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来者(第四更)
    潮湿、滑腻、冰冷。

    噗通一声,污水四溅。

    这是一大片沼泽地,是由竞技场所模拟的战斗情景。

    苏晓已在竞技场内连续战斗几小时,因排名较低,他的匹配速度极快,加上对手都是菜哔,每场战斗大概都在几分钟内解决,这还要算上入场时间。

    斩获67连胜后,苏晓从125743名,直接杀到10650名,如果现在这场战斗胜利,他就能打入一万名以内。

    打到一万名左右后,对手的实力明显提升,至少这些对手能与苏晓周旋一番,想战胜苏晓的话,可能性不大。

    苏晓本轮的对手是名少女,也不知道是个人爱好还是能力原因,这名少女的打扮很像魔法少女。

    一般这种妹子,都给人种很软的感觉,也就是俗称的软妹子,然而,苏晓的对手只是外貌酷似软妹子,实际上倔的像头驴,明明已经被苏晓斩断双臂,大量真实伤害险些导致她死亡,可这倔驴死活不投降,反而依仗职业附带的闪动能力四处乱窜,这是种类似于空间移动的能力,一种可以被捕捉到移动轨迹的移动方式。

    苏晓走在泥泞的沼泽内,竞技场模拟出的不是虚拟场景,而是真实场景,与其说是模拟,更确切的说是具现。

    泥浆飞溅,苏晓的目光看向脚下的泥水,几个气泡从泥水内涌出,直感能力清晰的感知出,敌人正浸泡在泥水中,很倔。

    呼啦一声,泥水飞溅,倔驴少女口中咬着魔杖,魔能涌动,她不是传统法师,现在这种情况,是她埋伏很久,喝了五六口泥水的成果。

    “哦~”

    一声惨哼,刚冲出泥水的倔驴少女,被苏晓一脚踩回泥水中。

    咕噜噜……

    气泡升腾,泥水飞溅,倔驴少女双臂与双腿乱挥,苏晓点燃一支烟。默默等待。

    约两分钟后,他抬起脚,倔驴少女冲出泥水。

    “噗。”

    倔驴少女喷出一大口泥水,眼中战意升腾,她刚想再次攻击苏晓,突然感觉身体一轻,之后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向上方移动,喉咙出现抓握感。

    苏晓掐着倔驴少女的脖颈,直视对方,他有些想不通,这只是竞技场而已,对方为何如此执着?

    倔驴少女收起口中的法杖,目光直视苏晓,眼中依然满是不屈,并开口说道。

    “真是棋逢对手。”

    也不知道倔驴少女的良心疼不疼,从战斗开始,她就一直被按在泥水中砍,何谈棋逢对手?

    苏晓发现,这倔驴少女不仅倔,而且还有点中二,对方目光中的含义是:‘我棋逢的对手,快来夸我。’

    举刀,前刺,大片光粒在苏晓手中炸开,倔驴少女消失。

    倔驴少女消失的同时,苏晓隐约还听到什么:‘这剧本不对。’

    看来,倔驴少女的中二已无药可救,轮回乐园内就是这样,什么样的人都可能遇到,凶狠,残忍,逗逼,阴郁,精神病,疯子,中二等等。

    在这种残酷的环境下,每个人内心隐藏的东西都会被唤醒,或许,契约者身处轮回乐园时,才会展现出最真实的一面。

    苏晓返回到休息是内,查看个人排名。

    ……

    险些没能突破一万名,苏晓在轮回乐园内的停留时间即将达到极限。

    果然,没返回休息室多久,轮回乐园的提示就出现。

    ……

    现实世界,苏晓所开设的饰品店二楼。

    苏晓与布布汪同时出现,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布布汪对着苏晓沾满泥浆的小腿就是一口,布布汪的狗躯僵住。

    苏晓有些疑惑,这二货莫非对他沾满泥浆的鞋子感兴趣?

    事实并非如此,时间倒退到十几秒前,轮回乐园内一间冷饮店,布布汪作为这家店的高级vip客人,它正坐在女店长为它特意留出的靠窗位置。

    布布汪身前摆放着一份柔软的布丁,细微的震动,都会导致这份极品布丁颤动起来。

    布布汪看了眼窗外,心中暗叹一声,它也能有今天,想当年它只是个智商不高的帝具,随时报废的那种,现在却成了高等生物。

    想到这里,布布汪伸头咬向身前的布丁,因为它即将被传送走。

    闷锤加超高速传送后,就出现饰品店二楼的情景。

    布布汪很忧伤,为何柔软的布丁变成满是泥浆的鞋子,狗生为何如此艰难。

    苏晓脱下满是泥浆的鞋子,并把鞋子抛给布布汪。

    “慢慢吃,别噎着。”

    苏晓言罢向卫生间走去,准备冲洗一番。

    先不说满身血腥味的苏晓与二货布布汪的日常,距离饰品店十公里处,两名光头墨西歌人站在一条步行街上,正在等红绿灯。

    两人分别身穿米色与灰色西装,西装下是壮硕的身体,配合秃头与不苟言笑的表情,两个给人种沉默中夹带着凶悍的感觉。

    一名光头男举起手臂,另一只手的手指拨开袖口,只是个看时间的动作,却显的一丝不苟。

    时间刚好是正午12点,两名光头男对视点头,根本没用语言角落,虽然他们两人是孪生兄弟,可他们能保持足足一星期不互相对话,或者说,除了必要,他们不会说一个字。

    两人走出步行街,拦了一辆的士,递上一个纸条的同时,还递上一张红艳艳的钞票。

    司机师傅下意识感觉不对,两名沉默不语的光头男给他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两位这是?”

    司机师傅试探性开口,之后是死一般的沉默。

    炎热的天气,加上这莫名的气氛,让司机师傅的额头上渗出一层油汉。

    约半小时后,出租车停在一家饰品店前,两名光头男近乎同时下车,步伐整齐的向饰品店方向走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