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血与黑夜
    萧卿回到家的时候已经过了晚上十二点,他蹑手蹑脚的爬进了自家花园,看了看黑黢黢的别墅,心下确认了父母都已经睡了,他才悄咪咪的变出翅膀,妄图直接用飞的形式飞到自己房间的阳台上去。

    萧卿轻轻一跃,刚刚飞到半空的时候,原本漆黑一片的别墅啥时间灯火通明,吓得萧卿顿时收起翅膀,整个人“扑通”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

    “萧卿,你鬼鬼祟祟的干什么?”说话的正是萧卿的父亲萧正然,他穿着金色龙纹的睡袍,双手抱在胸前,脑袋上顶着一对猩红色螺旋而上的巨大魔角,一脸严肃的看着趴在地上的萧卿。

    “爸爸!”萧卿扯了扯嘴角,身体上的疼痛让他扯出一个十分难看的笑容,“爸,您没睡啊,嘿嘿,早知道我就敲门进来了。”

    萧正然仔细打量了萧卿一番,看着萧卿浑身湿漉漉还站着不少泥土,他不由得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你看看你,什么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丢农村去挖地了。”

    正说着,萧卿迅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垂着脑袋乖咪咪的接受父亲大人的教训,双手小幅度的扯着衣袖,模样十分可怜。

    “好了,你快回房间洗洗澡换衣服,我让你张姨给你熬了姜汤,洗完澡下来喝。”萧正阳骂完之后侧身给儿子让了位置,脸上虽是一副随口说说的表情,但眼底的温柔却出卖了他,“你可别给我整感冒了,你妈又要在你床前哭哭啼啼一整天。”

    萧卿嘴角一列,立马给了萧正然一个灿烂的笑脸,笑嘻嘻道:“好嘞,我马上上去。”

    然而萧正然又挡在了他的面前,嫌弃道:“算了算了,你还是飞上去吧,看你着一路拖泥带水的,明天又要辛苦你张姨打扫,你飞上去飞上去。”

    萧卿心底刚刚升起的一股温情被泼了冷水,他挠了挠脑袋嘿嘿一笑,然后飞上了二楼,从自己没锁上的阳台回了房间。

    等萧卿洗完澡换上睡衣已经半夜一点多了,他打着哈欠下楼喝了姜汤,然后迷迷糊糊回了房间睡觉,结果第二天的时候他还是照样感冒了。

    萧卿脑袋昏昏沉沉,嗓子干哑疼痛,他耳边传来母亲夏林雪低低的叹气声:“唉,可怜我的卿儿,小卿宝,从小体弱多病,淋个雨还发烧烧的这么厉害,魔角又小,以后没人要了怎么办呐……呜呜呜呜……你哥你姐又不可能护你一生,我们走了,谁还会这样照顾你啊,我的卿宝呜呜呜呜……”

    “妈……”萧卿沙哑着嗓子张了张嘴,他眼前一片模糊,动了动手指头就知道自己感冒了,“妈,我就是小小的感冒了一下,您别哭呀……您一哭……我就心疼……我就更难受了。”

    夏林雪连忙擦了擦满脸的泪水,扯扯嘴角露出一个十分勉强的笑容,她伸手量了量萧卿的体温,脸上仍然挂着担忧和心疼,“你今天就别上班了,我让你姐给你请个假,今天就在家里休息吧。”

    之后夏林雪就离开了萧卿的房间,而萧卿又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等萧卿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他浑身黏腻满是汗味,烧也退了,一身轻松。萧卿爬起来,去洗了澡,换身衣服出门了。

    一天没上班,萧卿觉得有些不舒服,他拿起手机给他母亲发了一通电话告诉她自己已经痊愈,并且去上班了,尽管电话里夏林雪很担心他的身体,但她已经没办法了。

    帝都的特处部离萧卿家并不是很远,他连地铁都不用挤钻几个小巷子就能到,所以每天早上萧卿都会多睡一会儿。

    快要到一个拐角口的时候,萧卿忽然停下了脚步,迅速背靠着强集中精神听另一边的动静。

    “这几天帝都不太平,兄弟我要去别的地方避难了。”说话的人声音略微尖细,嘴巴里吧嗒吧嗒似乎为抽烟,“我劝你也赶快离开这里吧,小心命都没了。”

    “唉,你这话是啥意思呢?我咋听着心里毛毛的?”另一个人声音粗狂,听上去像是个老实巴交的人。

    那人唾了一口口水,冷笑道:“这几天已经死了五个血妖了,特处部那些废物连个凶手都抓不到,鬼知道那个变态到底是什么东西,会不会对我们这些普通妖怪下手。”

    话音刚落,一道幽怨凄凉的声音缓缓飘来:“我不知道啊~”

    “妈呀!鬼呀!”粗狂的汉子吓了一跳,扯着嗓子就叫唤起来。

    一旁声音尖细的男人也被吓了一跳,忽然回过神来用胳膊肘捅了捅粗狂汉子:“你瞎嚷嚷个屁,你自己不就是个妖怪吗?妖怪还怕鬼?”

