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窒息
    ,精彩小说免费!

    苏晓看向酒吧的女老板,思考片刻,开口说道:“塞丽娜·加布里埃·维吉妮亚……”

    说到这,苏晓停顿,发现这一幕,一旁的结标淡希用手肘碰了碰苏晓,嘴巴开合,无声的说了什么。

    “额~对,卡瑞娜·萨洛美,这什么鬼名字,这么长。”

    苏晓说出酒吧女老板塞丽娜的全名后,酒吧内的喧哗停止,所有酒客都看向苏晓与结标淡希。

    “果然来了吗。”

    酒吧老板塞丽娜眯起眼睛,目光有些危险,涂着黑色唇膏的薄唇紧抿,如同用某种动物比喻这女人,那就是毒蛇,一条色彩斑斓的毒蛇。

    “诸位,我的麻烦来了。”

    塞丽娜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站在众多酒客前。

    “还真有人不怕死,敢来找艳花之蛇的麻烦。”

    “花蛇,和之前说的那样,帮你解决这个麻烦,今晚你是我的。”

    几十名酒客纷纷站起身,他们从桌子下拿出各式长短枪支,这些枪都很先进,不是学园都市外的枪械能媲美,酒吧内的无关人等发现情况不妙,短短几秒钟都逃出酒吧。

    被几十把枪指着,如此近距离下,结标淡希秒怂,选择站在苏晓身后。

    “弄死他们,用那种嗖一下斩出去的能量刃。”

    结标淡希笑的有些狡黠,苏晓不为所动,他按动手中的信号发射器,信号发射器被抛向那些酒客,同时他身前出现一面150点强度的能量盾。

    “开火!”

    一名拎着多管旋转机关枪的壮汉刚想扣动扳机,一颗子弹已经从酒吧正前方的墙壁射入。

    啪啦一声,子弹在墙壁上破开一道几十公分大小的窟窿,之后射人群。

    血浆与残肢飞溅,这就是重型狙击枪子弹的威力,一枪下去,直接射穿三名酒客,事实证明,被狙击枪子弹打中,根本不是留下一个弹孔那么简单,被击中的位置会直接炸开一个大洞。

    狂暴的火力向酒吧内倾斜,十秒后,酒吧左侧遍布破碎的尸体,鲜血与碎肉溅在墙壁上,天棚上。

    压倒性的火力打击后,那些酒客们下意识扔掉手中的枪,大多数人跪在地上,双手抱头,全身哆嗦。

    干呕声传来,几名拿着手枪的少年弯着腰,将刚喝下去的烈酒吐出,这让酒吧内充斥了一股酸味。

    “逃!”

    不知哪名酒客大吼一声,他们开始贴着墙壁,尽量远离苏晓的情况下,快步向那面已经被打碎的墙壁跑去。

    之前还一副恐怖组织模样的酒客们,顷刻间化鸟兽散,酒吧的女老板塞丽娜侧躺在地上,她的一条腿被子弹轰碎,身旁有一本沾满鲜血的笔记,这是她的施法媒介。

    塞丽娜虽然是名魔法师,但她的能力偏向于搜集情报与侦查,正面战斗能力并不强。

    苏晓走到塞丽娜身前,蹲下身,塞丽娜疼的面容扭曲,满眼憎恨的怒视苏晓。

    “神裂火织在哪。”

    “呸!”

    苏晓侧头,躲开塞丽娜的口水。

    “早晚有一天,这里会消失在魔法之下,那一天就快……”

    塞丽娜话还没说完,苏晓突然拽起她身前的贴身衣服,将她身前的衣服蒙在她头上,并单脚踩住她的小腹,露出胸衣的塞丽娜全力挣扎,她认为苏晓要把她‘按在地上摩擦’,看到这一幕,一旁的结标淡希轻叱一声,嘟囔了一句快点解决。

    然而,在几分钟后,塞丽娜宁愿苏晓把她按在地上摩擦,因为那样她就不用生不如死。

    苏晓从一旁拿起瓶沾满鲜血的酒,拧开酒瓶,酒水对着塞丽娜的头倒下。

    酒水淋在塞丽娜头上,渗透进布料,因呼吸急促,塞丽娜的口鼻从布料内吸出酒水,辛辣的伏特加呛进她的呼吸道。

    “呜呜呜~”

    塞丽娜的更挣扎剧烈,苏晓将瓶中的酒倒空后,松开塞丽娜。

    塞丽娜拽下头上的衣物,她的面色涨红,大声干咳,像是要将肺都咳出来。

    “咳咳咳,呕~“

    一番挣扎后,塞丽娜颤抖着身体大口喘气,刚才那辛辣的窒息感,比死亡更让人难以接受。

    “神裂火织在哪。”

    苏晓的语气很平静。

    “我是不会……“

    苏晓再次将塞丽娜的贴身衣服蒙在她头上,手掌平伸,看到这一幕,结标淡希将一瓶酒传送到他手中,这次是更烈的酒,这名少女有些恶趣味。

    酒水倒下,塞丽娜挣扎的同时开始发出哭腔。

    十分钟后,塞丽娜全身无力的躺在地上,身体偶尔抽搐,各类混合在一起的酒水从她口鼻中流出。

    “神裂火织在哪。”

    苏晓依然是这句话,在塞丽娜耳中,这就像恶魔在低语。

    “在,在……”

    塞丽娜紧咬着牙。

    “在少年感化院…东侧…一间废弃仓库。”

    说出这句话,似乎用尽塞丽娜全身的力气,泪水从她侧脸滑落。

    “多谢你的配合。”

    苏晓起身向酒吧外走去,虽然亚雷斯塔知道神裂火织在哪,但他不会提供神裂火织的精确方位,其中关乎到科学侧与魔法侧的明面关系,已经诸多勾心斗角。

    苏晓刚走出酒吧,十几名身穿黑色战斗服,戴着钢盔+防毒面具,全身上下包裹严严实实的猎犬部队向酒吧围拢。

    不知何时,酒吧周围已经围上隔离带,这些是猎犬部队的善后人员。

    砰、砰、砰……

    枪声从酒吧内传来,猎犬部队的风格就是一个活口不留,当然,有价值的目标会破例留下。

    苏晓看向几百米外一栋烂尾楼,他打开无线耳机,说了句什么后,之前那名负责开车的狙击手快步跑来。

    “白夜先生。”

    狙击手下意识想敬礼,突然想到什么后,他的手僵在半空,他已经不是军人,现在是一个刽子手部队的杂鱼,连名字都被剥夺。

    “你不错,以后编入我的行动小队。”

    这名狙击手刚才的几枪,让苏晓印象深刻,精准,毫不犹豫。

    “白夜先生,这……”

    狙击手话还没说完,苏晓摆了摆手。

    “那个黑色防毒面具。“

    苏晓看向猎犬部队的一名成员,这是名小队长。

    “帮我联络木原数多。”

    “……”

    那名小队长没说话,只是拿出通讯器,遵从命令已经成为他的本能。

    苏晓和猎犬部队接触的不多,唯一的感觉就是,这些手段狠辣,擅长使用热武器的战士很不错,遵从命令,不因任务内容产生情绪波动,出手狠辣,而且专业。

    片刻后,那名小队长联络上木原数多。

    “找我什么事?”

    木原数多的声音从一个类似对讲机的通讯器内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