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9:变来变去的食神阁
    西门吹雪的剑道是“无情”,不过他的“无情”并不是那种好人不做非要做坏人,杀人全家的同时还顺便把自己全家也杀了的无情。

    而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毫无感**彩的剑道,就像那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正确翻译一样。

    对于西门吹雪的剑来说,世间万物皆是一般,无高低、贵贱、尊卑、优劣之分,不以好为好,不以恶为恶。

    秉持着这样的剑道,并且毫不动摇,西门吹雪才成为了一位绝顶剑客。

    毕竟在古龙武侠世界观里,“无情”对于功夫高低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buff。

    基本只要是自带“无情”标签的,都是高手。

    作为一位“无情”的高手,那么生人勿进的冷漠气质,肯定也是标配的。

    百姬所无法接受的就是陈浩南版的西门吹雪在作为饼店老板时,总是一副邻家大叔叔的态度。

    米杉有时候也难以接受,比如这个版本的西门吹雪想笑的时候。

    难怪“剑神一笑”会那么著名,这个版本的西门吹雪笑还真不如不笑。

    然而这份既有剑道、也有先天性原因造就的高冷范,在米杉没啥隐瞒的把这个世界的现状全部说一遍后,也有点绷不住。

    很久以前天上破了一个洞?五色石不够必须拿人来填?

    如果不填的话就会群魔乱舞世界末日?

    曾经那些武林第一人并不是去求仙问道了?

    几条街外食神阁里的食神其实是真正的神仙?

    因为上一个被选中传火的……哦不,填洞的拒绝了这个职责,所以现在出了大问题?

    就像米杉说的话,一顿饭的功夫不一定说的完。

    等米杉把所有这些一股脑全部告诉西门吹雪后,已经是**点钟,天都彻底黑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晚饭吃了什么,甚至连吃没吃都不知道的西门吹雪就这么拿着筷子呆滞了好半天。

    米杉倒是吃的很开心,反正已经震惊过了。

    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的西门吹雪没有质疑米杉说的这些东西。

    依然是作为绝世剑客的直觉,西门吹雪知道米杉说的这些都是真的……更重要的是,西门吹雪认为米杉不是一个会故意编出这样离谱的故事来消遣他的人。

    而且更重要的是,想要验证一下真假也不是太难的事情。

    食神阁离西门吹雪加的饼店也就几条街的距离。

    回过神来的西门吹雪第一件事就要去食神阁看看,大约是想要看看那把有一万斤重的菜刀。

    换上那身出门打架专用白衣的西门吹雪来到食神阁禁闭的大门处时,没有第一时间推门,而是抬起头注视着写着“食神阁”三个字的牌匾。

    看了大约半分钟的时间,米杉注意到西门吹雪握着长剑的手指微微动了动,似乎打算做些什么。

    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做的放下视线,用着一如既往的冷漠语气说道:“这里,我第一次来”

    “以前没来过这里取经吗?”米杉说的取经指的当然不是观摩叶孤城的剑意,而是找食神取经怎么做饼。

    对于米杉的这个问题,西门吹雪只是微微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也不知道是不愿意来取经,而是觉得西门家的老婆饼举世无双根本用不着来取经。

    把注意力重新放到食神阁禁闭的大门上,西门吹雪抬起手推了一下……然后又推了一下……大门纹丝不动。

    “嗯?”看到这一幕的米杉伸出手推了一下。

    “吱”一声,大门应声而开……搞得就像这扇木门带掌纹锁一样。

    不明白为啥是这情况的米杉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心,想到一起去的西门吹雪也瞅了一眼。

    也就一眼,下一秒,三人的目光就挪到了店……店……

    “噫?”映入眼帘的不再是积着厚厚一层尘土、到处都是蜘蛛网,仿佛几十年没人搭理的大堂。

    而是一个看起来很幽静的山洞,隐约间还能听到稀里哗啦的流水声。

    打量了一眼这座山洞后,西门吹雪侧过头对米杉问道:“刚刚你们来过?”

    “嗯,吃饭之前,来的时候还不是这个样子。”米杉点了点头,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抬起头看向了牌匾。

    果然,就像意料之中的那样,牌匾上的三个字变成了“水帘洞”

    也注意到这一点,但不明白水帘洞是什么的西门吹雪说道:“这里,至少十年没有人来过。”

    “也许不止十年。”米杉看着变成水帘洞的食神阁大厅开口说道。

    “嗯”西门吹雪点了点头,然后走了进去。

    米杉也带着百姬一起走了进去,一边走一边和百姬小声介绍起水帘洞的来历……米杉相信哪怕自己压低声音,西门吹雪也肯定能听到自己在说什么。

    仙家洞府什么的,无论是对于百姬还是西门吹雪来说,都是很容易理解的东西。

    而且很有意思的是,虽然这个水帘洞已经完全看不出之前大堂的样子。

    但位于正中央的透明厨房还在……准确来说,这时候已经不能叫透明厨房了。

    那把重达万斤的切肉刀依然竖在一块案板上,切肉刀所在的案板旁多了一个很特别的东西。

    一副金色的紧箍。

    不是央视版那种一个月牙样的紧箍,而是更加符合传统,中间位置是两个圈的紧箍。

    西门吹雪的眼神落在了那把切肉刀上,米杉则是很认真的看着这个紧箍。

    没有戴紧箍的猴哥……还是说,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能再念紧箍咒了。

    某些事情那位大圣爷没有说,米杉也没有细问。

    但不意外的话,这个世界的天庭还有别的什么的,估计已经不存在了……如果曾经真正有过的话。

    “喀呛”在米杉注视着那副紧箍时,一阵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抬眼望去,重达万斤的切肉刀被西门吹雪拿在了手里,看了好半天,最终还是被西门吹雪原样放回了案板上。

    “非我道”西门吹雪摇了摇头,然后奇怪的看了眼米杉又看了眼百姬说道:“不到万斤,只及一半。”

    “??”听到西门吹雪这么说的百姬再次试了试,结果依然只能让这把切肉刀稍稍动一下。

    米杉使出吃奶的力气,也依然是纹丝不动。

    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后,最后还是米杉总结道:“看来不同的人,会感知到不同的重量。”

    对于米杉的总结,西门吹雪在思考了一会后点了点头,认可了米杉的推测。

    有一种自己被歧视感觉的百姬对这把切肉刀投以愤怒的眼神,可惜切肉刀只是切肉刀,没有其他任何的反应。

    “接下来去哪?”从变成水帘洞的食神阁出来后,米杉问道。

    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皇城,西门吹雪说道:“皇城司,天牢”

    “叶孤城吗?”米杉点了点头,就算西门吹雪不说,按计划米杉也是要找找那位剑圣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