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雁夜与时臣
    ,精彩小说免费!

    看到这个隐藏任务,苏晓的心跳不仅加速,隐藏任务奖励的‘可指定任意技能等级+1(无视上限)’,不是用来提升青钢影或刀术大师,而是用来提升那些已经满级的能力。

    比如绝魔体质、至尊锋刃、灵影体质、吞噬之核这四种能力,这些能力刚掌握时就是lv.max,没有用乐园币或灵魂结晶提升的可能。

    隐藏任务的奖励给了这些技能突破上限的可能,也难怪苏晓会心动。

    这四种技能中,任意一种能力突破上限,都会让苏晓的实力明显增长。

    现在想这些还为时尚早,隐藏任务的难度不低,而且时间很紧,只有45小时。

    况且这次任务的惩罚很诡异,黑渊囚笼拘禁一小时,不知是什么意思。

    按照正常情况,奖励如此丰厚的任务,惩罚一般都是强行处决,也就是死,而‘黑渊囚笼拘禁一小时’居然能与死亡的恐怖程度相同。

    他不想尝试‘黑渊囚笼拘禁一小时’是什么感觉,所以他要尽快行动起来。

    苏晓从储存空间内拿出一颗燃烧弹,虽说老神父的宝库很诱人,可那是经过轮回乐园认证的衍生世界阵营商店,没有老神父亲自开启,想进入那里根本不可能,老神父死前之所以没拿出那些东西,主要是因为那些东西属于圣堂教会,私自拿给苏晓,会让苏晓麻烦不断。

    苏晓刚走出教堂,轰隆一声,火焰从教堂的门窗内涌出,整座教堂开始熊熊燃烧。

    “永别了,神父。”

    苏晓坐上街边的那辆跑车,他刚准备启动引擎,轮回乐园的提示出现。

    “嗯?间桐雁夜死了?”

    苏晓联络布布汪,布布汪传回来的文字信息是,间桐雁夜死在英雄王手中。

    “果然,那家伙去找时臣了。”

