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18 最贵的疗程
    此刻,陈曌和佐拉,正在医院后面的草地上抱一起,相互的拥吻着。

    “我听说亚洲男人都很含蓄。”

    “我们中国有句俗话,也就是你们美国的俚语,入乡随俗,就是说去到哪里,就要适应当地的风俗与习惯。”陈曌的手已经伸进了佐拉的衣领子里,手握着丰满的肉团。

    佐拉热情而且熟练,她的手也在陈曌的下身套弄着。

    阴影中传来男女的喘息声,两人进行了一个小时的征战,这才偃旗息鼓。

    稍微的整理了一下妆容,这才重新回到病房的走道前。

    佐拉进去看了眼拉斯法,看到心率仪器上的平稳心跳,以及拉斯法的鼾声后,这才松了口气。

    看起来,陈曌的药剂已经起到了作用。

    至少,他已经渡过了最危险的时间。

    这时候距离天亮还有三四个小时,佐拉已经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陈曌脱下外套,盖在佐拉的身上,他自己则是牵着狗走动。

    “这里好多的猎物。”老黑就像是狼进羊群了一样,无面的头罩下居然闪烁着幽幽的光芒。

    “你不要乱来。”陈曌吓了一跳,他觉得把老黑带医院来,完全是一个错误。

    “虽然好多的猎物,可是都不属于我。”老黑很丧气的说道:“我没感觉到他们的死亡,所以他们不属于我,咦……我感觉到了一个。”

    老黑突然在一个病房前停了下来:“这是个纯粹的灵魂,我的运气真好,这个可以提炼出不少的恶魔结晶。”

    陈曌推开病房,看到在昏暗的病房内,病床上躺着一个面色苍白的男孩,这个男孩带着呼吸器,他的头发剃光了。

    陈曌沉默了半饷:“他会怎么死?”

    “他的脑袋里有个东西,在今天下午十五点整,那个东西会要了他的命。”

    “恶魔结晶对他有用吗?”

    “可以抑制,不过他脑袋里的东西只要还在,他就只能暂时的拖延时间。”老黑说道:“不过,如果你要我放弃这个猎物,也要给我一点好处。”

    “欠你一年份的恶魔结晶。”

    “不够。”

    “你别和我讨价还价,就这个价钱,如果你不满意的话,那么我们的交易作废,你剥夺他的灵魂吧。”

    “好吧,你下次能不能不要压价压的这么狠。”

    陈曌看了眼病房内部,没有监视器,拿出一点恶魔结晶的粉末,然后掰开男孩的嘴巴倒了进去。

    “他的死亡已经过去,已经有半年的寿命了。”老黑说道。

    刚出病房,突然一个女医生迎面过来。

    “你是什么人?”

    “额……我是病人的家属。”

    “不对,你不是约翰的家属,他住了两年,我都没见过你,而且,家属也不可能在这时间来看望,你是什么人?”

    “我……我走错病房了,我朋友住在特护病房,这里的房间看起来都差不多。”

    这时候,女医生拿起对讲机:“保安,保安,过来。”

    陈曌很无奈的站在原地,他也没打算着跑,然后陈曌就被带到了保安室。

    “你是什么人?如果你不说实话的话,我就报警了。”女医生不依不饶的看着陈曌。

    “我说了,我认错病房了。”

    “那你为什么开始的时候撒谎?”

    “你记错了,我什么时候撒谎过。”

    “看来我只能报警了。”

    陈曌也拿起手机:“佐拉,能来一下医院的保安室吗,我和这里的医生好像产生了一点误会。”

    不多时,佐拉就走了进来,看到陈曌,又看了看女医生。

    “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

    “这个男人闯入了一个男孩的病房,我怀疑他的目的不纯。”

    就在这时候,一个女护士兴冲冲的跑了进来:“法尔,约翰醒来了,他醒来了。”

    “什么?约翰醒来了?这怎么可能?”

    “是真的,他醒来后,就一直喊着肚子饿,他想吃东西。”

    “这不可能吧……他从化疗室出来后,就一直昏迷中,他不可能有那个胃口的……而且……而且最近几次的化疗结果一直很差,他脑子里的东西并没有缩小,那个东西已经压到他的中枢神经,他不可能清醒过来的。”

    法尔一直是约翰的主治医生,她非常清楚约翰的情况。

    约翰最近一段时间,一直是靠着输液来补充营养的,化疗已经彻底的破坏了约翰的味蕾。

    这对一个孩子来说,是非常残酷的事情。

    而最残酷的是,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他的病情没有得到任何好转。

    化疗对他的作用已经不大,反而在进一步的摧残他的生命力。

    “可是这是真的,他看起来很精神。”

    “医生,如果我朋友没问题的话,我能带他离开吗?”

    “不可以!”

    “我想这是可以的,医院没权力拘留我的朋友,如果你们想限制他的自由,请叫警察来,让警察和我的律师谈一谈,我们就在01号特护病房外,你随时可以叫警察过来。”

    陈曌跟在佐拉身后:“谢谢,我欠你一个人情。”

    “那个男孩,是你救回来的?”

    “什么男孩,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闯入那个病房,是为了救那个男孩?”

    “你还是先关心一下你父亲的情况吧,现在时间差不多了,你该叫他起来吃早饭了。”

    “他已经醒来了,一起来就喊肚子饿,和那个男孩如出一辙。”

    “看来我成功了,对了,能让保罗把我的诊金送去我住的地方吗?对了,我需要特别体形一下,我只收现金。”

    “不留下来讨论一下我父亲接下来的疗程吗?”

    “我实在是不愿意再与他有什么瓜葛,你父亲可不是一个好打交道的人。”

    “为了我,不行吗。”

    陈曌笑了笑,我们真没太大关系。

    你真以为这世界上有什么一睡泯恩仇的故事吗。

    “开个价钱吧。”

    “六个疗程,我保证你父亲最少能多活一年,每个疗程十万美元。”

    “全世界都没有收费这么高昂的医疗。”

    “你确定没有吗?”

    “好吧,成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