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16 看在十万美元的份上
    拉斯法听到了这个消息,直接暴跳如雷,当场暴跳如雷。

    开玩笑,他什么身份,从来没有人向他做出过这样的要求。

    这让他无法平静下来,可是身体也越来越难受。

    这让他不得不把私人医生和健康顾问,瑞德拉叫过来。

    瑞德拉是个红发的大美女,不过拉斯法此刻已经没精力去注意瑞德拉的美貌了。

    更何况,瑞德拉还被其他派系的人收买了。

    瑞德拉匆匆的给拉斯法做了身体检查,脸色非常的凝重:“拉斯法先生,我建议你现在最好去医院,做全面的检查。”

    “不行,我没那个时间。”拉斯法直接拒绝了瑞德拉的建议,可是接下来就是一连窜沉重的咳嗽:“咳咳……我明天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你给我开……开点药……”

    “抱歉先生,我不能那么做,如果你还坚持不去医院,可能明天要去的地方就不是会议室,而是太平间,现在我以医生的身份,郑重的告诉您,您现在的身体状况,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死,我不是在危言耸听,你现在最好进医院,这也许能救你一命,你现在的身体已经刻不容缓了。”

    甚至,从专业角度上来说,拉斯法现在的身体机能几乎是全面的崩溃,哪怕是进了医院,都不见得能活的了二十四小时。

    这时候,如果她开药的话,那就等于是谋杀,即便不会被判谋杀,她的行医执照也会被吊销。

    什么是健康顾问,那是在需要的时候,对病人对雇主做出正确的建议。

    哪怕她被别人收买了,那也是道德层面上的问题。

    可是在专业领域上,她从来不会违背自己的专业性。

    “我不会去医院的。”

    瑞德拉转头看向身边的随从:“保罗,我建议你给拉斯法先生的女儿打个电话,告诉她,我并没有在开玩笑。”

    “好吧好吧,我去医院,请不要给她打电话。”

    “先生,我去备车。”保罗说道。

    拉斯法很不情愿的被送进了医院,然后在瑞德拉的安排下,进行了全面的身体检查。

    拉斯法被送进特护病房,暂时还没有人来告诉他检查结果。

    可是他感觉的到,身体正在变的糟糕。

    非常的糟糕,这是前所未有的感觉。

    以前他虽然难受,可是他觉得,自己可以撑的住。

    可是这次不一样,他是真的有某种不好的预感。

    “保罗,保罗,进来。”拉斯法扯着嗓子喊道。

    “先生,有什么吩咐吗?”

    “给那个医生打电话,让他来,十万美元,我给!告诉他,快点过来。”

    再强硬的态度,也比不上自己的性命。

    如果这能让他获救,他不介意服软,不介意支付十万美元。

    就在这时候,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进来了,是她的女儿佐拉。

    “佐拉,你怎么来了?”

    作为他的女人,佐拉几乎继承了拉斯法的所有性格,强势而且干练。

    两次婚姻,都是因为她对工作看的比家庭更重要。

    不过佐拉对于自己的形象要求很高,去哪里身边都跟着一个形象设计师。

    可是今天,佐拉居然没化妆就出门了,而且看起来像是哭过。

    “父亲,你怎么样了?”佐拉尽量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我的病情是不是很严重?”

    “没有,你的身体有点小问题,在医院稍微养几天就能继续和你的那些小婊..子鬼混了。”

    “我还有多久?”拉斯法低沉的问道。

    “父亲,情况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我还有多久?”

    “医生说……”佐拉眼中含泪:“他说你可能……可能撑不过今晚……”

    拉斯法直接懵了,他以为佐拉会说几个月,电影里不都是这样演的吗?

    “可是……可是我感觉……我感觉没那么糟糕……”

    是啊,将死之人都是这样的感觉,这就是回光返照。

    这具老迈的躯壳,正在强行抽取着最后的生命力。

    佐拉低着头,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候,外面一阵嘈杂声。

    佐拉顿时怒了,这里是医院,是特护病房!

    “外面怎么回事?”

    保罗走了进来:“先生,是今天那位医生来了,不过被医院的保安拦在特护病房区外面,那位医生强行要带宠物进来,他说宠物不能进来,他也不会进来。”

    “胡闹,把那个混蛋赶走,这里不需要他。”佐拉气愤的叫道。

    “让他进来,去与保安沟通一下。”拉斯法还不想死,越是濒死,就越是怕死,这是人的本性,谁都改变不了。

    过了片刻,陈曌进来了,背着工具箱,同时一只手还抱着一条沙皮狗。

    “哈哈……犹太老头,我说过,你活不过今晚的,你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吗?”

    “你是谁,你敢用这种语气对我父亲说话,我想你是不想在洛杉矶待下去了。”

    “你的父亲,女士,我想你首先要搞清楚,你的父亲今天对我说过什么,我很少会去讨厌一个人,不过你的父亲一定会进入我的黑名单之中。”

    “好了,佐拉。”拉斯法强压着怒火说道:“先生,我对今天对你说过的话感到抱歉。”

    “不用道歉,我来不是与你和解的,只是为了十万美元,仅此而已。”

    拉斯法胸口微微起伏着,他的呼吸变的有些勉强。

    他现在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只是用一种极其强烈的求生欲看着陈曌。

    “你知道我的状况吧?”

    “当然,我今天白天的时候就已经警告过你了,对了,用我的东方巫术,很显然,我的预言奏效了,你现在已经快死了。”

    “那么你应该知道,如果你的治疗不能起到效果,那么你不但拿不到十万美元,而且我很可能会把你丢进海里喂鲨鱼。”

    “把这个喝下去。”陈曌拿着一个小瓶子,里面是黑色的液体。

    “这是什么?”佐拉立刻夺过小瓶子,她对陈曌充满了不信任,这源自于陈曌给她的第一印象实在是太恶劣了。

    “一个能够让他多活三天的东西。”陈曌耸了耸肩:“白人老头,你还需要犹豫什么?如果这东西不起作用,我可能会背负上凶手的罪名,而你却没有任何的损失,不是吗,反正你就要死了,你觉得我有必要以自己为代价,提前把你弄死吗?”

    “佐拉,把那个药剂给我。”

    “父亲。”

    “他说的没错。”拉斯法说道。

    这时候他已经别无选择了,他必须接受。

    “如果我父亲死了,我不会放过你的。”

    “女士,请搞清楚,我说过这份药剂只能维持他三天的寿命,三天之后,如果还需要后续的治疗,请提前预约,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