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食与饿殍
    特处部赵子凯的办公室里,四个男人围着一张小小的办公桌,莫离指着照片上的木乃伊说:“这个凶手确实是地狱魔,他身上的味道和我刚刚苏醒的那天嗅到的味道相差无几,可以说他和上一个凶手很有可能是同一个人,也有可能是两个人。”

    他看了看听的很认真的萧卿,萧卿双眼闪着光,他被他看的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又接着说:“我在欧洲的时候还是过得很低调,虽然说那时候正是妖魔鬼怪的巅峰时期,但像我这样的治愈系魔是没有多少威慑力的,甚至还会被人类和同类欺负。我隐姓埋名躲在一个小镇子里当医生的学徒,那个医生接待过的最后一个病人就是被那个地狱魔附身的人。”

    听到这里萧卿忍不住举手打断了莫离的话,问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个医生也遭遇不测了吗?”

    莫离目光温和,看向萧卿,他点点头算作是回答了萧卿的问题,“那个病人是被一群人用担架抬过来的,那时候他差不多已经没救了,身体浮肿,皮肤下隐隐约约还有东西在动。”莫离顿了顿,看着手里的照片,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医生学过点驱魔术,然而他终究不是那魔头的对手,然后他被附身了……”

    莫离调了一下呼吸,开口继续说:“我亲眼看见从那个病人的嘴里飞出黑压压的苍蝇,然后……在飞进医生的嘴里……周围的人都吓坏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也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然后病人快速的干瘪下来,变成了木乃伊,而医生则是晃晃悠悠的离开了村子……等我们再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死了,变成了木乃伊……”

    说完,萧卿忽然伸手拍了拍莫离的肩膀,眼底满满都是同情和心疼,他时不时将莫离的魔角看上两眼,再轻轻摇摇头,心里在想什么莫离都能猜出个大概。

    一旁的萧厉倒是不说话,他看了眼赵子凯,赵子凯也是十分同情的看着莫离。

    莫离自己像是没发觉一样,继续说:“据我所知的话,那个地狱魔都是以一群苍蝇的形态去食人的,他们会附体到食物身上,食物会失去自我牺牲,疯狂攻击周围的动态生命体,然后啃食。”

    莫离的话都说道这个份儿上了,萧厉心里对凶手也有了大概得了解,他点点头,说:“好了,我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这次也谢谢你提供线索,我会顺着查下去的。”

    说完萧厉就让萧卿和莫离回办公室继续忙他们自己的了,他和赵子凯又商量了些事情就回了特处部总部。

    这边赵子凯也接到了萧厉的任务,他皱着眉头看了看萧厉留下来的案件资料,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巨大黑洞里,想要逃出去也晚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人类生活的地方似乎已经不太平了,赵子凯在特处部工作也有十几年了,他掐着手指算了算,自从建立了特处部之后他们处理的事情无非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能被记在档案里的只有那么几件。

    然而最近这段日子里发生的案子都足以被记录在档案里,如果严重一点还有可能就传到网络上,造成社会舆论,后果会很严重。

    一时间赵子凯有些适应不过来,以前的时候他是觉得这样的日子挺无聊的,总想干点大事,然而当真正发生了大事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无力。

    现在特处部上上下下都仰望着他,赵子凯深呼吸了几下,迫使自己打起精神来,认真工作。

    彼时,在萧卿和莫离的小小办公室里,萧卿坐在莫离对面录入文件,他时不时的抬眸偷觑莫离,当莫离看过来的时候他又低下眸子,装作什么也不知道,认真的码文件。

    而莫离自然知道萧卿这些小动作,他在心底无奈的叹了叹气,他伸手摸了摸自己头顶的魔角,暗暗庆幸自己长了一对又大又漂亮的魔角,这才有了今天。

    莫离一直等着萧卿开口,过了没多久萧卿果真忍不住了,他抬眸看向莫离,趴在桌子上问:“莫离啊,你能告诉我你活了多少岁吗?”

    “我么?”莫离笑了笑,他托着下巴微微眯眼看着萧卿,想了想,“我不记得了,我已经活了很长时间了,你该不会是嫌弃我了吧?”

    “没有没有没有!”萧卿连忙摇摇头,转而眼里闪烁起了崇拜的光芒,“你都比我老爸的年纪都要大了!”

    莫离没有说话,嘴角微扬看着萧卿。

    萧卿越说越停不下来,眼睛盯着莫离的魔角,羡慕的神色也越发的明显,“但是我们妖魔是不计较年龄的对吧,我看你现在也正直青壮年的样子,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呢!”萧卿动了动手指,似乎在压制着什么,“你是没见过我爷爷,我爷爷现在还年轻着呢!也就四五十岁的样子,他是地狱魔和自然魔混血生的,活的久一点,自然魔的寿命没地狱魔长……话说莫离你是地狱魔吗?”

    说到这里,莫离眨了眨眼睛,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明意味的暗芒,说:“你猜。”

    萧卿咽了咽口水,呲了呲牙,笑道:“我觉得是,但又觉得不是。我一直觉得地狱魔都是长相狰狞,穷凶极恶,高大威猛的,而你……确实高大威猛,但是长得很帅啊,而且你还是治愈系能力,所以……”

    听萧卿这么说,莫离忍不住笑出了声,他耸了耸肩膀,无所谓道:“所以,我是地狱魔还是自然魔有什么意义呢?你看我做了坏事吗?”

    “你这样说也挺有道理的……”萧卿迷迷糊糊点点头,“我还是觉得你很厉害,你是我见过除了我外公和爷爷活的最长的魔啦!”

    莫离挑眉,声音低沉了几分,“是吗?你也是我见过最年轻最可爱的魔了。”

    说完,他再看向萧卿的时候,对面的人已经快速把脑袋低了下来,而他红通通的耳尖却出卖了他。

    莫离越看萧卿越觉得有趣,甚至思索着要不要来个假戏真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