    粗狂汉子幽幽道:“我怕啊……”

    鬼:“你吓死我了……”

    一直在旁边偷听的萧卿渐渐蹙起了眉头,他昨晚抓住了吸人血的李康,怎么还有杀害血妖的?而且他这几天根本就没听特处部的人说过,难道他们有意瞒着自己?

    就在萧卿还在思考问题的时候,那只鬼又幽幽道:“你们怕什么,帝都再怎么说也有萧楚季三家坐镇,他们不会坐视不理的。”

    “呵,那些人……”声音尖细的人冷笑,“他们连自己内部的事情都解决不了,还有时间管别的事?就说萧家,萧正然的小儿子是个残废,角小的和没有一个样,听说是个性无能,魔族都没人要他,说不定是他们家基因不行了,里家道中落怕是不远咯。”

    躲在一旁偷听的萧卿咬咬牙,忍住满腔愤怒,心里将尖细声音骂了千万遍:你才残废!你才性无能!你才家道中落!

    过了一会儿,两妖一鬼抽完烟就离开了拐角口,萧卿粗粗的喘着气,深呼吸了好几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哼,不和你们计较,有的是机会让你们跪下来感谢我。”萧卿朝着三人离开的方向呸了一声,然后加快步伐向特处部跑去。

    特处部虽然建立在帝都,但一般人是看不到特处部大楼异常的。在建立特处部大楼的时候萧楚季三家家主在周围设下了结界,在外人看来特处部大楼就不过是一栋普通大楼而已,他们根本看不到大楼里那些摇晃着尾巴的各种妖魔鬼怪。

    刷了门禁卡的萧卿飞快的进了特处部大楼,一进大楼就被大厅里的低气压吓得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他看了看前台接待处的狐妖胡兰兰,悄咪咪凑过去,问:“兰兰姐,大家这是怎么了?这么低沉?”

    胡兰兰心情不大好,她抬眸看了看,见来人是萧卿态度也好了许多,她叹了叹气,低声道:“卿宝你今早是没来吧,昨晚b区又发现了两具血妖的尸体,发现尸体的是个人类,差点吓傻了,这已经是帝都发生的第三起血妖被害事件,现在帝都众妖魔惶恐不安,非要特处部马上揪出凶手。”

    闻言,萧卿蹙了蹙眉头,再抬头时冲着胡兰兰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道:“嗯嗯,我知道了,我去问问赵哥,谢谢啦兰兰姐!”

    说着萧卿脚底抹了油似的飞一般的就跑掉了,萧卿咬着牙,他想问赵子凯为什么自己不知道血妖被害的事情,难道也是嫌弃自己吗?

    可萧卿却在赵子凯的办公室门前停下了脚步,他久久没有敲开门,他垂着头,站了很久。

    他缓缓抬起手,摸了摸自己发从里那对小小的魔角,嗤笑一声,再抬头时脸上的忧郁一扫而光,抬手敲门而入,萧卿笑嘻嘻的向赵子凯问好。

    进门时赵子凯头也没抬一下,他摆摆手示意萧卿随便找个地方坐,然后盯着桌上的一堆文件照片头疼。

    萧卿乖巧的跑到另一张办公桌那儿坐下,拿起桌上的文件开始进行录入,有时候他怀疑赵子凯就是瞎几把给他找事干,他看着满满当当的一叠文件,不由得摇摇头叹了叹气。

    “唉?萧卿你啥时候来的?”不知过了多久赵子凯伸了个懒腰,抬头就看见了一脸苦相在录文件的萧卿,“你姐今天不是给你请假了吗?你好了?”

    “嗯,我睡了一觉就好了,昨天淋雨感冒了。”萧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停下手中的活,顿了顿小心翼翼试探道:“赵哥,那个血妖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啊?你问过李康了没?”

    语毕,赵子凯神情一顿,他干咳几声,心知藏不住了,于是干脆明说:“看样子你也听说了,特处部所有人这几天都没怎么睡好,每天早上巡逻,愣是抓不到那个凶手!嘿,真特么神了奇了。”

    萧卿仔细思索一番,开口问道:“那赵哥你知道凶手是人是妖还是魔吗?”

    说到这个问题,赵子凯顿时泄了气,但他又立马精神奕奕的说道:“我们没查出来,但最神奇的是什么知道吗?他杀得那些血妖都是特处部的通缉犯,但是……杀妖手法太残忍了,不像是一般妖魔会干的事情,而且他还杀得都是身上背负着人命的血妖。”

    “这么厉害?”萧卿愣了愣,他细细想了想自己所认识的人里有没有这般厉害的人物,他想起自家那大哥,又觉得大哥不像是个杀妖残忍的魔,摇摇头pass掉了,“那赵哥你的意思是,这个人是在帮我们?那我们为什么还要抓他?”

    赵子凯抬手就给萧卿了脑门上弹了个指,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小子,平时让你多听你不听,我们为什么抓他?因为他引起了社会恐慌,不光是人类害怕,妖魔也害怕,我们得给这些人类妖魔一个交代,否则乱起来可就麻烦了。”

    萧卿嘿嘿一笑,吐了吐舌头,连连赔罪,“赵哥赵哥我错了,我从今往后一定好好听话,今晚你们有任性吗?带我一起去呗!我保证绝不乱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