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对我来说,这并不难
    米杉并不知道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家里那群妹子跑去玩怪物猎人了。

    如果知道的话,肯定会吐槽那些妹子们在严重影响生态平衡。

    米樱米诺这两位从辐射世界出来,也没什么其他能力加成的角色,米杉不敢保证如何。

    但格林希尔、百姬还有薛帕德这三人……米杉觉得那个世界的古龙搞不好要绝种。

    薛帕德用枪械武器的能力属于最远射程枪枪爆头,打你眼珠就绝对不会碰到你的眼睑,打你左门牙就绝对不会打你右门牙。

    百姬的战斗方式大约就是无限鬼人,要是换成太刀就是登登登登登龙剑了,从头飞到尾都是飞着打的。

    而格林希尔……不知道大桶爆弹会不会被她改造成云爆弹、单兵核弹甚至奇点手雷什么的。

    艾泽拉斯的工程学圣骑士就是这么的“正义”

    更别说这伙人里面还有一只米凛这样的恐虐大魔,估计恐暴龙登场的时候,bgm都压不住米凛。

    有这群挂壁在场,有关古龙只能击退不能击杀的世界观背景设定……唔……微笑就好。

    暂时不知道这一切的米杉正在思考一个问题,一个不知道自己应该不应该现在回答的问题。

    那就是安里所询问的,这种把自己当柴薪献给初火的任务,为什么必须是不死人才行。

    本来米杉没有在话语里特意提到必须是不死人,但也许是太过于担心索拉尔的安危,隐隐约约觉得有这个设定的安里特意问道。

    “并不是因为我不愿意说,而是那些东西只是过去的历史,从不同的人眼里会有不同的结论。”

    米杉如此说道,如果只是单纯玩过黑暗之魂1的话,是无法回答安里这个问题的。

    想要真正知道这一切的原因,得玩过黑暗之魂1的本体和dlc,以及黑暗之魂3的本体和最后一部dlc。

    不死人印记是什么,印记的外面为什么有一圈火焰,人类又是什么,不死人又是什么,黑暗之魂是什么,深渊又是什么。

    这些被宫崎老贼在游戏里挖的坑要一直到这个因初火诞生的世界抵达终末时期才能得出结论。

    米杉无法明说是因为米杉虽然知道一些线索,但知道的不全,很多缘由立场都需要玩家自己推测揣摩。

    不同的玩家会拿相同的线索得出完全相反的推论。

    看到米杉不愿意多说,以为自己碰触了什么不该知道的禁忌,安里立刻低头不语。

    虽然知道一些东西,但不明白米杉因为什么而纠结的两位魔女也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那些东西先不管了,我先把你们的妹妹从痛苦中拯救出来吧。”米杉不明所以的摇了摇头开口说道,说完后抬起头对克拉格说道:

    “不过在这之前,为了让你相信我可以拯救你的妹妹,就先从你开始吧。”

    “需要我做什么?”克拉格立刻问道。

    “像之前克拉娜那样把手递给我就可以了。”米杉对克拉格举起手说道。

    “握……握手吗?”克拉格的表情有些迟疑,自从自己因为混沌的侵蚀,下半身变成蜘蛛后的克拉格就再也没有和其他人握过手了。

    甚至连她的妹妹也没有,克拉格担心自己身上的混沌污染,会沾染到自己妹妹身上。

    “对,握手就可以了。”米杉露出了微笑。

    ……同样很久没有被报以笑容的克拉格缓慢的伸出手,和米杉握在了一起。

    “……好温暖……”克拉格的第一个感觉是温暖,如同曾经混沌之火尚未反噬,和自己的姐妹们聚集在母亲身边时的感觉一样。

    然而紧跟着就是一阵刺入灵魂深处的剧痛,痛到了克拉格连惨叫声都无法发出的程度。

    在被痛晕之前,克拉格只听到米杉用着略带歉意的语气对身边的克拉娜说道:

    “她被混沌侵蚀的太严重了……甚至可以说身体已经变成了混沌的一部分。”

    等到克拉格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想要召唤自己的火焰大剑,然而没等召唤出来,一个人影就扑到了克拉格的身上。

    熟悉的“姐姐”让克拉格手心的火焰消散不见。

    “妹妹……你……你变回来了?”克拉格下意识的看向了抱住自己妹妹的下半身。

    原本和她一样因为被混沌侵蚀,变成蜘蛛身躯的下半身又回到了原本的模样。

    “你也一样,姐姐……”在游戏里没有名字,只是被npc称为大小姐的白蜘蛛魔女用着很软的语气说道。

    “啊?”听到妹妹的话,跟着低下头的克拉格也发现自己那双因为混沌侵蚀失去的**又恢复了过来。

    “他呢?”努力压下自己心里激动的克拉格摸了摸妹妹的脸颊问道。

    “我在这里呢……”叼着烟斗的米杉出现在房间门口接着说道:“因为你一直以来的努力,你的妹妹被混沌侵蚀的程度不如你,所以她醒的比较快。”

    “不过也差不了多少就是了,前后脚的功夫而已。”

    “……”很久没有感谢别人的克拉格因为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来感谢米杉陷入了犹豫之中,就在犹豫的时候,她突然发现自己所在的区域,不再是放置第二口不死钟的塔楼。

    也不是妹妹守护的营火附近,而是一处埋藏在记忆最深处角落的地方,一处她以为自己永远也回不去的地方。

    “这里……”

    “克拉娜说这里以前是你的房间,我让小离离收拾一下就把你们搬过来了。”米杉开口说道。

    “这……这里真的是伊扎里斯吗?”熟悉的石制墙壁,熟悉的螺纹雕刻,甚至熟悉的水杯和火盆……克拉格感觉自己身处梦境之中。

    “放心吧,你不是在做梦,除了你们的母亲以外,伊扎里斯的所有人都从混沌的梦魇中清醒过来了。”米杉吧唧了一口烟斗说道。

    米杉没料到伊扎里斯竟然还出产类似烟草的东西……不过想想伊扎里斯的地理环境还有居民,倒也不意外。

    一想到一群魔女在施法的时候口嗨的场景就特别微妙。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千言万语不知道该怎么说的克拉格纠结了老半天后问出了这样一句话。

    “这就说来话长了,你和你妹妹沉睡的这些几天里,的确发生了不少的事情。”米杉思索了一下接着说道:

    “这一切,得从我拔出你妹妹守护的营火里那把螺旋剑说起。”

    “什么?这不可能……初火尚未熄灭,没有人能拔出那把剑。”克拉格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米杉的话。

    “对我来说,这并不难……”米杉的目光似乎在眺望远方的说道:“而且除了我以外,还有一位叫安迪尔的人也能在初火尚未熄灭的时候拔出它。”

    说出这句克拉格听不懂的话,米杉收回目光,声音低了好几度,似乎是在自言自语的说道:“也许教宗也有想过拔出来吧……”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