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小队长
    ,精彩小说免费!

    从战争开始到现在仅过不到10分钟,但苏晓已经斩杀几十名敌人。噬灵者已经吞噬满大半。

    随着战争持续,苏晓身旁的兽人越来越多,人类士兵快速减少,他不知道战况怎么样,唯一的想法就是在战争中活下来。

    以苏晓的体力属性,只要不遇到棘手的强敌,他在战场上杀敌一天都没问题,和强敌交手与战场杀敌不同,与强敌交手时,他需要在短时间内爆发出全部战力,那种体力消耗,不是在战场上砍杀兽人可以相比。

    刀芒纵横,凡是靠近苏晓几米内的兽人都要死,至于更远的敌人,他没去理会,他曾在试炼场召唤过一名强者的镜像,对方告诉过他怎么在战场生存,不要去招惹远处的敌人,首要目标是杀光附近的敌人,关键时刻还可以装尸体。

    呜~

    急速的破风声在上空传来,苏晓身旁的兽人们都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头顶。

    “吧嘎嘎卡口,依马啦(兽人语:精灵族的箭雨,快跑)。”

    附近兽人吓的连老家方言都爆出口,可见空中的箭雨都多密集。

    苏晓看向快速落下的箭雨,他根本没看到哪有箭的模样,只能看到黑压压一大片箭头,如同一层乌云盖下。

    一面50点强度的能量盾在苏晓头顶形成。

    叮叮叮……

    箭雨落地,能量盾的耐久度快速下降。

    当箭雨停止时,苏晓撤去能量盾,他附近满是被射成刺猬的兽人、矮人、甚至于还有人类士兵。

    嗖~

    又一道破风声传来,一颗直径一米左右的黑球从部落后方飞处,黑球以抛物线落下,落在苏晓几百外。

    轰!

    爆炸声震耳欲聋,大片金属碎片飞来,那些侥幸在箭雨中存活下来的士兵被打成筛子。

    苏晓挥舞斩龙闪,袭向他的金属碎片被一一斩飞,他环顾周围,方圆300米内,除他外已经没有其他活着的生物,人潮被箭雨+地精炮弹清空一片。

    虽然被清空一小片,但这是几十万生物规模的战场,只过了不到一分钟,苏晓附近又满是兽人、人族士兵或精灵族。

    一堆堆火焰在战场上燃起,黑色浓烟将战场映衬的如同炼狱,尸体被灼烧后发出难闻的焦糊味。

    苏晓扭断一名兽人的喉咙,又挥刀斩杀一名兽人后,他的噬灵者天赋吞噬满200点法力值,杀敌恢复的生命值与法力值效果增加50%。

    身处混乱的战场,苏晓连片刻喘息时间都没有,好在斩龙闪足够锋利,切开敌人的身体如同划破纸张般轻松,这很大程度减少他的体力消耗。

    不知何时,苏晓身旁已经没有人类士兵或精灵族,入目之处满是兽人或矮人。

    斩龙闪在空气中留下道道淡金色斩痕,一名名兽人或矮人被斩杀,几分钟不到,苏晓附近的地面上已经遍布尸体。

    战场能让人疯狂,那些兽人或矮人毫不在乎杀气腾腾的苏晓,他们前仆后继的冲上前。

    苏晓丝毫不惧,有噬灵者杀敌后的恢复效果,他的法力值得到续航。

    反击盾在苏晓周围浮现,反击盾刚形成,模样就开始发生改变,原本六角形的反击盾变成一把把无柄能量刀刃。

    苏晓将这几十把能量刀刃握在手中,界断线缠在能量刀刃上,同时解除这些能量刀刃与他的联系,这样一来,这些能量刀刃就能脱离苏晓一米的范围,但仅能存在1分钟时间。

    苏晓将手中的能量刀刃甩出,这些能量刀刃在界断线的缠绕下形成扇形刀网,所过之处,兽人被拦腰斩断。

    扇形刀网飞出十几米远后,苏晓一拉界断线,扇形刀网收缩,重新回到他手中。

    苏晓左右两侧与身后几十把武器砍来或刺来,他放开手中的能量刀刃,同时解除上面的界断线。

    能量刀刃漂浮在半空,在苏晓周围整齐排列后高速旋转,如同一道切割锯片。

    噗嗤、噗嗤、噗嗤……

    断肢飞溅,鲜血狂涌,随着能量刀刃向周围扩散,他附近的敌人被斩杀一空。

    就在这短短十几秒,苏晓至少杀敌上百人,就算如此,周围的敌人依然无穷无尽。

    苏晓将斩龙闪归鞘,默默等待周围的敌人靠近,当新一波敌人向他冲来是,斩龙闪出鞘。

    铮!

    淡蓝色圆环形刀芒向周围快速扩散,这是环断,新一批聚拢的敌人被瞬间清空,苏晓这才有时间喘口气。

    帝**后方,军团长卡洛斯站在高点,观察整个战场。

    “那是谁?”

    卡洛斯指向一公里外的苏晓,此时苏晓附近是堆积如山的敌人尸体。

    “报告军团长,属下不知,那可能是新兵。”

    “新兵?”

    卡洛斯颇感意外。

    “如此勇猛,如果他能活到明早,提他为小队长。”

    “是。”

    副官默默记下苏晓的模样。

    “看来部落长记性了,不用巨魔族打头阵,传令给精灵族,箭雨继续,让左右两翼的士兵向前包抄……”

    卡洛斯开始布置战阵,现在战争只是刚开始而已。

    挥刀,杀敌,苏晓已经忘记斩杀多少敌人,保守估计有几百。

    战争开始一小时后,苏晓终于在附近看到人类士兵的身影,这说明己方有些优势。

    刀芒斩出,一名兽人的头颅落下,无头尸体举刀的动作停止,尸体前瘫坐在地上的人类士兵松了口气。

    这名士兵十几岁左右,面庞还有些稚嫩,他看向苏晓的方向,看到那大片尸体后一愣。

    年轻士兵将剑柄点了胸口,对苏晓点头示意,那意思是欠苏晓一命。

    就在此时,两把弯刀与一柄战锤向年轻士兵袭来,砍肉声与捶打声连成一片,三秒后,那名年轻士兵变成一堆烂肉。

    这一幕落到苏晓眼中,他没有情绪波动,他已目睹这种情况不止一次。

    战场就是血肉磨盘,将参战的双方混在一起搅啊搅,最终活下来的就是胜者。

    苏晓曾认为这是有些夸张的形容,现在看来,这形容远不及战场的残酷程度。

    如果用一个词形容这里,那就是尸山血海。

    苏晓虽然已经杀敌几百,可他没被杀意所影响,与之相反,越是杀敌,他的信念就越坚定,这是在铁与血中逐渐磨炼出的坚定意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