    启动引擎,苏晓驾着跑车在街道上风驰电掣,如今主线任务已经完成,他根本不需要寻找魔术师充当御主。

    他在圣杯世界的停留时间还剩45小时,而强制回归时间为2个自然日,也就是48小时,所以说,是否有替代品已经无关紧要。

    十分钟后,苏晓驱车赶到冬木市的西南方向,他刚下车,布布汪就从民宅间的小巷内跑出。

    布布汪扬了扬头,带着苏晓向一片居民区跑去。

    当苏晓抵达目的地时,发现这是一座小型庄园,庄园的围墙上被撞出一个大洞。

    从围墙上的破洞进入庄园,距离很远,苏晓就发现间桐雁夜的头颅。

    间桐雁夜的头颅被砍下,被人随手抛在一处喷泉水池旁,而间桐雁夜的无头尸体正趴在水池内。

    苏晓抓起间桐雁夜的无头尸体,入手的重量有些不对。

    哗啦一声,苏晓将间桐雁夜的无头尸体从水池内拽出,而间桐雁夜的手正掐着另一具尸体的喉咙。

    被间桐雁夜掐住的这具尸体死相凄惨,眼睛圆瞪,嘴巴大张。

    也难怪这具尸体是这样的表情,此时间桐雁夜的另一只手紧抓着那具尸体的裆部,以间桐雁夜的力量,那具尸体死前应该是体验到蛋碎的感觉。

    这具尸体不是其他人,间桐雁夜捏爆对方的蛋,如此大的怨念,死者当然是远坂时臣。

    苏晓查看一番远坂时臣的尸体,发现对方的致命伤不在喉咙与下体,而是被人在身后捅了一刀,心脏都被刺破。

    隐藏任务的信息早已出现变化,当前御主存活数量:4人,令咒剩余数量36枚,

    只要苏晓解决这四名御主,或让他们消耗所有令咒,隐藏任务即可完成。

    当然,想在45小时内找到这4名御主很难,虽然有临时技能:大规模探测(两次),但也要筹划一番。

    没有这两次探测御主位置的机会,苏晓想在45小时内找到剩余4名御主,简直是大海捞针,lv.20的难度可不是摆设。

    这4名御主分别是:卫宫切嗣、言峰绮礼、韦伯·维尔维特、雨生龙之介。

    前面两人不怎么好找,后两人则难度不高,苏晓准备先找到后两人,之后利用两次追踪机会,追踪卫宫切嗣与言峰绮礼。

    “布布,冬木市有没有异常的味道?比如很浓重的血腥味,或者是有些特殊的海腥味?”

    布布汪偏头沉思。

    “汪。”

    “有海腥味?很特别的那种?”

    “汪。”

    “追踪这种味道。”

    苏晓骑在布布汪背上,布布汪刚想前行却突然停下,它看向间桐樱。

    “你们…要丢下我吗。”

    间桐樱的胸口剧烈起伏,两只小手紧握。

    “不,送你去一个地方。”

    苏晓将间桐樱拎起,放在身前,布布汪拔腿狂奔。

    “去哪?”

    间桐樱的身体缩成一团,苏晓没说话。

    布布汪在市里穿行,十几分钟后,它停在一栋民宅前,苏晓走向民宅,间桐樱亦步亦趋的跟在苏晓身后。

    苏晓之前来过这里,而且感知到这栋民宅内一股特殊的气息,那应该是名幼年魔术师,就算不是魔术师,对方体内也有很多魔术回路,冬木市内这样的人很少很少,

    咚、咚、咚……

    苏晓敲响民宅的房门,并拿出一个纸箱,挡在面前。

    房门后先是出现轻缓的脚步,之后传出一道女声。

    “谁?”

    听到这声音,间桐樱的瞳孔紧缩,泪水不受控制的涌出。

    “有你的信件和物品。”

    “信件,这么晚了……”

    “寄信人是……我看一下……是远坂时臣。”

    “这样吗。”

    房门嵌开一道缝,从门缝内能看到一名美少妇,美少妇开门时,苏晓抛下手中的纸箱,四目相对。

    “啊!”

    高分贝的尖叫声传开,门内的美少妇下意识关门,一只有力的手抓住门沿,轻松将门拉来,门内的美少妇踉跄几步,被扯出房间。

    “凛!逃!“

    美少妇不顾一切的扑上前,死死抱住苏晓,并发出声嘶力竭的大喊,这喊声将房间内一名小女孩吓傻。

    也不知道这美少妇哪来的勇气,居然敢与苏晓‘近身肉搏’,这或许就是一名母亲的责任。

    就在美少妇准备张口狠咬住苏晓的肩膀时,她的余光忽然看到一个人,这让她的动作停下。

    街边昏黄的路灯下,正站着一名紫色小女孩。

    “樱……”

    美少妇挂在苏晓身上,呆呆看着不远处的间桐樱。

    间桐樱呼吸很急促,嘴巴开合,没能发出任何声音。

    苏晓将美少妇从自己身上拽下,虽然对方正穿着睡衣,柔软且成熟的身体对他大放福利,可对方的两名女儿都在场,他总不能上演一场成人科教片。

    美少妇的名字叫远坂葵,‘远坂’是她出嫁后改的姓氏,所以她的身份不言而喻,远坂时臣的妻子,间桐雁夜的亲梅竹马,间桐樱的母亲。

    “你女儿,自己照顾,我很忙。”

    苏晓话音刚落,远坂葵就快步跑向间桐樱,将间桐樱牢牢搂在怀里,当初远坂时臣将樱过继出去,她其实想反对,可那是她丈夫的决定,在远坂家,远坂时臣的决定就是所有人的决定。

    苏晓翻身骑在布布汪背上,布布汪载在苏晓向远处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