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旅途中
    ,精彩小说免费!

    次日清晨,阳光照入一间卧室中。

    卧室内,苏晓盘坐在床上,双目紧闭,他在冥想。

    “呼~”

    吐出一口气,刀术等级越高,他冥想的效率略高,冥想虽然枯燥,但这是对意志的一种磨练。

    半小时后,苏晓退房离开酒店,他要离开齐鲁市。

    猎人世界的交通很便利,前往友克鑫市的方法有很多种,比如乘坐飞艇、火车等。

    其中最快的是飞艇,乘坐费用也最高。

    飞艇生意是一块肥肉,可齐鲁市的飞艇生意不是十老头势力掌握,而是由猎人公会管理。

    与猎人公会相比,十老头势力不值一提,可以这么说,猎人公会是凌驾于大部分国家机构之上的势力。

    飞艇管理处门前,苏晓看着门前排队的长龙,脸颊一抽。

    今天是8月26日早晨,距离友克鑫拍卖会开场还剩5天,就算是这样,各个城市赶往友克鑫市的交通工具都在超负荷运载。

    远远看向售票处,那里挂着一个牌子,赫然写着:‘最早飞艇票9月7日’。

    也就是说,就算买到飞艇票也要等到9月7日才能起飞。

    苏晓看向布布汪,莫非真要骑这货前往友克鑫?

    布布汪退了两步,那目光分明是:“主人,那可是一千多公路,您冷静,本汪做不到啊。”

    离开飞艇管理处,苏晓直奔火车站。

    火车站前的情况也不怎么好,熟悉的一幕出现,可谓是人山人海。

    “售票,售票,上午9点前往友克鑫车票。”

    一名小胖子站在人群中,刚吆喝几次就闷哼一声,他被黑帮请去‘喝茶’,火车站可是黑帮的生意,想卖黄牛票也要由黑帮管理。

    黑帮架着瑟瑟发抖的胖子离开,布布汪口中多出两张车票。

    “这东西……不会是假的吧。”

    经过初步验证后,这两张票是真货,早上9点整,苏晓坐上前往友克鑫的火车。

    车厢内,苏晓坐在靠窗的位置,布布汪坐在他旁边。

    “去往友克鑫市的列车即将发车,请各位旅客检查行李、随身财物等……”

    广播内传来乘务员温婉的声音,苏晓已经拿出平板电脑在玩解谜游戏。

    “汪。”

    布布汪叫了声,那意思分明是本汪饿了。

    苏晓拿出一堆零食放在身前的小桌上,布布汪用两只前爪撕开包装袋,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没过多久,一对年轻男女坐在苏晓对面的座椅上。

    苏晓抬头看了眼就继续玩解谜游戏。

    “哥,友克鑫真像你说的那么热闹?”

    苏晓对面的女孩开口,女孩约15.6岁,长相清纯,身穿一身米黄色连衣裙。

    “当然,友克鑫虽然每年都举办一次拍卖会,但每次都能拿出稀有藏品,这次我们去只是看热闹。”

    女孩身旁的男人穿着简单,白t恤,黑裤子,戴着一副无框眼镜。

    “真期待。”

    “嗯,到时别和我走散,友克鑫由黑帮管制,并不安全。”

    “知道了,真啰嗦。”

    女孩撇了嘴嘴,她哥哥无奈的苦笑一声。

    火车缓缓开动,布布汪用前爪碰了碰苏晓,那小眼神似乎在说:”主人,我想坐里面看窗外的风景。”

    “吃也堵不住你的嘴。”

    苏晓起身与布布汪换位置,布布汪抓着一桶薯片,心满意足的看窗外的景色。

    “这……好神奇。”

    对面的女孩看着布布汪,两只眼睛中似乎都出现小星星。

    “狗狗,给你吃。”

    女孩拿出一块肉干,递到布布汪面前。

    布布汪翻了翻白眼,没理会那女孩,一副本汪很好冷,别打扰本汪的模样。

    “妹,别胡闹。”

    女孩的哥哥拉住他妹妹的手,对布布汪歉意的笑了笑。

    就在两秒前,女孩向布布汪递肉干时,苏晓抬头看了一眼,女孩的哥哥无意间与苏晓对视。

    在那一瞬间,冷汗将女孩哥哥后背的衣物浸透,对方眼中没有敌意,没有杀意,只是单纯的看一眼。

    可敏锐的感知告诉女孩哥哥,这个男人很危险,危险到极致。

    “偶?这就是念能力者,感知很敏锐。”

    苏晓继续低头玩解密游戏,他并没外放气势,但对方依然感知到什么。

    女孩哥哥的坐姿有些僵硬,冷汗从脸颊渗出。

    “哥,你怎么了,车厢又不热,你怎么满脸汗。“

    女孩疑惑的看着她哥哥。

    “没事,艾米丽你之前不是说困了吗,睡一觉吧。”

    “嗯,好吧,不过哥哥,你这是肾虚的表现呦,我在书上看到的。”

    艾米丽靠在椅背上小憩,他哥哥拿出一本书,聚精会神的看着。

    “阁下很有本事。”

    苏晓突然开口,女孩哥哥的身体一僵。

    “哪里,哪里,与这位先生相比,我不值一提,对了,忘记自我介绍,我叫肯尼。“

    肯尼心中暗自戒备。

    “倒着看书,很有难度吧。”

    苏晓脸上浮现笑意,手上的操作不停。

    “咦。”

    肯尼这时才发现,他把书拿倒了。

    “我们并不相识,也没有恩怨。”

    听到苏晓的话,肯尼点了点头。

    “抱歉,之前是我失礼了。”

    肯尼虽然表面放松下来,实际却一点都没放松,他将念覆盖在眼球上看到的一幕让他毕生难忘。

    普通人的气息是无色或乳白色,而苏晓的气息是淡蓝色,狂暴。锋利、似乎要吞噬一切。

    火车平稳行驶,按照现在的速度,大约13小时后抵达友克鑫。

    最初一小时布布汪还能看风景解闷,可在两小时后这货开始无聊,在座椅上翻身打滚,不时撞苏晓一下。

    三小时后,布布汪已经与对面那名叫艾米丽的女孩打成一片,一人一狗开始玩纸牌,谁输了就在脸上贴纸条。

    半小时不到,苏晓已经看到艾米丽的容貌,除了那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外,她满脸纸条。

    艾米丽的哥哥嘴角抽搐,聪明的狗他见过,可智商如此之高的狗他首次见到。

    “no,你怎么又有大小鬼,可恶啊。“

    气鼓鼓的艾米丽扔下手中的牌,奈何布布汪的牌太好。

    “不行,再来。”

    满脸纸条的艾米丽都快成‘拖把’,布布汪现在不无聊了,它开始用灵活的前爪洗牌。

    无聊的旅途因为有了这两个活宝不再无聊,苏晓将平板电脑收起,他准备休息片刻,还有五小时就抵达友克鑫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