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秒杀
    ,精彩小说免费!

    子弹飞来,信长双腿弯曲,就算到了绝境他也不会放弃。

    “信长!”

    窝金发出一声怒吼,信长侧头,对窝金勉强笑了笑,两人是挚友。

    啪啦一声,17.36mm子弹穿透信长的左侧胸膛,这已经不是一个血洞的问题,信长左侧胸膛直接被轰的粉碎,一条手臂飞出老远。

    鲜血与碎肉喷溅在侠客脸上,一旁的玛奇单手前挥,大量念线挡在信长身前,可惜为时已晚。

    信长踉跄着退后几步,低头看了眼消失的半片胸膛,一颗破破烂烂的心脏抽动两下,但他并没立即死亡。

    “敌人…在…东面…山…”

    信长扑通一声倒地,就在信长倒下的瞬间,侠客、玛奇等三人做出决断,三人几乎是同时向附近的斜坡跃去,信长临死前喊出敌人的位置,这让他们有了躲避的机会。

    砰、砰。

    又是两声枪响声传,一颗子弹打入岩石内,岩石开花炸出大坑。另一颗子弹‘吻’在侠客的左臂上,擦着左臂飞过,一大块皮肉被带飞。

    移动靶险些命中,而且敌人的速度都极快,可见苏晓如今的枪法。

    秒杀信长的三连射他早就计划好,只所以选择先秒信长,一时对方与窝金配合后较强,二是苏晓也用刀,清楚用刀之人遇到狙击手的本能反应,就是用手中兵刃劈飞子弹。

    包括信长劈飞子弹后退开的距离,以及侠客等人的反应,苏晓都猜到。

    旅团中大多数人都有一个弱点,就是防御力薄弱,强化系的信长都被蜘蛛女皇炸碎半侧身体,其他人可想而知,除窝金外,每人能抗住蜘蛛女皇。

    相比第一个品尝蜘蛛女皇的那名违规者,信长的身体素质已经算是不错,要知道,那名违规者被一枪打了个粉碎,仅剩头颅与两条小腿完好。

    苏晓估计,不使用能量盾的情况下,蜘蛛女皇能一枪秒掉他自己,60~134的攻击力可不是开摆设,攻击力与属性的计算方式类似,是以递增方式,不是相加的方式。

    更何况还有‘装备效果3:粉碎者(被动),增加30%粉碎敌人几率。’

    就算是旅团团长库洛洛·鲁西鲁正面挨一枪,同样会被秒杀。

    不过能使用蜘蛛女皇的情况不多,蜘蛛女皇需要开阔的地形,而且是在敌人没防备的情况下,苏晓的能量盾完全能阻挡蜘蛛女皇的子弹。

    ……

    一枚暗紫色宝箱出现在信长尸体附近,现在不是捡宝箱的时候,先灭掉在场的旅团成员再说。

    蜘蛛女皇的威力其实有些出人预料,苏晓原定计划是5枪内秒掉信长,能三枪杀掉信长有些运气成分,打碎了对方的心脏,但这与他的狙击本领有很大关系,枪械精通:lv.30将‘鹰之眼’强化两次,鹰之眼与他的狙击能力息息相关。

    苏晓调转枪口,枪口对准山谷内的窝金。

    此时窝金满脸怒容,面朝苏晓的方向,似乎想将他生吞活剥。

    只见窝金单手插进地面,从脚下一块大石上扣下几小块碎石,如同钢铁般的身躯绷劲,他竟想用石块砸700多米外苏晓。

    窝金将石块全力抛出,石块呼啸着向苏晓飞来,经窝金的全力投掷,这石块已经与狙击枪的威力无异。

    苏晓感知到急速飞来的石块,他根本没躲避,双方相距700多米,就算力道十足,准确度方面也有很大误差,就算精准度足够,能量盾能轻松裆下这东西。

    啪!

    那颗碎石打入苏晓下方的山体内,留下一处冒着青烟的洞口。

    苏晓扣动扳机,子弹与石子不是一种概念,瞄准镜内的窝金马上踉跄几步,一颗修长的子弹卡在他小腹肌肉内,秒杀信长的一枪,竟仅能堪堪伤到窝金。

    是两人防御力差距太大?并不是,此时窝金将全身的念都集中在子弹落点处,相当于将全身防御力都集中在一个点上。

    而且被杀的信长根本没有反应时间,能斩出一刀并后跳完全是出自本能,那三颗子弹是相继袭来,全程也就2~3秒钟。

    苏晓活动着有些酸痛的肩膀,这六枪的射击频率太快,弹夹内还剩四发子弹,可他已经将蜘蛛女皇收起。

    侠客等人藏在岩石后,至于狙杀窝金,经过刚才的实验,那完全是浪费子弹,而且阴兽快坚持不住,再拖延就会被窝金干掉。

    苏晓站起身,拿起插在一旁的斩龙闪,就在他刚要走跳下山谷时,突然有人开口。

    “阁下,不知……”

    来人话还没说完就闭嘴,苏晓侧头看向对方。

    “对于你们诺斯拉家族的事我不感兴趣,拍卖会在明早重新开幕,地点在马珂街的古董拍卖场。”

    诺斯拉家族的达佐孽嘴巴开合,最终点了点头。

    “清楚了,多谢。”

    苏晓纵跃到山谷内,诺斯拉家族的几名保镖松了口气,与苏晓待在一起绝不是美好的体验,尤其是在他对敌时。

    “这家伙是谁,满身的血腥味到底是杀了多少人才出现。”

    一名保镖话音刚落,他发现酷拉皮卡竟向山谷内走去。

    “等等,酷拉皮卡,你在做什么。”

    护卫队长达佐孽开口,他看着酷拉皮卡逐渐走远的背影,心中有种不详的预感。

    “那还用问吗,当然是去抓他们。”

    酷拉皮卡头也不回的说道,此时他瞳孔赤红,虽然语气平静,可内心绝不平静,不,应该是充斥着愤怒的火焰才对。

    一名保镖语气惊恐的说道:“不可能的,你也看到了吧,下面那家伙惊人的怪力,简直是怪物,怪物就让怪物去对付吧,我们看着就好,你去根本是在送死。”

    这名保镖已经被窝金生撕蝙蝠的一幕吓破胆。

    “那又怎样?”

    酷拉皮卡的脚步停止,侧头后众人才发现他那赤红色的眼瞳,几名保镖还算是见多识广,马上认出酷拉皮卡的火红眼,同时想起几年前轰动一时的蜘蛛灭族火红眼一族。

    旋律的面色不怎么好看,她感知到酷拉皮卡内心充满愤怒与憎恨,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以这种精神状态卷入‘怪物’间的战斗一定会死。

    旋律拿起笛子,温婉的笛声传来,酷拉皮卡的脚步突然停止。

    正走向山谷内的苏晓也听到笛声。

    苏晓的脚步停止,看向山谷上方,旋律刚好放下笛子,远远对苏晓躬身。

    “这位先生,请不要伤害酷拉皮卡,这是我的谢意。”

    旋律嘴巴开合,苏晓从对方的口型判断出这句话。

    “那边的混蛋,下来受死!”

    一声怒吼响彻山谷,是窝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