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血与黑夜
    赵子凯拗不过萧卿,萧卿哼哼唧唧撒了撒娇赵子凯就对他真的没办法了,他叹了叹气只得答应了。

    说实话,萧卿是赵子凯第一个撒娇还不让人心生厌恶的男生,他看了看面容清秀俊逸的萧卿,忽然明白为什么部门里这么多女孩子都喜欢萧卿了,也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总是对萧卿没辙。

    特处部里妹子不少,大多都是对萧卿很好,换一句话来说她们要么是想当萧卿的姐姐,要么想当萧卿的嫂子,而男的看萧卿那未成年一般的脸,一般都不会将他当做情敌什么,反而当弟弟一样给他塞零食,请他帮忙给某个妹子送东西。

    傍晚的时候特处部开始行动了,胡兰兰和几个女妖围过来给萧卿塞了一堆符咒,生怕他会受伤,而男妖则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萧卿,遇到麻烦事就叫我,别一个人硬抗!小心赵哥发飙。”

    萧卿好不容易从人群里钻出来,他扯着笑容一一道谢,赵子凯走过去大声道:“干嘛干嘛?你们给人家送行吗?今晚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说不定那家伙还会行动!”

    “赵哥,抓到了那个凶手的话,你请我们吃大餐好不好呀!”犬妖在人群里起哄道,惹得一众妖魔欢呼起来。

    赵子凯冷笑一声,说:“抓到了再说。”

    随后一众人浩浩荡荡的出发了,出了结界之后,在人类的眼里他们不过都是一群忙碌的下班族,匆匆忙忙擦肩而过,并没有留意太多。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城市的喧嚣里危机浮动,特处部人员都隐匿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伺机而动。

    因为昨天萧卿擅自行动,赵子凯这一次专门把萧卿安排到自己一队,生怕他有一个不注意没了影。

    一些宠物化身的妖魔直接变回原型在城市里穿梭,他们希望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然后抓住那个凶手。

    然而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车上行人渐少,他们依旧没有发现什么,整个帝都仿佛安静了一般。

    “看样子今晚是不会出来了。”赵子凯抬头看了看天空,晴空万里,甚至可以看看挂在天际的月亮。

    他们又等到了凌晨三点左右,大部分人实在累的不行了,赵子凯便下令撤退,让大家都回家休息了。

    赵子凯想开车送萧卿回家,但萧卿摆摆手连忙拒绝了,他挠了挠后脑勺,表示自己家并不远,让赵子凯自个儿回去了。

    萧卿回去的时候还是走的那条小巷子,他又走到拐角口就停下了脚步,原本漆黑的眸子渐渐染上紫色光芒,在黑暗中如同幽魅一般。

    空气里传来浓浓的血腥味,伴随着低低喘气声,萧卿警惕了起来。

    一双紫色的魔瞳让萧卿能在黑夜里看的清清楚楚,他贴在墙上,悄悄探出个脑袋瞧了瞧,只见黑黢黢的另一边的纸箱堆里坐着个人,萧卿眨了眨眼睛,看清那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头上还顶着一对盘旋的巨大魔角,分外漂亮。

    萧卿眼睛就像黏在那对魔角上了似的,怎么也移不开了,两只眼睛闪闪发光。

    就在萧卿下意识摸了摸自己头顶那对小小的魔角时,男人忽然开口,低沉略微沙哑的嗓音带着一丝丝魅惑的意味传进萧卿的耳朵:“怎么?还没看够吗?”

    听到男人的声音,萧卿脸皮子顿时一烫,心知自己被发现了藏不下去,便笑嘻嘻的从墙后钻出来,他这下子可就光明正大的打量对方了,“你这是怎么了?被谁攻击了吗?要不要我送你去特处部报道一下?”

    男人一双猩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萧卿,萧卿被他看的浑身毛毛的,硬着头皮继续说:“我是特处部的,你是盘羊妖吗?嗯看着不像啊,你眼睛是红色的,应该是魔吧?我能帮你什么吗?”

    说完,两人之间陷入了一阵沉默,萧卿尴尬的都想直接走掉。许久之后,男人缓缓开口道:“我受伤了,我需要治疗。”

    萧卿在男人面前蹲了下来,他仔细看了看男人的伤势,他的右胸上裂了一道巨大的口子,猩红的鲜血汩汩流出来,很是狰狞。

    “你是被谁伤的这么深?我先给你处理处理你的伤口。”萧卿抬手运用身体里的灵力一点一点给男人治愈伤口,“你住哪儿?要不我送你回去?”

    男人猩红的眼睛一直看着萧卿,萧卿被他看的有些脸红,他听到男人说:“我不知道我该去哪儿,我刚刚到这里来,这里……变得和以前都不一样了。”

    闻言,萧卿愣了一瞬,他没有停下手上的治愈工作,他抬起头看向男人,两人目光撞到了一起,萧卿连忙移开目光,干咳几声,“咳咳……你……你的意思是你之前都在深山里沉睡吗?现在才醒过来吗?”

