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68 治疗恶魔的医术
    ..,

    泥沼怪带着陈曌去了他的破败山洞做客,泥沼怪是孤身一人住在这里。

    破败山洞外方圆数里是一片沼泽,里面住着一些低级的恶魔兽,还有一些地狱生物。

    陈曌在恶魔医书里看到过,关于地狱虫的记载,说白了,就是一种寄生虫。

    前任死神曾经用人类以及恶魔做过实验,地狱虫可以寄生在这两者身上。

    不过,地狱虫对恶魔并不致命,对人类却非常的致命。

    好在人间是没有地狱虫的,而且人间也不适合地狱虫生存,除非地狱虫能够在人间在极短的时间里找到宿主,不然的话几乎无法存活。

    而也因为人间的环境,所以哪怕出现一两只地狱虫,最多也就一两个人遭殃,而不会造成大面积的传播。

    在地狱,被地狱虫寄生属于常见病,就像是过去蛔虫寄生人类一样常见。

    有些小恶魔低级恶魔苦不堪言,因为地狱虫虽然要不了他们的命,却非常痛苦。

    在前任死神的笔记里,他提出过两种治疗方案,一种就是物理驱除,就是开刀手术。

    另外一种则是通过药物驱除,就类似于人类驱除蛔虫一样,前任死神也发现了这种地狱里的植物,毒葛叶草。

    毒葛叶草在地狱里属于常见毒草,含有一种对恶魔和人类都致命的毒素,所以不能直接服用毒葛叶草,需要经过一定的加工。

    驱除毒葛叶草的毒素后,制作而成的解药,能够在短时间内,就让地狱虫离开宿主的身体。

    “血腥追猎者,去找一些毒葛叶草来。”

    “好的,生者阁下。”

    不多时,血腥追猎者就找到了一捆毒葛叶草。

    陈曌开始提取毒葛叶草中的药性,用一个装满了恶魔之血的烧杯,放入毒葛叶草,毒葛叶草中的毒素就会被恶魔之血吸收,再取出其中的毒葛叶草,毒性就基本消失了。

    随后,陈曌就让泥沼怪把制成的草药服用下去。

    泥沼怪当然很不情愿,毕竟在他眼里,毒葛叶草可是剧毒,会死恶魔的。

    不过血腥追猎者显然也是致命的,所以他很不情愿的服用下毒葛叶草。

    没过多久,一条地狱虫就在泥沼怪的呕吐中出来了。

    那是一条看起来有三根指头粗的生物,大概有一米多长度,头尾两端都是吸盘,呈现出深红色,看起来依然非常的有活力,试图接近陈曌。

    陈曌退后两步后,血腥追猎者一脚就把地狱虫踩烂了。

    排除了地狱虫后,泥沼怪明显精神了许多。

    这算是他第一个治愈的恶魔,不过被地狱虫寄生,本来也就不是什么困难的疾病,治疗过程和医理都很清晰,没有什么难度。

    “尊敬的生者,这是在下昨天在冥河里捞到的灵魂,请您笑纳。”

    泥沼怪拿着两个被禁锢在一个拳头大的水晶球里的灵魂,虽然他们看起来缩小了很多,可是陈曌依然能够看到他们脸上的恐惧。

    “额……我说了,我不需要诊金。”

    “不,这不是诊金,这是我向您表达我的敬意。”

    “真的不需要,我拿着也没用。”

    陈曌是真的不需要,拿来做什么?他又不吃灵魂。

    “这两个灵魂看起来很完整,你的运气真好,在哪个地段捞到的?”血腥追猎者看着水晶球中的两个灵魂。

    大部分灵魂堕入地狱后,就会随着冥河飘荡,恶魔们就像是渔民一样,捕捞这些堕落的灵魂。

    有些灵魂保留比较完整,记得生前的大部分事情,这类灵魂的价值比较高,能够分成十几份灵魂碎片,有些灵魂则比较残缺,他们的记忆早就已经支离破碎了,价值自然也比较低,能够提取一两份灵魂碎片就不错了。

    而作为领地的子民,他们还要向他们的领主缴纳一定的税款,也就是灵魂碎片。

    比如说别西卜这样的小领主,他每年大概能够收获上千个灵魂碎片。

    别西卜的实力虽然不强,可是他的领地地段好,领地内有一段冥河流经地,所以别西卜的小日子过的还不错。

    血腥追猎者又帮陈曌找了几个得病的恶魔,这些恶魔得的病都属于常见病。

    陈曌治疗起来,还是相当轻松的。

    通过几个实践病例,陈曌对于恶魔医术的理解也深了不少。

    看书十年,也不如亲自动手一次更有效。

    半天的时间,陈曌回到人间。

    叩叩——

    陈曌刚出了地下室,就听到门外的敲门声。

    陈曌打开房门,看到门外站着一个五十多岁的微胖妇女,手中捧着一块披萨。

    “你好,我是你的邻居,就住在对面左边第三栋房子,我听说这里刚搬来了新邻居,所以过来和你打个招呼,这是我刚做好的。”

    “谢谢,我叫陈曌,你可以叫我陈。”

    陈曌没有拒绝,毕竟是邻里的第一次走动,披萨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份心意。

    只要陈曌还想在这里住下去,就必须和邻里之间打好关系。

    陈曌可没打算装什么高冷,没打算当一个生人勿进的陌生人。

    “我是玛丽,我丈夫叫班特,我想你们会成为朋友的。”

    “就不打扰你了,再见。”

    “再见。”

    陈曌和别西卜等恶魔,围在一起吃着披萨,门外又传来敲门声。

    又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叔,他和伊森的年纪差不多,不过他和伊森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典型,伊森是那种中年颓废版本的,而这位大叔却是高大魁梧,虎背熊腰,身上很有气势。

    “你好,我是玛丽的丈夫,刚才玛丽说这里来了一个可爱的男孩。”

    “额……我应该算不上可爱的男孩……”陈曌很怀疑,玛丽回家后是怎么形容自己的,可是自己绝对和可爱沾不上边。

    “好吧,不管怎么样,玛丽说你看起来挺顺眼的,所以,今晚我们镇子上有个篝火派对,你来吗?”

    “好的,谢谢你的邀请,对了,我能带我的孩子们一起去吗?”

    “当然可以……你结婚了吗?”

    陈曌让开身子,里面几个小脑袋正在墙角偷听着。

    “他们就是我的孩子们。”

    “当然可以,晚上我来接你吧。”,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