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不同
    ,精彩小说免费!

    以现在的情况看,双方契约者之战的胜负不好判断。

    虽说轮回乐园的契约者都异常狠辣,可面对轮回乐园残酷的生存环境,契约者们或是独行,或是组成冒险团,根本无法形成超大型组织。

    而且大多数冒险团的人数都不算多,小型冒险团可能只有几人或十几人,就算是大型冒险团,人数也很少超过三百。

    这和轮回乐园的契约者性格有关,这里强者生,弱者死,虽然强大的契约者一批接一批的出现,可死伤数量也多,在这种生存情况下,契约者之间产生矛盾的可能更大,组成大型团体的可能就更小。

    在轮回乐园中,强行处决惩罚只是日常,至于扣属性惩罚更是稀松平常,能在这种环境下存活,就算不是强到变态,意志力也不会弱,毕竟随时都有翘辫子的危险,心理素质不怎么样的,早在经历前几个衍生世界时淘汰。

    然而,培养出强者的同时,一些资历普通的契约者都早早阵亡。

    就像现在,轮回乐园方的契约者还剩725人存活,而天启乐园方的契约者足有985人存活。

    不是轮回乐园的契约者实力不强,而是他们太分散,死的大多都是独行侠,而天启乐园方,他所有人都是一个组织的成员,正因如此,存活人数才会这么多。

    当然,不是人数多就有优势,如果是1v1的情况下,相同属性,相同能力,天启乐园的契约者很可能不是轮回乐园契约者的对手,因为天启乐园培养契约者的方式相对温和,至少不会轻易使用强行处决惩罚。

    在轮回乐园方存活的725人中,共有8个冒险团,其中7个中型冒险团,1个大型冒险团,其余都是散人。

    轮回乐园方没人能将这些契约者整合起来,就算那名火系法爷也不行,他最多起到带头作用。

    天启乐园方则不同,他们是一个团体,希就是他们的首领。

    照这样看,轮回乐园方根本不是天启乐园方的对手,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这还要交手后才能得知。

    不过,轮回乐园方的契约者十人中至少有一个精神不怎么正常。其余九个其实也好不到哪去,只是相对正常一些。

    这是一群疯子+神经质+疯子预备役+狠辣的‘正常人’组成的队伍,这些人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不要说天启乐园方的普通契约者,就算是希也不能完全推测出。

    ……

    三大战区之一,奥德勒要塞。

    当、当、当……

    铁锤敲击声从要塞上的石屋内传来,一名轮回乐园的契约者坐在要塞东侧边缘处,下方就是几百米的悬崖,可这名契约者毫不在意。

    “土豆,那东西弄好了吗。”

    “快了。“

    有些不耐烦的声音从石屋内传来。

    “土豆,干脆把那东西丢到部落方大本营,一定能弄死不少。”

    坐在悬崖旁的契约者仰着头,不知在看什么。

    “你这家伙疯子……脑子被亚人细胞侵蚀坏了吗。”

    名叫土豆的契约者笑了笑,手中锤子抡的更用力。

    “什么疯子,我很正常。”

    那名坐在悬崖旁的契约者摇了摇头,他凝视着下方的悬崖,突然间,他产生一种想法。

    “土豆,你说我跳下去会怎么样?”

    “啊?”

    土豆停下手上的动作。

    “应该会死吧,大概。”

    “死啊,真可怕。”

    话音刚落,那名契约者纵身跃下要塞,片刻后,悬崖下方传来轰的一声闷响。

    “部落军又打来了吗?”

    一名带着牛仔帽的契约者冲来。

    “没,黑血跳崖了。”

    “艹,那家伙越来越不正常,早告诉他不要过度开发亚人血统,现在弄的像塔利班玩家。”

    啪嗒、啪嗒。

    一只手搭在要塞城墙的边缘。

    “果然死不了,但是……疼死了。”

    黑血爬上要塞,他是名黑发红眼的少年,面容白净,一副小鲜肉模样,不要被他的外表欺骗,他最喜欢的事就是搂着敌人自爆。

    “黑血,之前你接触过天启乐园的契约者了吧?那些人实力怎么样?”

    土豆放下手中的锤子,他对天启乐园有些好奇。

    黑血爬上要塞,用手指堵住一侧鼻孔,用力出气,鲜血与鼻涕从另一个鼻孔喷出。

    “装备不错,技能等级也不低,只是他们给人的感觉很怪。“

    黑血噗通一声躺在地上。

    “很怪?”

    土豆明显没理解黑血的话。

    “怎么形容,额~这样说比较贴切,他们就像在完成一种高危的工作,对,就是这感觉。”

    黑血躺在地上,没过几秒就睡着。

    ……

    希尔大峡谷,天启乐园方契约者聚集地,一间帐篷内。

    刷拉,利器划破皮肉。

    滴答,滴答,鲜血滴落,逐渐渗入泥土中,血腥味弥散在帐篷内。

    “你们共有多少人,战争任务是什么,现在世界之核在谁手中。”

    一名身穿屠宰服的干瘦男人站在帐篷内,他身上的屠宰服溅满鲜血,在帐篷中心处,一名女契约者被倒吊起,左右晃动,女契约者赤|果身体,全身上下至少几百处伤口,鲜血顺着她白皙的肌肤流下。

    “你这…手法…不怎么样,我快…死了。”

    被倒吊着的女契约者开口,她眯着一双死鱼眼看向严刑逼供她的干瘦男人。

    “如果…我说了,你能放我走?”

    女契约者眼中有些绝望,似乎已经忍受不了这种酷刑。

    “可以。”

    行刑男点头。

    “我们共有……任务是……“

    女契约者因大量失血,很虚弱,说话有气无力。

    “什么?”

    行刑男将耳朵凑近女契约嘴旁。

    梆!

    牙齿碰撞声传来,行刑男堪堪躲过女契约者这一口。

    “哈哈哈,放了我?你在哄小孩吗,被俘虏时我就知道自己死定了,等着吧,我男人会来找你们,一定会,他会一个一个宰了你们,我在地狱中等你们。”

    女契约者言罢,口中传出咀嚼声,鲜血与碎肉从她口角淌出。

    “……”

    行刑男的目光很冷,然而他没太好的办法,这名女契约者是精神系能力,催眠或心灵感应对她根本无效。

    “呸~”

    女契约者吐出被嚼烂的舌头,她不是不想活,而是在拖延时间,这是她唯一能活下去的可能,招供只会死的更快。

    “看来希说的没错,你们这些混蛋精神都不正常。”

    行刑男用手术刀划开女契约者的喉咙,大股鲜血喷出。

    鲜血顺着女契约者的脸庞流下,她没挣扎,那已经没意义,她只是盯着那名行刑男,死死盯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