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四家店
    ,精彩小说免费!

    两天后,一辆高铁列车上。

    “乘客们,列车已到达xx站,请诸位旅客……”

    随着前方广播的通知,座椅上小憩的苏晓睁开眼。

    返回现实世界后,苏晓眼中的凶暴、锋利已经消失,他发觉现实世界大部分时间都很安全,伪装成普通人混在人群中是最好的选择。

    “布布,到站……”

    苏晓刚开口就想起来,高铁不能带‘宠物’上车,所以布布汪已经被托运,想起托运的一幕他就想笑。

    下车后,苏晓直奔托运车厢。

    当苏晓带着车票与身份证见到布布汪时,布布汪满脸生无可恋,这二货晕车。

    走出车站,将布布汪从笼子内放出,苏晓看着车站前熙熙攘攘的人群,周围的场景他很熟悉,一时间有些感慨。

    上次他是从这座城市逃离,而且被警方通缉,而这次回来他居然得到合法的身份,命运就是如此奇妙。

    对于这座从小长大的城市,苏晓很熟悉,他直奔车站边角处,到了之后就看马路旁停着几辆‘私家车’。

    这些不是私家车,而是黑车,专宰那些不会用手机约车,也找不到出租车的外地人。

    苏晓坐上一辆车的副驾驶,布布汪窜上后排座。

    “哎,我这车不拉狗,你看……”

    “光明路,加十块。”

    “一共25快。”

    司机启动车辆,面色如常,他听出苏晓是本体口音,按照加十块的算法,25并不多。

    苏晓这所以找这种黑车,主要就是因为布布汪,一般的出租车不会载宠物,可这些黑车不同,只要出钱,不要说宠物,就算更奇特的东西他们都载。

    汽车缓缓开动,这座城市虽然不小,但并不繁华,街道上的车辆不算多,畅通无阻。

    黑车司机坐在驾驶位上开车,苏晓打开副驾驶的车窗,叼上一支烟点燃。

    “多谢小兄弟,你这好烟我抽不惯。”

    黑车司机婉拒苏晓递来的烟,笑了笑,顺手帮苏晓拉开烟灰缸,里面满是烟头。

    “小兄弟,刚回本市不久吧。”

    “恩,才到。”

    返回故乡,苏晓心情不错,所以与司机攀谈起来。

    “小兄弟是去外地工作?”

    驾驶室内的烟味勾起黑车司机的烟瘾,他也抽出一支烟吞云吐雾。

    “不是工作,是逃避警方追捕。”

    “哈哈哈。”

    听了苏晓的话,黑车司机一阵大笑。

    “小兄弟真幽默,看你这面相,怎么看都不像亡命徒,不瞒你说,我之前真载过逃犯,最开始我不知道那斯是杀人犯,他下车时我才知道,那种眼神……啧啧。”

    黑车司机心有余悸的摇了摇头。

    “哦?什么眼神?”

    苏晓弹了弹烟灰,微笑的看着黑车司机。

    “你不懂,就是那种,怎么说呢,额~不好形容。“

    黑车司机一脸老成,似乎回忆起不堪往事。

    后排座的布布汪听到两人对话后不禁翻了个白眼,那目光似乎在说:“司机师傅,和现在副驾驶座位上的人比,杀人犯就和幼儿园小朋友那样可爱。”

    “小兄弟,最近市里不太平,尤其是你去的光明路,如果不是土生土长在那,最好别去,那条街扫|黄|打黑了很多次,而且地处偏僻,我们这种边缘小城,只是明面上治安稳定而已,据说光明街起来一伙灰色势力,老大叫步庆……”

    “步庆生?”

    苏晓弹飞手中的烟头。

    “对对,就他,这家伙不算是黑,最多算是灰,这年头黑都活不长,灰才能活,这家伙现在很有势力,小兄弟,你认识他?”

    “听说过。”

    黑车司机口中的步庆生,苏晓过一次,上次见对方时,对方是跪在他身前,原因是那家伙酒后带着一个女人要来砸苏晓的店,当时满心仇恨的苏晓准备砍了对方的脑袋,并把尸体处理掉,裹尸袋一类他都准备好,那家伙直接吓尿裤子。

    和黑车司机的闲谈中,汽车停在光明路街尾一家商店前。

    这家店地理位置偏僻,店门紧锁,卷帘门上贴满小广告。

    付钱下车后,苏晓站在那间房门紧闭的商店前,这是他之前开的店,是用来掩饰身份。

    作为掩饰身份的店,人流量当然不能大,所以苏晓开了一家饰品店,专门出售紫檀饰品,琥珀饰品,玉制品等。

    苏晓卖的都是真货,而且是高级货,所以价格足以惊爆人的眼球,价格8600元的小叶紫檀手串只能算店里的普通商品。

    以这种商品价格与小店的规模就能猜到,从开业到现在,苏晓从没卖出过一件商品。

    最初开业时还偶尔有客人进店,可在开业半年后,基本就没人,隔壁的花圈寿衣店都比这里的生意好。

    说起附近的商店,不得不提一下苏晓的眼力与这间饰品店的风水。

    饰品店左侧是一间花圈寿衣店,右侧是花鸟鱼虫店,对面屹立着一家古董店。

    四家商店的生意都可谓惨淡至极,一副老子就是不倒闭,看谁先死!

    这条街地处偏僻,再向街道尽头走连马路都没有了,是郊区,作为‘死胡同’,来往的车辆很少,与喧闹的城市不同,这里很安静,更适合居住。

    正因如此,在这里开始商铺,生意的惨淡程度可想而知,各种商铺死了一批又一批,只有这四家店铺长久毅力在此,之前饰品店凉了一段时间,现在又活了。

    曾有一家无聊小报记者来采访这四家‘钉子户’商铺,结果没能采访成功。

    花圈寿衣店店主的回答是:“衮。”

    花鸟鱼虫店:“一边凉快去。”

    饰品店(苏晓):“没时间。”

    古董店:“……(死死紧盯女记者胸部,女记者被吓跑,险些报警)。”

    但那名女记者没放弃,开始在四家店附近盯梢,在她看来,这或许是个新闻,开这些店的可能不是好人。

    而那名女记者发现一件惊人事,足足一天时间,四家店的客流量相加等于2,这还是两名买鱼食的老大爷,这让女记者更好奇,这四家店是怎么维持的?

    苏晓清楚四家店是怎么维持的,他的首饰店不需要有生意,因为他不缺钱。

    隔壁的花圈寿衣店是一名中年胖子开设,这家伙是个骗子,‘风水大湿’。

    花鸟鱼虫商店有些来历,那家伙暗地里通过网络贩卖武器,弩箭、管制刀具等一应俱全,枪械一类当然不会有,没人敢这么正大光门的卖枪。

    至于对面的古董店,那老头是个土耗子,所谓土耗子就是盗墓贼。

    这就更有意思了,四家店分别是:杀手、骗子、武器贩子、盗墓贼,四人中有三人是亡命徒,而骗子与武器贩子还是亲兄弟。

    站在卷帘门外,苏晓拿出一串钥匙,刚要将钥匙插入锁孔,他惊讶的发现锁孔居然被人堵死,一旁还贴着小广告:‘开锁电话159xxxxxxxx。”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