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朋友,再见
    ,精彩小说免费!

    “麻烦?”

    “对,麻烦,所以他最近开始疯狂杀人,太具体的情况不太清楚。”

    “说来听听。”

    “mone(钱)。”

    “账号。”

    “ch……”

    苏晓挂断电话,通过手机向一个账号汇钱,他顺便看了眼余额,意外发现,他的存款已经不多,虽然够普通人花一辈子,以他花销的速度,这些钱花不了多久,好在他短时间内不用为了钱发愁,就算缺钱,他也有办法弄到。

    电话再次拨通,玛姬·卡拉米开始介绍海蝎的情况,海蝎就是海东的绰号。

    “海蝎的儿子死了?!”

    苏晓的咬合肌突出。

    “对,现在的海蝎就是疯……疯狂的人,只要和他儿子死亡有关的人,他一个不留。”

    玛姬·卡拉米吐了口气,她清楚,刚才自己的一只脚已经踏进棺材,幸好她反应快。

    “他现在在哪?”

    “你所在的国家,**市。”

    “然后?”

    “再具体的地址不清楚。”

    玛姬·卡拉米尴尬笑声传来。

    “二百万你就给我这种消息?还是美金。”

    “一小时。”

    玛姬·卡拉米挂断电话。没用一小时,玛姬·卡拉米仅让苏晓等了40多分钟就打来电话。

    “海蝎六个小时前出现在你所在的市区,光明路附近,只有这些情报。”

    “可以了。”

    苏晓已经猜出海东的目的,光明路就是他开设首饰店的那条街,海东知道苏晓在那开了家首饰店,明显是去找他,可惜的是,那时苏晓还在轮回乐园内。

    拦了辆的士,苏晓折返回首饰店,店门前马胖子看到他时,有些意外。

    “事情做完了?这么效率?”

    “暂时没做完。”

    苏晓在首饰店门前查看,没过一会,他在卷帘门旁的缝隙中找到一部老式手机,这东西最大的优点就是待机长。

    打开手机,翻看电话本,上面存着三个电话。

    专业焊工:159********。

    专业挖掘机:135********。

    专业假证制作:155*******。

    苏晓没拨打这些号码,而是走进首饰店,拿出纸笔,在上面写出一个个数字。

    十分钟后,苏晓得到一个电话号码,并拨通这个号码。

    嘟~嘟~

    电话久久无人接听,就在苏晓准备挂断,用其他方法追踪这个号码时,电话被接起。

    “挖…挖掘机,哪…家……咳咳咳。”

    苏晓马上接话:“成事在人,谋事在天。”

    “非洲,两枪,胸口,小腹。”

    电话对面说了一个地名。

    “利比亚,小腿,一刀。”

    “……”

    电话中沉默了一会。

    “我可能,要不行了。”

    海东的声音很虚弱,不时还会大声干咳。

    “地址,我去找你。”

    “不,太危险。”

    “没关系。”

    苏晓已经不是曾经那个杀手。

    “哈哈哈,果然是你的风格,管他丫的多少人,宰了再说,不过这次……算了,我唯一活下去的希望没了,活着没意义。”

    从这语气能听出,海东已经心死,他唯一的精神支柱被死亡,他除了复仇外,没其他想法。

    “还能坚持多久。“

    “最多几分钟把,中了三枪,肺被打穿了,心脏也有一定程度破损,救不了了。”

    “哦。”

    苏晓手肘抵在桌上,单手捂住双眼。

    “朋友,不用因为我的事难过,我们是杀人如麻的刽子手,天理循环,总有这一天。”

    “嗯。”

    苏晓的气息越来越狂暴:“你要杀的人,死了吗。”

    “只差一点。”

    “谁!”

    “……”

    电话中陷入沉默片刻。

    “我联系你,不是想让你帮我杀人,只是想找你聊聊而已,你变的不同了,现在的变化很好,挂了。”

    一座废弃厂房内,一名满身鲜血的黑发男人挂断电话,用尽全力将手机摔碎,拿起手机卡掰断。

    “和之前不同了,不再是那个毫无生活**,年纪轻轻就满眼死气的复仇者或杀手,恭喜你,能潇洒的活着,真羡慕你这混蛋啊,作为朋友,祝你保持这种心态。”

    男人胸前的起伏越来越微弱,他用最后的力气拿出一个打火机,点绕后扔在脚下的一堆沾满汽油的破衣服上,火焰很快吞没这里。

    ……

    首饰店内,苏晓的呼吸逐渐平复,他最好的朋友,死了。

    “布布。”

    看出苏晓的情绪不对,布布汪赶紧跑上前。

    “追踪手机上的气味。”

    “汪。”

    布布汪将头凑近手机,仔细的闻了几分钟。

    “汪!”

    布布汪向首饰店外跑去,苏晓马上跟上,此时马胖子站在门口。

    “车借用一下。”

    “没问题,别开那辆破车,我车库里有个大家伙。”

    马胖子抛来一串钥匙。

    “多谢。”

    苏晓与布布汪向街角走去。

    “有人要倒霉了。”

    黑皮不知何时来到首饰店门口。

    “认识苏晓也有段时间,没见过他有这种表情,不知道谁这么倒霉。”

    ……

    本市,祥瑞花园社区。

    祥瑞花园社区与普通小区不同,这里没有高楼大厦,祥瑞社区由一栋栋独栋别墅组成,地处城市边缘,空气格外清新。

    社区内中心区域,一栋别墅内,几名年轻人围坐在客厅内打牌,其中一名戴着耳钉的年轻人显的有些烦躁。

    “艹,这鬼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那条疯狗到底想怎么样。”

    戴着耳钉的年轻人摔下手中的扑克,他已经在这躲了将近一星期。

    “旭哥,你到底哪惹到那疯子,我无意间听到你家老爷子说,那是个职业杀手?很牛哔吧。”

    一名皮肤白净,长相阴柔的年轻人也扔下手中的扑克,他端起茶几上的酒杯,小饮一口。

    “别提了,我就是出去遛狗,比特犬你们都知道,不能在市里遛,我就去西环路那附近遛,谁知道一小孩突然跑出来,狗这东西谁跑追谁,比特犬那力量我能牵住?两口,那小孩死了。”

    耳钉青年名叫张旭天,他父亲的资产在本市能排进前三,虽然张旭天是个富二代,每天花天酒地,但达不到欺男霸女的程度,他有两个爱好,女人和烈性犬。

    张旭天一星期前带着爱犬遛弯,就在一天前,海东带着他儿子来到本市,他是听说苏晓被通缉,之后通缉又解除,他带着儿子是来找苏晓,没有什么太重要的事,只是老友许久未见,想聚一聚。

    至于能否找到苏晓,海东不确定,电话联系不可能。两人换号码的频率,不比换衣服的次数少。

    海东的儿子很懂事,已经7岁,到了上小学的年纪,海东的想法是苏晓在本市凶名赫赫,而且已经不做杀手,就算他某天出事,苏晓也能帮他照顾儿子。

    出事当天,旭东接了一个委托,不是杀人,而是让目标住院一年以上,杀手接的委托,不仅是杀人那么简单。

    提出委托的客户来头不小,海东拒绝不了,他就将儿子独自留在出租房内,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是这对父子的日常,执行委托时他不可能拖家带口,而且海东不想让他儿子解除到杀手的任何事。

    当海东完成委托回到本市,准备带着儿子去找苏晓时,他见到的是儿子冰冷的尸体,稚嫩的脖颈上满是血淋淋的咬痕。

    这或许就是报应吧,无论海东对朋友多么讲义气,他毕竟是以杀人的手段赚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