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路见不平一声吼?
    ,精彩小说免费!

    原著中提到过一方通行的破绽,就是在即将命中他时,突然改变攻击方向,向原本目标点相反的方向攻击。

    说起来简单,实际操作很难,况且利用这个破绽击中一方通行的人,是他的超能力开发者,对方对一方通行的能力了如指掌,正因如此,对方才能规避一方通行的能力,如果是初次交战,想击中一方通行不太可能,那需要长时间计算角度、力量把控等。

    好在苏晓暂时不用对付一方通行,之后是否交手还是未知,但对于这种几乎无解的能力,苏晓很头疼。

    站在麦野沈利的尸体旁,苏晓看向远处的绢旗最爱。

    绢旗最爱正在缓步退后,血淋淋的教训告诉她,她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呼~

    破风声袭来,几十米的距离,短短两秒钟不到,苏晓已经冲到绢旗最爱身前。

    斩龙闪出现在手中,对付麦野沈利,用刀的确不明智,可对付绢旗最爱,长刀能发挥很强的效果。

    苏晓单手持刀,刀芒在夜色中闪过,他一刀斩向绢旗最爱的脖颈,绢旗最爱马上控制氮气装甲侧头。

    叮。

    斩龙闪从绢旗最爱的耳旁斩过,一块无形装甲飞起,在空气中消散,几根被斩断茶色短发飘落。

    一刀下去,绢旗最爱的氮气装甲被斩透,如果对付lv.4级大能力者,苏晓都不能一刀破防,那他就不用想着完成晋升任务了,就算绢旗最爱磕了药,她的氮气装甲也挡不住苏晓一刀。

    夜风轻抚,绢旗最爱感觉到脸侧吹来的微风,她先是有些诧异,然而眸子一暗,氮气装甲连敌人一刀都挡不住,如果继续战斗的话,她一定会死,至于逃,敌人的速度太快。

    绢旗最爱的余光看向麦野沈利的尸体,她的目光逐渐坚定,她的队友死了,而且逃跑毫无意义,只能继续战斗。

    “超动能拳。”

    绢旗最爱控制氮气装甲一拳打来,无形的氮气装甲上出现一排喷气孔,氮气喷出,这拳的速度得到二次加速。

    绢旗最爱纤细的拳头带起风压,将苏晓风衣下摆吹的猎猎作响,他将斩龙闪横在身体左侧。

    轰!

    苏晓右侧脚旁的泥土飞溅,可见绢旗最爱这拳的力量,虽然绢旗最爱的移动速度不快,但出拳速度极快,麦野沈利一个远程超能力者的神经反射速度都那么快,更何况是近战的绢旗最爱。

    苏晓的身体逐渐向右侧弓曲,以此卸力。

    挡住绢旗最爱一拳的同时,苏晓起脚侧踢,攻击目标为绢旗最爱的侧腰。

    轰!

    苏晓的脚距离绢旗最爱侧腰十公分左右停止,时被氮气装甲挡住,虽然这脚没踢中绢旗最爱的本体,可强大的冲击力导致绢旗最爱向一旁滚去。

    什么是强大?力量、敏捷、体力、智力,没有短板,至于魅力,咳,暂且不提。

    攻击力、防御能力。近战、远程、突进、各属性抗性,苏晓都不弱,其中攻击力、近战、突进相对出色。

    并不是苏晓一人如此,任何独行侠都要具备这种素质,否则活不过几个衍生世界。

    其实也可以这么说,苏晓除了近战外,没有其他长处,可他也没有明显的弱点,这就像一个木桶,木桶的容水量不是取决于最长的一块木板,而是取决于最短的一块,没有弱点,同样是一种强大。

    轰、轰!

    巨响持续不断,被氮气装甲包裹的绢旗最爱,就像个玩具般,不时被苏晓斩飞一块氮气装甲,或是一脚踢飞,面对苏晓这种没有明显弱点的敌人,绢旗最爱只感觉到绝望,从战斗到现在,她一直在寻找苏晓的弱点,然而,她没能找到,不仅如此,因不知原因,她总是有种恐惧感,这种恐惧感让她的体力消耗加快,战斗到现在,她已经开始气喘。

    两分钟后。

    啪啦一声,绢旗最爱身上的氮气装甲破碎,绢旗最爱如同一个破烂的洋娃娃般,噗通一声摔落在地。

    绢旗最爱的手掌撑在地面,刚想站起身,一只脚踩在她的背上。

    “乌龟壳碎了,再挣扎没意义。”

    苏晓暂时不会杀绢旗最爱,并不是对方的长相可爱,刚才那名大胸御姐都被他割喉,更何况是这个飞机场,可以这么形容绢旗最爱,全身加起来没有二两肉,苏晓对这种小学生体型没兴趣。

    “友人的遗志,我怎么能,咳咳咳……”

    苏晓脚下发力,绢旗最爱无法再反抗。

    “打了这么久依然没反应,看来你的老板,并不在乎你们的生死。”

    苏晓点燃一支烟,他在考虑之后的对策,有合理的身份融入这个世界前,一直杀人很不明智。

    嗖~

    正在苏晓思考时,一名少女凭空出现,之后苏晓脚下一空,绢旗最爱居然消失了。

    苏晓的瞳孔略微紧缩,周围的淡红色气息更加浓郁。

    苏晓十几米外,一名身穿国中生校服的少女正抱着绢旗最爱,公主抱,来人名叫白井黑子,一个喜欢打抱不平的lv.4大能力者,空间系。

    白井黑子盯着苏晓,她脸颊上渗出冷汗,因为她有种感觉,这个男人和她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应该说对方与她的生活根本不同。

    这名叫白井黑子的少女虽然是大能力者,可她天性善良,不要说杀人,她甚至不愿意无缘由的伤害他人。

    一名从未杀过人的少女,对苏晓对峙,结果可想而知。

    苏晓身旁的淡红色气息汇聚,似乎形成一只恶兽正对着白井黑子狞笑。

    白井黑子的眼睛眯起,她刚才看到的‘恶兽’只是幻觉。

    “风纪…不妙。”

    铮!

    刀芒闪过,白井黑子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已在几十米外,苏晓则是出现在白井黑子之前所在的位置。

    一根十公分长,筷子粗细的金属棒出现在苏晓的膝盖骨内。

    “不,不许动,否则我会把那东西传送到你的心脏里。”

    将金属棒传送到敌人的膝盖骨内,这对于白井黑子来讲已经是狠辣手段。

    苏晓双指夹住金属棒,握拳发力,鲜血喷溅,他将金属棒硬生生从膝盖骨内拔出,从始至终面无表情,仿佛这不是他的膝盖。

    看到这一幕,白井黑子的脸颊一抽,心中暗道敌人好狠,那面部表情的狠辣,绝不是装腔作势,那是一种淡漠的态度,仿佛受伤是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事,不值得有任何表情。

    苏晓看着白井黑子,他有些疑惑,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路见不平一声吼?

    ps:(今天两更,魔禁有点难写,不过明天四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