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食与饿殍
    路烽舟的八卦?

    萧厉想了想,他摇摇头。他从来就没有兴趣去打听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他要处理的事务很多,今天也是提前做完了才有了时间出来和路烽舟吃饭。

    他细细回忆了一下,他刚刚调来特处部总部没多久,路烽舟就被派下来给他当助理,萧厉一向要求严格,他以为路烽舟会坚持不下去,没想到他比自己还严格。

    见萧厉否认,路烽舟也不气,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轻轻晃了晃手里的酒杯,说:“那也没什么事儿,我以为总部里会有人谈论我的。”

    很显然,路烽舟似乎是误会了什么。萧厉微微蹙起了眉头,他看着路烽舟,他已经喝完了一**啤酒,第二**都喝了一大半,脸颊一片酡红,一副微醺模样。

    “你喝醉了。”萧厉无奈的叹了叹气,他扶着额头捏了捏鼻梁,他没想到路烽舟酒量会这么差,他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不会再让路烽舟陪着自己去参加什么酒席。

    他们谈论就吃得差不多了,路烽舟第一次喝醉了在外人跟前失态,他已经尽力让自己看上去没有那么奇怪,但他还是晃晃悠悠的有些站不住。

    “路助理,你喝醉了,不适合开车。”萧厉一把手拉过路烽舟,箍住他的双手强迫他不要乱动,“我开车送你回家。”

    然而路烽舟像是没听进去一样,他小小的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敌不过萧厉,他便醉醺醺的抬起头,双眼水光盈盈,薄唇轻启,脸颊酡红,是往日见不到的样子。

    “连你也瞧不起我是不是……”路烽舟忽然开口说道,他紧锁眉头,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然后他最后只是叹了叹气,“是的,你们都这样……”

    可怜的萧厉一脸懵逼,他对路烽舟说的话根本就不能理解。

    看不起他?谁看不起他?你们?你们都是谁?他再说什么?我没有看不起他啊……

    说起路烽舟,萧厉自认为自己是很喜欢这个助理的,平时话不多,做事认真严谨,管理能力又好,他实在不清楚路烽舟从哪儿看出来自己看不起他的。

    萧厉刚想问他问题,他低头一看,路烽舟已经仰着头沉沉的睡了过去。

    萧厉无奈的摇摇头,他将路烽舟扶上车,替他系好了安全带,就开车带他回了自己的公寓。

    路烽舟浑身一股酒气,萧厉想给他洗洗澡,又觉得不大好。

    在非人类智灵生物的世界里,恋爱是不分性别的,很多时候都能看到两个男妖或者两个女妖搂搂抱抱亲亲,这些在非人类智灵生物的眼里都正常的不能再正常,可人类就不是了。

    虽说现在已经出台了同性婚姻,但还是有少数人非常排斥**的,萧厉自己摸不清楚喜欢男孩子还是女孩子,他连初恋都没有过,活脱脱老处男一枚,现在要给一个男人清理身体,他自己都不好意思。

    无奈之下,萧厉只得给路烽舟换了身衣服,胡乱用湿毛巾擦了擦他的身体,就把人抱上床盖好被子就离开了。

    萧厉回到自己房间,匆匆洗漱一番,拿起手机就给萧月发了一条消息,让她下去查一查路烽舟的背景。

    月儿大宝贝儿:哥,这人是卧底什么的吗?

    :不是,是我的助理。

    月儿大宝贝儿:助理?

    月儿大宝贝儿:噫~哥,你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

    月儿大宝贝儿:长得还不错,啥时候带回来给我们看看啊?

    :你想多了。

    月儿大宝贝儿:小气鬼!

    :月月别闹,我说的是正事。

    月儿大宝贝儿:呵[不相信你不相信你]

    :……

    月儿大宝贝儿:放心吧哥,我一定给你查清楚!

    月儿大宝贝儿:你有空了带他来咱家坐坐!

    月儿大宝贝儿:我先下啦!我要敷面膜了!

    看着萧月回复的消息萧厉忽然间有些心累,他是真拿自家弟弟妹妹没辙,只能各种宠着。

    他是家里的大哥,萧烈并不比他小多少,虽说他小时候没少被自己欺负,但等到萧月出生的时候,俩兄弟忽然觉醒了妹控之魂一般,整天带着刚刚会走路的萧月到处跑。

    后来夏林雪又怀了萧卿,但因为一些事故夏林雪早产生了,萧卿从小身体不好,小小的粉嫩嫩一团,令萧厉有种他随时都会断气的错觉。

    萧卿从小就很乖,长得也很乖,萧烈和萧月那时候很调皮,但都很喜欢萧卿,他们带着萧卿各种调皮各种捣蛋,今天爬树明天玩水,导致萧卿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

    萧厉想到萧卿,又想起他的男朋友——莫离。

    萧厉实在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相信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他想了很久也始终没有想明白。

    那一次对抗beelzubub他们躲起来疏散人群,但他很明显的感受到了另一个地狱魔的气息。那气息太过缥缈,他在仔细一闻就消失不见了。

    下去之后萧厉也有再回去检查过,这个气息并不是beelzubub的也不是莫离的,也就是说当时出了beelzubub和莫离,还有第三个地狱魔的存在?

    细细回想这个问题,萧厉越想越觉得可怕,他不清楚地狱究竟出了什么事,导致地狱魔接二连三的跑到人间来作乱,更可怕的是天道法则居然没有什么动静。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萧厉紧紧皱着眉头,他拿起放在床头柜上关于锦屏大道beelzubub事件的资料,看了一遍分析之后他又将资料扔回了床头柜上,捏了捏鼻梁,随后关灯睡觉。

    翌日,正好是周末,特处部还是会放假的。

    阳光暖暖撒进房间里,窗外也响起小鸟叽叽喳喳的声音,萧厉动了动眼皮,下一秒就缓缓睁开了眼睛。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水果八宝粥的香味儿,萧厉微蹙眉头,忽然想起自己昨晚把路烽舟带了回来。

    萧厉顿时清醒过来,他起了床快速的刷牙洗脸,再出门时,客厅厨房里一个人也没有。

    “路烽舟?”萧厉愣了一瞬,他回过神来呼喊着路烽舟的名字,然而并没有人回应他。

    就在这时,萧厉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打电话过来的正是不见人影的路烽舟。

    “喂……”

    “早上好萧部长,我现在打电话应该没有打扰您的休息时间吧。”路烽舟在电话里顿了顿,“昨晚真的是很抱歉,我忘了自己不能沾酒……麻烦您照顾我了。”

    萧厉看了一眼桌上准备好的早餐,忍不住轻笑出声,低低的笑声传进电话里,说:“也没有什么了,所以作为赔偿,今天的早饭是路助理亲自做的吗?”

    闻言,路烽舟又顿了顿,他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支支吾吾道:“那个……并不是……我……粥和包子都是我在楼下早餐店买的……”

    “谢谢了,今天周末,你好好休息。”萧厉能想象出来路烽舟一大早醒过来,想起自己昨晚喝醉时的事情,也能想象他大早上起床掐着时间点给自己买早饭,然后悄悄咪咪的离开。

    挂了电话之后,萧厉心情颇好的用过早餐,决定愉快的度过一个周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