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1 我是来拯救水深火热中的外国人民的
    陈曌(zhao)拖着行陈箱从机场走出来。

    听说外国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中,自己本着济世为怀的理念,必须来拯救他们。

    大门口站着两个女人,其中一个是陈曌的母亲,另外一个是个白人女性是她的助理,好像是叫萨丽。

    陈曌是个事故医生,在国内出过医疗事故的,在国内已经无法再从事相关工作。

    所以她的母亲把陈曌弄到美国来,这对一个医药公司的董事长来说,还是不难的。

    当然了,作为回报,陈曌要在她的女儿,也就是陈曌同父异母的妹妹需要骨髓的时候,捐献自己的骨髓。

    陈曌母亲与父亲在很早之前就已经离异,而后出国打拼,如今陈曌的母亲已经是一家医药公司的老总。

    不过这都和陈曌没太多的关系,他们两个更像是熟悉的陌生人。

    这些年,他们的联系屈指可数。

    而陈曌母亲对他的帮助,更像是一场交易。

    当然了,他们的关系也算不上恶劣。

    早年父母离异,不是谁的错,只是因为合不来,就是这么简单。

    没有什么嫌贫爱富,也没有什么迫于现实。

    然后陈曌选择了与父亲,就是那么简单。

    陈曌也不是那种缺乏母爱的人。

    “这是你的绿卡,还有银行卡,里面有一万美元。”

    “谢谢。”陈曌接过东西。

    “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没有了……她需要的时候,给我电话。”

    陈曌母亲点点头:“你打算从事哪个行业?”

    “这就不劳你操心了,我有自己的规划。”

    规划个屁啊,陈曌现在连住哪里都不知道。

    “如果你打算重回老本行的话,最好先去考个行医执照,如果非法行医的话,是会被遣送回去,而且要进大牢。”

    “我知道了。”

    在与母亲告别后,陈曌拖着行礼上了一辆的士。

    “去哪?”出租车司机是一个黑人。

    “帮我找一家汽车旅馆,谢谢。”陈曌的英文发音还不是很标准。

    “韩国人?日本人?中国人?”

    “中国人。”

    “你好,我叫文森特,你是来做什么的?”

    “逃亡。”

    “天哪,你们中国这么危险吗?”

    “不,我在国内出了点事,所以只能逃出国。”

    “黑...帮?”

    “好吧,我是个医生。”陈曌无奈的回答道。

    陈曌听说,每个黑人都是话痨,而文森特很好的证明了这点。

    “伙计,能和我说说怎么回事吗?”

    “我所接手的一个病人,在家属没有签免责书的情况下,就对他进行了一场手术,很遗憾,他死了,然后我就成了那个凶手。”

    “好吧,这是个悲伤的故事,为什么家属没有签免责书?”

    陈曌实在是不想讨论这个话题,难道告诉这位黑人老兄,这是某些医闹一贯的伎俩吗,让他和自己一起声讨冷血无情的国人吗?

    “你对住宿有什么要求吗?”

    “要求很简单,环境好,干净整洁,食物美味,价格便宜,最好美女还多。”

    “好的,我认识一家旅馆,每个晚上只要十美元。”文森特自动的省略掉了其他的要求,只听明白了,便宜。

    陈曌很无奈,然后欣然接受了这家汽车旅馆。

    文森特给陈曌推荐的这家汽车旅馆,位于洛杉矶市郊,环境嘛……周围都是荒凉的沙地。

    看起来文森特认识这家汽车旅馆的老板,一个大胡子矮胖白人老男人,或许是位置偏僻,所以没什么生意,老板正在柜台打瞌睡。

    “嗨,伊森,我给你带了一个客人来,一个可爱的亚洲人。”

    伊森慢悠悠的睁开眼睛,他的反应看起来有点迟钝,看了看文森特,又看了看陈曌:“好的,一个晚上十五美元。”

    “喂,伊森,不要这样,这是我的兄弟。”

    “好吧,如果给现金的话,我给你十美元一个晚上,提供你一顿早餐。”

    陈曌在来之前,兑换了一些现金,所以爽快的支付了十个晚上的住宿。

    “有证件吗?驾照也可以。”

    陈曌拿出绿卡,做了登记后,伊森便带着陈曌去了一个房间。

    没有想象中的脏乱差,至少在陈曌可以接受的范围,一个浴室和一个卧室,一面靠窗,所以光线倒是很不错。

    “文森特,能留个联系方式吗,如果我需要用车,我会找你的。”

    “当然,我很乐意。”

    文森特临走前抱了抱陈曌,陈曌对于老美的这种过于热情的礼节还有些无法适从。

    不过文森特是个自来熟的黑人,至少陈曌对他的印象相当不错。

    这里就是自己的家了……

    至少,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自己都将要住在这里。

    一直到自己赚到足够的钱,或者是无法生存下去。

    陈曌拿出自己的行礼,在拿出一个金属盒子的时候,陈曌显得尤为庄重。

    这个金属盒子是陈家祖祖辈辈相传的,陈曌的父亲生前是个江湖术士。

    陈曌很好奇,半文盲的父亲是怎么追求到女学霸母亲的。

    据说打开了金属盒子,就需要继承陈家的家业。

    不过陈曌一直无法打开这个盒子,所以陈曌很庆幸。

    毕竟,哪怕是三流的医生,也好过当个江湖术士要好的多,至少陈曌是这么认为的。

    突然,房门猛的打开了,正站在门后的陈曌身子踉跄,手中的金属盒子没拿稳,掉在地上。

    然后,原本尝试过无数次也没打开的金属盒子,用这种很不严谨的方式打开了。

    “抱歉,没伤到你吧。”伊森站在门外,手中端着一份汉堡署条。

    “额……没事,是给我的吗?”

    “不是,我只是上来看看你有没有需要帮助的地方,看来是没有,再见。”

    伊森的回答让陈曌僵在半空中的手,显得很尴尬,也很失望,特别是在陈曌肚子很饿的时候。

    陈曌重新关上房门,捡起地上的金属盒子。

    陈曌原本以为,这金属盒子里有什么东西,也许是什么秘籍,或者什么秘宝。

    可是里面什么都没有,空无一物,这让原本就很失望的陈曌更失望。

    比没有得到食物的失望更多一倍……

    陈曌正要将金属盒子放回桌子上,脚下突然踹到什么东西。

    “哪里来的狗?”陈曌发现脚边多了一只沙皮狗。

    “嘿,你最好客气一点。”沙皮狗转过身,用着陈曌无法理解的方式开口说道:“我可是地狱的领主,别西卜.维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