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12 来自警察的单子
    车来了,还是文森特。

    “要跟来吗?”

    “不了,我还想四处走走,看看有没有新的猎物。”老黑回答道。

    这次老黑没有跟上来,身边跟着一个死神,压力真的很大。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死神,一个狩猎灵魂的恶魔。

    回到旅馆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陈曌是真的非常疲倦,随意的冲洗过后,便躺在了床上。

    结果摸到杯子里的别西卜和雷蒙两个混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自己在外面辛辛苦苦的赚血汗钱,结果他们两个在自己的被窝里睡大觉。

    陈曌抬起手,把别西卜和雷蒙全部的丢出窗外去了。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陈曌才起床洗簌。

    昨晚那单生意,虽然危险,不过报酬也是非常的丰厚。

    陈曌下楼去,把抽成给了伊森。

    “陈,和你合作就是愉快,至少你不会糊弄我,以前我与人合作,那个人总是拿各种理由糊弄我,我就知道,我的眼光没有问题。”

    伊森拿到六百美元的抽成,同样非常的愉快。

    “要不要来一支,我请你的。”

    伊森拿出一支自制的大...麻烟卷,陈曌摇了摇头。

    这玩意对于美国人来说就跟生活必需品一样常见,陈曌没打算做圣人,要劝所有认识的人戒掉这东西,可是陈曌是绝对不会碰这个东西的。

    作为医生,需要的是时刻保持清醒的意识,哪怕是酒,陈曌都很少碰,更不要说大....麻了。

    “免了,如果你想请我的话,还是请我吃一顿吧,那更实际。”

    “想都别想。”伊森从柜台下面拿出一大盘子的汉堡:“刚做好的,还是老价钱。”

    “小气。”陈曌拿起一个汉堡吃起来,顺便又从冰柜里拿了一瓶饮料。

    “昨晚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陈曌的脸色微微收敛,然后点了点头:“下次再有这类的单子,你最好给我开一个高价,这可是我拿性命做赌注,价钱低了,绝对不接。”

    “好吧,我会注意的,不过你这几天赚了也有几千美金,应该给自己放个假,放松一点。”

    “几千美元有什么用,我现在还不够买一辆车。”

    “你有驾照吗?”

    “额……我正打算去考一个驾照。”

    “出去走走,多了解一下洛杉矶,这里可是天使之城,也许下一个路口,你就有艳遇。”

    “你今年几岁?”

    “五十三。”

    “那你在人生的五十二年时间里,有多少艳遇?”

    “和你说了,你也不相信,在我年轻的时候,我的身材可是比施瓦辛格更完美,我的胸肌……”

    “施瓦辛格现年七十二岁,你告诉我,你年轻的时候比他的身材好?请问你说的是哪个年龄段?你出生那年,他得到了环球健美先生的殊荣。”

    “和你聊天真没意思。”伊森气呼呼的转身走出柜台。

    怎么样把天聊死?那就是直接戳穿别人吹的牛。

    “帮我看店,我要去找我的艳遇。”

    反正也没事做,陈曌索性就坐到柜台里,帮伊森看店。

    十月出头的洛杉矶,温度依然有三十度。

    旅馆前厅没有空调,只有一个小风扇,就在陈曌昏昏欲睡的时候,一只手敲在桌子上。

    “醒醒。”

    陈曌睁开眼睛,看到是一对男女,两人靠得很近。

    “给我开一个房间。”

    “十五美元,谢谢。”

    虽然正规的旅社都需要证件,不过伊森的汽车旅馆显然不需要,只要有人付钱,就可以直接入住。

    这对男女在拿到钥匙后,就揉揉抱抱的上楼了。

    陈曌看这对男女的走姿有点奇怪,不过也说不上来哪里奇怪。

    不过这种放得开的男女,在这个国家里比比皆是。

    陈曌也没放心上,继续的枯坐,拿着手机玩。

    就在这时候,手机响了,是葛琳的电话。

    “喂,葛琳,我今天有空……”

    “我给你电话不是要约你。”

    “你在伤害我。”

    “我有事请你帮忙。”

    “什么事?”

    “你能带上你的工具,来北科大街103号吗?”

    “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吧?”陈曌试探性的问道。

    虽说他和葛琳已经很熟了,毕竟都已经赤膊相见了,不过陈曌还是需要确认,葛琳不是要钓鱼执法。

    当然了,葛琳并不负责他这块。

    “我知道,我保证你不会有事。”

    “那好吧。”陈曌挂断电话后,又给伊森打了个电话,让他回来看店。

    不过伊森说不用,直接离开就可以了。

    陈曌拿着工具箱,雷蒙和别西卜也跟着去。

    “葛琳,我已经到了。”

    不多时,葛琳就出来了,把陈曌带进屋子里。

    陈曌一进屋子,看到好几个警察,顿时紧张了起来。

    “葛琳,这是什么情况?”

    这时候,一个至少一米九的高大黑人警察走了过来:“葛琳,他就是你说的那个医生?”

    “是的。”

    “他安全吗?”

    “放心,没问题。”

    黑人警察拍了拍陈曌的肩膀:“伙计,帮我救个人,我保证以后这一带没有警察会找你麻烦。”

    “能让我看看病人吗?”

    众警察把陈曌带进一个房间,房间里都是血,床上躺着一个伤者,同样是警察,腹部中弹。

    “为什么不叫救护车?”

    “这与你无关。”

    既然他们不想说,陈曌也不多问,拿出工具就开始为警察取子弹消毒包扎。

    “好了,最近七天内,最好不要做剧烈的运动,食物也要以清淡的为主。”

    “这是你的酬劳。”黑人警察给了陈曌两百美元。

    陈曌想了想,还是收下了诊金。

    “我送你。”葛琳道。

    出了屋子后,葛琳让陈曌上了警车。

    陈曌没有主动的询问,不过葛琳在起初的沉默后,还是开口道出了实情。

    “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我的同事不送去医院?”

    “从伤者伤口取出的子弹看,应该是9毫米子弹,这类子弹大部分是提供给警用枪支的,比如说p226手枪,也就是说,伤者很可能是被警察自己的佩枪打伤的,有可能是丢失枪支吧,如果送去医院的话,就会留下记录,势必会调查子弹弹道,很容易查出来是来自内部的枪支。”

    虽说陈曌不确定确切情况,不过大致情形还是分辨的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