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真正的法爷
    ,精彩小说免费!

    因灭法之影职业的原因,苏晓就算智力属性达到79点,也感知不到任何元素,因此他根本不知道‘元素连接强度’与‘元素感知敏感度’是什么。

    他虽然不知道,但他认识的某个家伙或许知道,那就是炎辰。

    之前他与炎辰合作过,而且两人算是同生共死过,因此互相留下了联系方式。

    苏晓联系炎辰,几十秒,他面前出现一面虚拟荧屏,荧屏内是睡眼惺忪的炎辰。

    “这一大清早,让人睡个早觉不行?”

    炎辰明显是刚醒,作为众多神经病的团长,炎辰的起床气不小。

    “元素连接强度和元素感知敏感度有什么作用。”

    苏晓开门见山,他之前尝试询问轮回乐园,坑爹的是,这两份消息要付费,每条10000乐园币。

    “就这问题?我还认为你要请我早餐。”

    炎辰有些不爽,但依然解答了苏晓的问题,而且是长庞大伦,正是这长庞大伦,解答了让苏晓疑惑很久的问题。

    “元素连接强度是每个法师必备的东西,你可以这么理解,法师与元素间有一条线,这条线的粗细,就是元素连接强度的数值高低,线越粗,使用法术的速度越快,越稳定。

    至于元素感知敏感度,这东西比较稀有,比如一名50点智力的法师,他能感知到周围300tc克的元素浓度,至于什么是‘tc克’,你就当它是个单位,法爷专用的计量单位,不是法师,而感知到的元素tc克越高,使用法术的消耗越少,通俗来讲,就是降低耗蓝量,不过这种减低,只针对法爷,对法师无效。”

    炎辰强调了两次法爷与法师,这说明两者间或许有某种区别。

    炎辰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施法分几个过程,首先感知到一定浓度的tc克元素,调动这些元素,将法力值转化成同类别元素,操控、塑形、裂变、二次塑形、压缩、三次塑形,之后是默念吟唱+法力值共鸣,最后是甩出去,总之麻烦的要死,这是学术派法师的必经之路。

    还有,别把学术派法师和依靠技能的法师混为一谈,轮回乐园内法爷的称呼,就是学术派法师们打下来的,同级别的法师,学术派要比技能派强几倍甚至几十倍,不过学术派法师很少,现在大多数所谓的‘法爷’,都是依靠固定法术技能回路的渣渣。”

    炎辰说了一堆,苏晓得出的结论是,如果能找到真正的买家,似乎很值钱,也就是学术派法师。

    “怎么,你搞到能增加‘元素连接强度’和‘元素感知敏感度’的装备了?”

    炎辰似乎对兴趣不大,他只是冒牌法师。

    “一种药剂,你有销路?”

    “当然…有。”

    炎辰的睡意退去。

    “7%。”

    “最多3%。”

    “我帮你抬价,所以6%。”

    “成交。”

    苏晓与炎辰达成交易,很明显,炎辰认得学术派法师。

    苏晓之前还奇怪,轮回乐园内称呼法师为法爷,可他遇到的法师,大多数战斗力都不算强到爆表,只会乱甩技能,实力强一些的,只是技能释放的合理一些,法爷这个称呼有些名不符实。

    现在他终于清楚,原来法爷不是对所有法师的称呼,而是对学术派法师的专属称呼。

    学术派法师同样会学习技能,但他们会研究已经掌握的技能,将技能的原理分析清楚,之后加入自身的体悟。

    这就像苏晓用灵魂结晶+乐园币提升刀术大师后,依然会每天抽出1~3小时冥想,风雨无阻,不仅如此,他还会对青钢影能量进行深度解析,因此他才开发出反击盾这种神技。

    炎辰联系学术派法爷需要一定时间,据炎辰所说,那些法爷基本都是家里蹲,大多数时间都宅在专属房间内研究魔法。

    对于学术派法爷来讲。研究魔法是最有趣的事,他们追求的是知识,之后用知识武装自己,从而获得更高层次的知识。

    苏晓离开专属房间,向交易市场走去,他准备先卖掉塔盾,这东西能买出不错的价格。

    主坦可能买不起这东西,但主坦身后的冒险团,一定会为他们买账,一名优秀的主坦,就等于轮回乐园内的‘大熊猫’,属于濒危保护职业。

    在平常,各大冒险团的团长都会手下的主坦照顾有加,比亲儿子还亲,至于战斗时,对不起,主坦必须抗在前面挨揍,直到倒坦,大多数情况,倒坦与团灭挂钩。

    苏晓来到他的‘专属’摊位,他经常使用这个摊位。

    坐在摊位后,苏晓犹豫片刻,将标价60万乐园币。这个价格不算高,确切的说,盾牌的价格比法杖低很多,毕竟主坦的数量与法师相差太多。

    当产出数量大于需求后,价格自然有所下降,如盾牌类装备,至于法杖类武器,一只处于产出低于需求,法师太多,法师在团队中本就安全,加上帅气拉风的法术,以及‘法爷’的称呼。

    苏晓的摊位刚开启,那金色光芒吸引来大群契约者,然而在看到是盾牌后,这些契约者欣赏一番就散去,近乎上百名契约者,只剩一名壮汉蹲在摊位前,眼巴巴看着摊位上的金色盾牌。

    “这位先生,这盾牌能便宜些吗?“

    “可以。”

    苏晓不想失去这为数不多的客户。

    “额~21万怎么样。”

    那名壮汉讪笑一声。

    “有些低,至少55万。”

    苏晓面带笑容,对方明显不是来捣乱,只是经济情况不算太好。

    “打扰了,不过,能让我感受下这盾牌吗?”

    发现苏晓没露出嘲讽一类的表情,壮汉在心中暗自松了口气。

    “可以。”

    壮汉兴奋的拿起盾牌,虽然他的属性与技能不足以激活这面盾牌的能力,但拿着金色盾牌的他很爽,壮汉不禁傻笑出声。

    “多谢。”

    壮汉小心的放下盾牌,心中暗下决定,他今后一定要拿着同品质的盾牌,站在队友身前。

    契约者们在摊位前络绎不绝,停一批走一批,很快,一名穿着红衬衫,露出大片胸毛的壮汉停在摊位前,身材很壮,是大多数主坦的特征。

    胸毛壮汉没马上问价,而是开始联络某个人,看到这一幕,苏晓知道,真正的买家来了。

    几分钟后,一名面色阴郁的三角眼中年人走来。

    “团长,在这。”

    胸毛壮汉摆了摆手,看到胸毛壮汉后,面色阴郁的中年人笑了笑,一笑起来比哭还难看,他根本不会笑。

    阴郁团长打量着摊位上的盾牌,犹豫了许久。

    “548620点乐园币,这个价格怎么样?“

    几十万乐园币的东西,这阴郁团长竟精确到十位。

    “还算不错,不过,精确到十位……“

    “这是个人爱好,当我是强迫症就可以。”

    强迫症团长给出的价格,是市场价和他们团队的承受力综合判断。

    “可以,不过20的零头就算了。”

    对方的报价不算高,苏晓当然不会让对方好受。

    果然,苏晓话音刚落,强迫症团长如同吃了屎般难受,不过双方依然完成了交易。

    “钢弹,马上和我去吃早餐,立刻,现在,价格一定要控制在刚好20乐园币。”

    强迫症团长带着满脸无语的主坦钢弹离开,去吃刚好20乐园币的早餐,如果早餐的价格超出20乐园币,强迫症团长最近几天都会很难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