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13 隔壁的凶案
    实际情况和陈曌推测的差不多,受伤警员的枪支丢了,又不敢上报,所以自己调查。

    结果遇到了偷走他枪的人,还用他的枪把他打伤了。

    他的同事显然不想他出事,所以就叫了陈曌过来。

    情况不算复杂,就是不好透露出去。

    当然了,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如果有同事掩护,再把丢失的枪支找回来,那么一切都好说。

    如果这把枪出现在某个案发现场的话,或者是制造了什么伤亡,那么问题就非常严重了。

    所以那个丢枪的警察才会那么紧张,一个人追查。

    不过,能够拓宽自己的人际关系,而且对象还是警察,陈曌倒是挺高兴的。

    “你等下还有事吗?”

    “你决定好去哪里吃饭了吗?”

    “找一家宠物能进去的。”

    两人找了一家中餐馆,吃完后就直奔旅馆了。

    可是,在两人准备开战的时候,一声枪声打断了两人的愉快时光。

    “隔壁传来的!”陈曌脸色一变:“我记得隔壁住的是一对男女朋友。”

    葛琳重新披回衣服,冲到隔壁门前,一脚踹开了房间。

    “不许动……放下武器!”葛琳没有直接冲进去,而是持枪对着门内。

    陈曌站在自己门边,葛琳打了个手势,示意陈曌不要过来。

    陈曌感觉自己就像是生活在电影里一样,就这么十天的时间,陈曌就遇到了四个枪伤的人,还有一个杀人如麻的歹徒。

    现在就在自己的隔壁,又发生了一起枪击。

    而在国内,陈曌二十多年的时间里,还没近距离发生过枪击。

    枪伤倒是见过,是两个警察,可以说频率很低。

    隔壁房间里没有动静,葛琳小心翼翼的进去。

    就如大部分警匪剧里,警察进入某个房间的时候,都会小心翼翼的用枪口指着某个角落一样,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谨慎小心。

    不过很快,葛琳就放下了武器,房间本来就不大,所以没什么地方可以隐藏的。

    地上有一具尸体,窗户打开着。

    陈曌也进到了房间里,认出了这个男的就是之前那对男女中的男性。

    “那个女人不见了。”陈曌说道。

    “什么样的女人?”

    “二十岁上下,棕发,一米七的身高,d……d罩杯。”

    就在这时候,一个黑影出现了,老黑?

    老黑怎么跑这来了?

    只见老黑手中的镰刀朝着地上的尸体一划,勾出了这个男的灵魂。

    “老黑,你怎么跑这来了?这里不是你的地盘吧?”

    “我是来找你聊天的,最近我所在的街区没什么猎物,所以来你这里串门,结果就遇到了这个家伙,跟在你的身边,果然就有收入,真不错。”

    “救我……救我……救我……我不想死……他是死神吗?”

    这个死者已经是灵魂状态,他疯狂的想要挣脱老黑的手掌,想要向陈曌和葛琳求救。

    不过他听不到陈曌和老黑的对话,陈曌看了眼死者灵魂。

    死者灵魂接触到陈曌的目光,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

    “你能看到我?救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我有钱,我可以给你,只要你救救我。”

    如果他还活着,陈曌不介意救他一命,可是他的脑浆都洒出来,陈曌也没起死回生的能力,哪怕老黑也办不到,所以爱莫能助。

    “你有什么想问他的吗?我可以让他告诉你一些信息,不过最好快一些,因为死者死去的时间越长,他的记忆就会消失越多。”

    “帮我问他,是谁杀了他,是不是和他一起的那个女伴。”

    “是的,是的……那个该死的婊..子。”

    “她为什么要杀你?你们是什么关系?还有,你是什么人?”

    “我是赏金猎人,她不是我的女友,是我的猎物,她骗了我,她欺骗了我。”灵魂非常的激动,满脸狰狞。

    他对自己死亡的结果,显然非常难以接受。

    所以在回答问题的时候,显得语无伦次。

    不过很快的,陈曌就从死者的口中知道了实情。

    女的是个通缉犯,不过她是自愿找到死者的,可是死者并不打算把她交给警方,而是打算把她交给一个黑...帮头目,所以那个女人杀了他,然后自己逃走。

    这其中有几个疑点,那个女人为什么主动送到死者手上,如果她要自首,为什么不直接去警局?而交给一个赏金猎人。

    赏金猎人在美国社会中属于比较普遍的存在,他们不是警察,可是他们比警察有更大权限,不,应该说是比警察更没限制。

    他们的工作范围就是抓捕逃犯,然后领取悬赏。

    不过他们这份工作,收入比警察高很多,同样也比警察要更危险。

    虽然从灵魂那里得到了不少信息,可是陈曌无法直接跟葛琳说明情况。

    毕竟,如果和葛琳说出这些信息,难保葛琳不会对陈曌产生怀疑。

    而最关键的是,这位死者生前,没打算把那个女通缉犯交给警方,而想要交给一个出价更高的黑...帮老大,死者并没有说出来,或者说他已经忘记了。

    灵魂在离开身体后,会逐渐的失去记忆,只会记得一些印象最深刻或者执念最深的事情。

    也就是说,这次问完,下次即便再把他的灵魂找出来盘问,估计他也只记得自己这辈子吃到最难吃的是什么东西了。

    不多时,警察就来了,葛琳正在与那几位同事交流。

    那位先前见过的大高个黑人警察走到陈曌的身边:“伙计,又见面了,我叫梅尔森,是重案组的头头。”

    “我叫陈曌,你可以叫我陈,我似乎得罪了上帝,最近总是遇到这种事情。”

    “这里是美利坚,你要学着习惯这种事。”

    “也许永远都无法习惯。”

    “你和葛琳是最先到达现场的,有什么发现吗?”

    “没什么发现,我又不是警察,只是一个医生,而且还不是正规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