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徒手’的枪兵
    ,精彩小说免费!

    烂尾楼内,一名灵体化的英灵现身,这是一名容貌帅气的英灵,他眼下那颗有魅惑能力的泪痣,对大多数女性来讲堪称‘ex级宝具’。

    英灵半跪在地,头部低垂。

    不对不说的,迪卢木多是一名很优秀的英灵,武力强大,智谋方面也很强,最重要的是他听从御主的命令,可以说是死忠。

    可惜的是,他的御主肯尼斯对他满心猜忌,肯尼斯是怕这名英灵给自己戴绿帽子。

    “maste,敌方的情况已经探查清楚,一方为saber(剑之骑士)阵营,位置在西侧的楼顶,民宅中那方疑似berserker(狂战士)阵营,两方人数相加不超十人,不过我们所处的地形有利,能清楚观察到两方的动态。”

    迪卢木多冒着不小的风险得来情报,并将这些情报详细的叙述给御主肯尼斯。

    “这样吗,最好的可能是让他们先出现矛盾。”

    肯尼斯深吸了口气,强压下心中对迪卢木多的不满,凭良心讲,这名英灵他还算满意,除了某点外。

    “的确如此,根据属下之前观察,berserker(狂战士)身上飘逸出黑烟,那种黑烟给我一种狂暴,不稳定感。”

    “黑烟?确定?”

    肯尼斯眉头一挑。

    “千真万确,属下以性命担保,对maste不敢有任何隐瞒。”

    迪卢木多心中暗叹一声,他很希望自己的御主信任自己,就算对方的未婚妻多次对他表露好感,可他都以强硬的言辞拒绝,如果不是考虑那个女人的身份,迪卢木多早对那女人置之不理。

    “这样的话,我们继续观望就可以,迪卢木多,继续探查情况,一旦局势有变,马上汇报给我。”

    “是。”

    迪卢木多行了一个骑士礼,转身向烂尾楼外走去。

    “别暴露。”

    肯尼斯就算对迪卢木多有所猜忌,可对方毕竟是他的从者。

    “多谢maste……”

    “不要再说了,出去!”

    “属下了解。”

    迪卢木多眼瞳一暗,转身向外走去。

    被当成ncer(枪之骑士)召唤出,对迪卢木多来说有些屈才,相比用枪,他的两把魔剑更著名,分别是‘狂暴之怒’与‘愤然之怒’两把魔剑。

    按照迪卢木多的能力,就算成为saber(剑之骑士)职阶也毫无难度,如果是以saber(剑之骑士)职阶降世,他的实力起码提升40%以上。

    然而他成了ncer(枪之骑士),而且是幸运e的ncer,从前几次圣杯战争的记录来看,ncer一般都很苦逼。

    在冬木市边缘处,三方开始遥遥对峙,巧合的是,三方的位置刚好形成三角形。

    时间就这样过去,一小时,两小时……

    直到当晚7点,天色渐渐暗下来,依然没有哪方主动出手。

    民宅内,苏晓使用使徒之眼观察周围的情况,不经意间,他找到可疑目标,一名金色少女。

    “这是……saber?穿上西服险些没认出来。“

    发现一方的行踪后,苏晓的注意力转移,应该还有一方,另一方藏的很深,不过从监视教堂这点来看,应该是archer(弓之骑士)、assassin(暗杀)、ncer(枪之骑士)三方之一,是archer(弓)或assassin(暗杀)的可能性不大,那就只剩ncer(枪)阵营。

    苏晓的推理是有根据的,他之前已经察觉到不是一伙人在跟踪他,caster(魔术)阵营与rider(骑乘兵)阵营属于满场打酱油的一类,他们监视教堂的可能性不大,毕竟这两方的御主比较废,一个是‘王妃’,一个杀人犯少年。

    排除己方与saber阵营,剩余的阵营仅剩三方,而archer(弓)与assassin(暗杀)阵营,与老神父是合作关系,所以这两伙主动出击的可能性不大。

    苏晓用排除法推算,剩下的就只有ncer(枪)阵营,不给还有一种可能,跟踪他的是契约者,这种可能性不大,没有利益冲突,契约者间不怎么开战。

    如今三方僵持在这,谁都不愿意主动出击,都在等待另外两方打起来,至于撤退,不打一场另外两方一定不会撤。

    至于苏晓,他也不会撤,他要确保没人跟踪他,否则他无法安心进入柳洞寺。

    “吼~”

