于五次,如果十个人一同行动,那或许还没灭掉敌人,成员间就厮杀起来。

    这些叛忍强大不假,可每个人都有独立思想与坚持。

    “这是要散伙啊。”

    苏晓吐出一口青烟,晓散不散伙他不担心,他已经吞噬两只尾兽的查克拉。

    “不过,其他契约者都去哪了?”

    苏晓缓步离开山洞。

    ……

    铁之国的皑皑雪山上,一名身穿单衣的女人快速跑在雪地上,留下一串脚印。

    跑了许久后,女人气喘吁吁的停下,瘫坐在雪地中,面朝天空,红发从肩头滑落到胸前。

    “哈,哈哈……”

    女人有些不敢置信她能逃出魔爪,多次确认体内查克拉是否稳定,有没有陷入幻术的迹象。

    多次确认后,女人终于安心,她的确逃了出来,泪水从脸颊滑落。

    “终于不用再见到那个恶魔。”

    香磷从没这么高兴过,因为晓组织中一名死鱼眼‘疏于看守’,她居然侥幸逃脱。

    “哦?不用见谁?”

    苏晓站在香磷身后,手中夹着烟。

    听到这声音,香磷的眼睛瞪大,瞳孔紧缩到极致,小腿不受控制的颤动。

    “你,你,你……”

    “呵~”

    苏晓轻笑一声,低头看着香磷。

    “炸弹都不取出来就逃,你认为自己能活多久,炼金炸弹在人体内做多维持半个月,半个月后会因为结构不稳定爆炸。”

    香磷低着头,她当然知道腹中有炸弹,但相比留在晓中,她宁愿冒险逃出来。

    苏晓蹲下身,将香磷按在雪地中,香磷一动不动,似乎已经被玩话。

    “呕~”

    香磷发出干呕声,一小颗炼金炸弹被她吐出。

    “这是……那颗炸弹?”

    香磷满脸不敢置信。

    “如果不是炸弹,难道你还能从口腔产卵?”

    苏晓看向那颗满是唾液的炼金炸弹,回收的念头打消,他拿出一件冬衣扔给香磷,又拿出一张地图与食物。

    “看这里。”

    苏晓指向地图上的一个点,香磷满脸愕然,脑子有些转不过弯。

    “这是你所在的位置……你再敢愣神我就宰了你。“

    听到苏晓的话,香磷赶紧点头,虽然她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眼下的情况是对方不准备杀她。

    “这是你所在的位置。”

    苏晓点了点地图上的一个点,那是铁之国边境,香磷牢牢记住那个店。

    “你以前帮大蛇丸做什么?”

    “看…看守南方的据点。”

    “回去继续看守。”

    “哈?”

    香磷更加诧异,就算她能回去,大蛇丸不杀她已经算仁慈。

    “放心,大蛇丸已经死了。”

    “大蛇丸大人死了?!”

    “对,我之后的话一字不漏的记住,否则下次见面就是你的死期。”

    香磷有些想哭,她不想再见到苏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