    “嗯……是这个意思。”男人点点头,低笑了一声,萧卿只觉得自己的魔角似乎被捏了捏,“你也是魔吗?”

    萧卿咽了咽口水,干巴巴的笑了几声,点点头承认了。

    男人又低低笑了一声,愉悦道:“你的角……挺可爱的。”

    萧卿的身子微微一僵,手上顿了顿,抬头目光直直对上男人猩红的双眸,“你……你不觉得奇怪吗?这……这么小的角……”

    男人眨眨眼,奇怪道:“我难道应该觉得奇怪吗?”

    萧卿愣了愣,他连忙摇了摇头,心情也跟着愉悦起来,说:“没什么!嗯,你既然刚刚醒过来还没有地方住吧?嗯……我有个提议,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男人微微歪了歪脑袋,轻笑:“什么提议?”

    “我们谈恋爱吧!”萧卿悄声说道,他顿了顿发觉自己这样说不对,“我的意思是我们假装谈恋爱,签协议那种,刚好我们可以互相帮助,我帮你去办理妖魔登记手续,给你找住的地方,帮你找工作,而你就要帮我堵住那些讨厌鬼的嘴,怎么样?”

    男人微微蹙了蹙眉头,他抬手摸了摸下巴似乎是在认真思索着什么,他扯了扯嘴角,做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说:“看样子也只能这样了,我刚刚苏醒不久,很多东西还不清楚不了解,就按你说的办吧,麻烦你了。”

    不多时,萧卿就将男人伤口处理的差不多了,至少是没流血了。

    “我叫萧卿,你呢?”萧卿将男人扶了起来,冲着他笑了一笑。

    男人目光温柔如水,轻声道:“无姓,单名离。”

    黑夜漫漫,萧卿扶着男人一拐一拐的回了别墅,此时萧家也是一片黢黑,萧卿还是和往常一样从阳台上飞进自己的房间。

    萧卿让离草草洗了个澡,然后拿出一块璀璨的水晶,放在离的面前,说:“来吧,咱们定契约。”

    离挑了挑眉,坐在萧卿面前,学着他的样子割破了中指然后将血滴在水晶上,萧卿低声念了几句咒语,随后说道:“我们定了契约,你不可以伤害我的家人,也不能对我动手动脚的,当然……我也不会吃你豆腐,我们就在外人面前做做样子,你的身份背景我还是需要弄清楚的。”

    离一直微笑着,他也没有反驳什么,点点头答应了萧卿的要求,话音一落,俩人一起念咒,染满了鲜血的水晶发出一道白光,意示着契约成功。

    之后萧卿就拉着离钻进被子里睡觉了,半醒半睡间,萧卿又忍不住伸手摸了摸离得魔角,半眯着的眼里满满都是艳羡,直到他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翌日,萧卿翻了个身撞到了一个硬邦邦的胸膛,他立马睁开了眼睛清醒过来,连忙转过身,正好对上了离刚刚睁开的眼睛。

    阳光暖暖照进房间里,离背对着阳光,金色的柔光衬托他分外好看,头上微卷的头发间那对盘旋的魔角镀上了一层柔柔的金色光芒。

    萧卿脑子一懵,吐出这么一句话:“我以后就叫你卷离吧!”

    离眨了眨眼睛,笑道:“你看我头发卷卷就叫我卷离,不好听呢,嗯……叫我莫离吧。”

    萧卿看着莫离愣了几秒,随即回过神别过头,转身起床梳洗穿衣,“快起床了……我们今天就我家里人公布我们的关系,要不然我们在外面住也可以,我爸在帝都有九套房,租出去了五套,剩下的都空着,我们可以住一套。”

    说着萧卿穿好了衣裳,他转过身,发现莫离早早地就打扮好了。因为昨晚没来得及买莫离的洗漱用具,萧卿只得给他用了一次性的,他把人打扮的干干净净的,从他大哥房间里拿了一套干净的衣服给莫离让他换上。

    待萧卿下楼的时候,萧正然和夏林雪还没有离开,他们看见萧卿领着一个高大的陌生男人下楼的时候他们都警惕了起来。

    “卿儿,这位是?”夏林雪看了莫离许久,莫离长相出众,带了一点点外国混血的容貌很是热夏林雪喜欢,而他的魔角又大又好看,夏林雪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萧卿挽着莫离的手,笑嘻嘻道:“爸,妈,这是我媳妇儿……哦不,这是我男朋友,叫莫离!”

    “男朋友?”萧正然和夏林雪被萧卿惊的喊了出来,萧正然看莫离的眼神顿时不善起来,说:“莫离?他是干什么的?属于哪家?什么魔?”

    “叔叔,我才从深山里苏醒,我身后没有什么势力,战争时期我被人类大炮击伤,就躲进深山里养伤休眠了。”莫离瞧了愣住的萧卿一眼,自己率先开口替萧卿解围,“我这条命,可以说是卿卿救的,我们俩是一见钟情,仿佛命中注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