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杂种
    ,精彩小说免费!

    夜,远坂家庭院内。

    作为三大魔术家族之一,远坂家虽人丁稀少,但无论在普通人中也好,魔术师中也罢,都有较高的地位。

    庭院内虽不算奢华,但却显的很庄严,在月色的照耀下,庭院中的水池旁,一滩血迹与一副白色面具格外显眼,地上还插满各式宝具,就在几分钟前,这里发生了战斗,英灵与英灵间的战斗,因实力差距悬殊,战斗只持续很短时间。

    庭院深处,一名身披金色铠甲,满头金色短发,赤红眼瞳的英灵站在高处,以俯视的目光看向庭院中那摊血迹。

    这名英灵身后是一圈圈金色空间波纹,似乎刚从某处空间内召唤出宝具。

    这位英灵是吉尔伽美什,又称金闪闪,曾是半神,最古老的英雄王,现今是archer(弓之骑士),御主为远坂时臣。

    吉尔伽美什俯视下方‘已死’的英灵assassin(暗杀者),眼中满是不屑,但也有些疑惑,他在疑惑,虽然是演戏,可对方也太弱了。

    察觉到身后城堡内远坂时臣的目光后,吉尔伽美什下巴微抬,开始与assassin的尸体对话,或者说是嘲讽才对。

    “你没有资格看我,变成尸体才是你应有的姿态,虫子就要像虫子那样趴在地上死去,杂种。”

    吉尔伽美什的性格高傲蛮横、唯我独尊,习惯称呼别人为‘杂种’,用他本人的话就是:不自高自大做什么王。

    虽然吉尔伽美什看起来有些杀人不眨眼,不过他杀人遵循两个原则,一是‘敌人有丑陋的灵魂’,二是敌人对自己抱有杀意。

    第二点好解释,至于第一点‘敌人有丑陋的灵魂’就很有意思,因为敌人的灵魂是否丑陋,完全是由吉尔伽美什本人裁定,他看谁不顺眼,谁的灵魂就丑。

    总的来讲,这货是个很会治理国家的暴君,相比其他英灵王者,吉尔伽美什不算贤明,可他的国家偏偏最安定。

    俯视一会assassin(暗杀者)缓慢消散的残骸,吉尔伽美什的身体开始逐渐透明,最终消失,这是所有英灵都有的能力,灵体化,如果说有一个‘英灵’没有这种能力,那就是苏晓了。

    远坂家的宅邸内,远坂时臣透过窗口看到庭院内的一幕后,脸上露出笑容,与他预想的相同,吉尔伽美什果然是这次圣杯战争中最强的英灵,他已经稳操胜券。

    虽然这次的战斗是他与另一位英灵御主早已策划好,但那名‘被杀’的英灵却不知道这件事,这件事是用来迷惑其他御主的视线。

    “时臣,没想到你居然让本王做这种无聊的小事。”

    灵体化的吉尔伽美什在房间内现身,神色略有不悦。

    “实在抱歉,王中之王,英雄王吉尔伽美什,今晚的行动是为了彰显英雄王的威慑,以及拟定今后的战略。”

    手中端着一杯红酒的远坂时臣对吉尔伽美什俯身,对御主来讲,对自己的英灵俯首称臣是件极其罕见的事。

    然而,吉尔伽美什很强不假,可性格太傲慢,极其不好伺候,与其说远坂时臣召唤来一个从者,还不如说他召唤来一个‘爹’更恰当。

    大多数时间,吉尔伽美什根本不听从远坂时臣的命令,如果有什么‘请求’,远坂时臣需要与吉尔伽美什商定,是否答应还要看吉尔伽美什的心情。

    最初发现这点时,远坂时臣的内心是崩溃的,可为了夺得圣杯,远坂时臣选择忍了。

    不要看远坂时臣现在卑躬屈膝,其实他早计划好用令咒弄死吉尔伽美什,圣杯只属于他一个人,什么英雄王,王中之王,在令咒的束缚下一样会自尽。

    “请英灵王稍安勿躁,一切都是为了您的圣杯。”

    远坂时臣保持俯身姿势,杯中的红酒洒落一些。

    “哼,那好吧,看来目前我只能用散步打发时间。不过幸好这个时代蛮有意思。”

    听到吉尔伽美什的话,俯身的远坂时臣有些意外。

    “您还算喜欢现代世界吗?”

    “难以想象的丑陋,不过,也有优点,重点是这里没有能增强我财富的宝物,如果连一件我喜爱的器物都没有,那召唤我来可是重罪,时臣。”

    吉尔伽美什侧目看向远坂时臣,此时远坂时臣正低着头,没留意到吉尔伽美什的目光,那是种看透某件事的目光。

    作为曾将的王者,半神,远坂时臣无意间散发出的恶意英雄王怎么会察觉不到?

    “请王放心,圣杯一定会让您满意……”

    “是否满意,那是由我来决定,对了,时臣,之前的爆炸声是怎么回事,虽然还算悦耳。”

    吉尔伽美什示意远坂时臣直起身来,不必一直躬身。

    “之前的爆炸已经调查清楚,是间桐家的古堡被炸毁,根据现场的蛛丝马迹,那很可能是英灵所为。”

    “英灵所为?这么快?”

    吉尔伽美什提起兴趣。

    “对,从已知的情报来看,是一名未知英灵与间桐脏砚发生了战斗,结果是间桐脏砚死亡,可让人想不通是,间桐家地下的召唤阵还有魔力残留,也就说明间桐家也是这次圣杯战的一员,通过使用魔术探寻,现场只有一名英灵的魔力。”

    远坂时臣的面色不怎么好看,从现在的情况看只有一种可能。

    “间桐家召唤出的英灵毁了间桐家?”

    吉尔伽美什似乎听到什么有趣的事,罕见的露出笑容。

    “十之**……是这样了。”

    “有趣,如果不是间桐家内讧,那就是英灵杀掉御主,简直是……”

    吉尔伽美什没继续说,他逐渐灵体化的嘴角浮现笑容,虽然他也想宰了自己的御主,但他不敢那么做,令咒是他无法反抗的东西,好不容易来到现世,吉尔伽美什还不想消失。

    不过吉尔伽美什的兴趣已经被勾起来,如果那名未知英灵还未消失,他很想问问对方,到底是怎么杀掉自己的御主。

    当吉尔伽美什灵体化,并走出宅邸后,远坂时臣饮尽杯中的美酒,整个身体靠在沙发上。

    “真受不了,偏偏召来的吉尔伽美什是能单独行动的archer类从者,袭击御主的英灵,简直疯子,还有那些在冬木市乱窜的未知势力魔术师都是从哪冒出来的。”

    远坂时臣很头疼,不仅是吉尔伽美什让他头疼,还有现在的局势。

    ……

    冬木市边缘,一片荒野上。

    苏晓手中拿着一张地图,右手背上那道画上去的令咒格外显眼,他身后跟着布布汪,布布汪身后跟着间桐樱,间桐樱身后则是‘狂战士’间桐雁夜。

    “怎么到郊外了?地图上标注柳洞寺明明就在这附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