    苏晓脚旁传来一声低吼,是被钢丝绳五花大绑几个小时的间桐雁夜。

    这家伙在感知到有敌对英灵后,马上想冲出去,很有狂战士那种二傻子的行事风格。

    “耗着吧,英灵只会越聚越多,到时……”

    苏晓话音刚落,咔吧一声脆响传来,间桐雁夜竟挣脱钢丝绳。

    间桐雁夜发出一声狂吼,胸中似乎有难以熄灭的怒火,他看了眼苏晓,犹豫片刻后,转身向民宅的墙壁撞去。

    轰隆一声,间桐雁夜破墙而出。

    苏晓站在民宅的破洞旁,界断线上绑着一片染有黑色油漆的铠甲。

    “还真成了狂战士。”

    苏晓收回界断线,他没和间桐雁夜一同冲出去,现在的间桐雁夜生存力极强,出去吸引敌人注意力也好,况且还有间桐樱这个保险。

    “布布,找地方隐蔽,带上她。”

    “汪。”

    布布汪叫了声,带着间桐樱从民宅另一侧的窗口跳出,打架它不擅长,可如果藏起来,没人能找到它。

    ‘狂战士’间桐雁夜冲出民宅后,快步冲到不远处的旷野上。

    “吼!!”

    一声狂吼,惊起附近大片飞鸟。全身黑烟升腾的间桐雁夜霸气异常。

    看到这一幕,烂尾楼内的肯尼斯心脏一缩,这是个机会,杀掉berserker(狂战士)阵营御主的绝佳机会。

    “ncer。”

    肯尼斯低吼一声,迪卢木多马上现身。

    “属下在。”

    “这是个机会,马上去解决berserker(狂战士)的御主,要快!berserker是处于狂化状态,很难控制,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master,我是否可以释放宝具?”

    “杀一个敌方御主对你来说应该不难,如果不是必要时刻,不要暴漏身份,关键时刻我准许你释放宝具。”

    “是。”

    迪卢木多马上灵体化,全身透明后,他几个纵跃消失在烂尾楼内。

    肯尼斯参与圣杯战争的目的不完全是为了圣杯,他也是为了验证自己的能力与魔术水平,所以看到机会后,他果断出手。

    烂尾楼附近,一栋居民楼顶,身穿黑色西装的saber眼睛略微睁大。

    “master,ncer(枪之骑士)阵营出手了,我感觉到附近有灵体化的英灵,很可能是ncer!”

    对于直接袭击敌方御主这件事,呆毛王saber不怎么提倡,那不符合骑士的品格,但也没到排斥的程度。

    “动手了吗,这的确是个机会。”

    卫宫切嗣通过狙击枪的瞄准镜寻找苏晓的行踪,可苏晓就是狙击高手,怎么会暴露在狙击枪的枪口下。

    “先观察情况,ncer(枪之骑士)的位置在哪?”

    卫宫切嗣看向saber。

    “已经冲进那处民宅。”

    saber话音刚落。

    轰!

    一声闷响从远处那栋民宅内传出,迪卢木多撞破民宅的外墙飞出,胸腹间有一道极深的刀伤,他双手中虽各持一柄长枪,可他没有释放宝具,这两把枪的威能也就无法发挥,他几乎等于徒手冲到苏晓面前,以这种姿态面对几种属性不是a就是a+的苏晓,下场可想而知。

    铮。

    淡蓝色刀芒从民宅内飞出,半空中的迪卢木多已经顾不上是否暴露身份,再伪装他极有可能会战死在这。

    叮铃一声,迪卢木多用手中一根红色长枪挑碎刀芒,按理说刀芒没这么容易破碎,但这把红色长枪很有来头,名为破魔的红蔷薇。

    迪卢木多扑通一声摔落在地,双臂有些发麻。

    看到狼狈落地的迪卢木多,远处观望的肯尼斯有些愕然,不仅是他,卫宫切嗣与saber等人也很诧异。

    “里面的不是……”

    迪卢木多刚想大喊,一道全身冒着黑烟的身影怒吼着向他冲来。

    “时臣!!”

    也不知道间桐雁夜什么眼神,居然把迪卢木多当成远坂时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