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废品厂
    ,精彩小说免费!

    “你刚才说的巴谷,具体点。”

    苏晓单手持枪,枪管冒出青烟,他早发现这些人跟踪他,一进城就发现,之前他没去理会,然而在旅馆内睡了几小时后,这些人依然在蹲守他,这就不能忍了。

    这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寻仇,二是劫财,苏晓倾向于后者。

    苏晓手中的枪前探,滚烫的抑制器抵在男人额头上。

    撕~

    青烟飘起,焦糊味传来,双臂被射穿,躺在地上的男人身体一抽。

    “巴谷是…毒枭,很久之前就有所耳闻,前一段时间突然出现在小镇上,横扫其他势力,他的…手下,很强,杀人不眨眼,所以很快统治小城,我只知道这些,给个痛快。”

    男人知道自己活不了,索性求个痛快。

    “他的总部或老巢在哪?小城边缘的废品厂?”

    “对,下手利落点,你把我的颈椎打断了,祝你不得好死。”

    难怪男人一心求死,之前有流弹打在他的脊柱上,苏晓扣动扳机,躺在地上的男人被爆头。

    苏晓在几具尸体上翻找后,找出几把手枪与三颗手雷,这几把手枪不怎样,经常使用,而且保养的不够用心,性能不如苏晓手中这把。

    将枪内的9mm口径子弹留下,三颗手雷留下两颗,剩余那颗明显受过撞击,将这种手雷随身携带,这些家伙绝对就是亡命徒。

    这座城市与苏晓两年前所见的不同,两年前,这里虽是无法之地,但不会出现这种见财起意,在小城内埋伏他人的亡命徒。

    而现在,这种人在小城内并不少见,从这点能看出,巴谷称霸这里的时间不长,甚至没时间维持这里的秩序。

    秉着夜色,苏晓驱车向小城边缘的废品厂赶去,小城不大,他跟快抵达废品厂。

    刚靠近废品厂,苏晓闻到一股淡淡的酸味,一根烟囱在废品厂内竖起,淡黄色烟雾飘散。

    废品厂前有几名守卫,这些守卫都戴着防毒面具,有些守卫掐着烟,不时摘下防毒面具吸几口。

    看到这些守卫,苏晓马上感觉到这些人不正常,这些家伙手背与脖颈处能看到明显的肌肉隆起,隆起的肌肉甚至有些变形,这绝对不是通过锻炼得到的效果,更像是注射了某种副作用很大的药物,所催生的肌肉。

    苏晓的目的是进入废品厂内,他要抵达的地点就是那里,在周围巡视一番后发现,废品厂周围至少有几十名守卫。

    不仅如此,废品厂内有一座很高的岗哨塔,岗哨塔内射出几十道红色激光,苏晓认得这东西,这是热感应警戒装置。

    以苏晓现在的身体素质,想秘密潜入的可能性不大,守卫与警戒太过森严。

    苏晓向废品厂摸近,距离靠近一些后,他拿出一颗手雷,拉开保险销,紧握手雷上的撞击杆。

    “1.2.3…”

    苏晓默数3秒,将手雷抛出,他设置了5秒引爆。

    黑黝黝的手雷飞在半空,最终落在五名守卫脚下,这五名守卫一愣,转而反应过来,但为时已晚。

    轰!

    弹片飞溅,其中有三名守卫直接被打成筛子,剩余两人被冲击波炸飞出去。

    土屑飞溅,相比火光,烟雾更浓。

    爆炸几秒后,废品厂内响起警报声,大量守卫从废品厂内冲出,他们身穿黑色战斗服,戴着防腐面具,乍一看很像反恐部队,然而从那混乱的队形能看出,他们并没受过系统的训练。

    爆炸中心点附近,三名守卫站起身,其中两人晃了晃脑袋,有些被炸晕,剩余一人满身伤口,胸腔处咕咕涌出鲜血。

    更惊人的是,那两名处于爆炸中心点的守卫也想站起身,不过在几秒后,他们两人栽倒在地。

    看到这一幕,苏晓的眼睛眯起,毋庸置疑,以普通人的身体素质,生命力绝对没有怎么顽强。

    苏晓目测,这些守卫的体力属性绝对超过5点,如果是以往,这些是一刀秒杀一片的货色,而现在,这种家伙很不好对付。

    “契约者?”

    超过普通人的体力属性,苏晓马上想到契约者,不过他马上打消这一想法,契约者不会甘心情愿当某个势力的喽啰,更何况废品厂内足有几十名守卫。

    守卫们快速向爆炸点聚拢,很快,这里聚集了二十几名守卫。

    看到这一幕,苏晓消失在夜色中,这是个潜入的好机会,他需要尽快抵达指定地点,之后在那里停留半小时,那个指定地点,就在废品厂内部。

    废品厂内警报声连成一片,苏晓借助厂内的混乱,成功潜入废品厂。

    废品厂中后方有一座很大的厂房,厂房破旧不堪,昏黄的灯光从厂房内透出。

    苏晓蹲在窗口下,透过满是污泥的玻璃窗向厂房内看去。

    厂房内是几排大型机械,这些机械上满是灰尘,很久没使用,厂房内侧位置,几名端着步枪的守卫站在一处楼梯口前,楼梯口通往地下,别问苏晓是怎么知道,这破厂房就一层,他不信这楼梯是通向楼顶。

    苏晓端平手枪,将枪口对准一名守卫的头颅。

    噗。

    枪声响起,一名守卫的头颅暴起血花,这名守卫直直栽倒。

    “enemy attack(敌袭)。”

    一名守卫怒吼一声,寻找掩体的同时,如鹰唳般的目光环顾周围,他马上注意到窗口破了洞的玻璃,那是子弹穿透的痕迹。

    这名守卫端起手中的步枪,对着窗口下的矮墙就是一梭子。

    啪啦、啪啦……

    水泥、红转碎屑飞溅,步枪一梭子下去,矮墙上被打出一道参差不齐的窟窿。

    突突突突……

    一旁的守卫们也开始对那道矮墙疯狂倾斜火力,顷刻间,矮墙与窗户被打的粉碎,水泥块与玻璃散落满地。

    “tinghuo!(停火)。”

    这名一直说英文的守卫明显与其他守卫不同,他不是退役士兵,就是做过佣兵一类。

    啪啦一声,厂房另一侧的玻璃碎裂,一颗圆滚滚的黑球被抛入厂房。

    “grenades!(手榴弹)”

    佣兵守卫向一旁扑去,躲在两台废弃机械的缝隙处。

    轰!

    响亮的爆炸声响起,有几名侍卫直接被弹片打穿,有几人则是被震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