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24 伊森,不会是你吧
    “杀手小姐,看起来你好像没找到你想要的东西,真遗憾。”陈曌咧嘴笑起来。

    “你想怎么样?”

    “告诉我,你要找的是什么东西。”

    “你真的不知道?”凯莉强撑着,有些怀疑的看着陈曌。

    “我真的不知道。”

    “那个赏金猎人住到这家旅馆来,不是为了把东西交给你?”

    “我根本就不认识他。”

    “具体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是一份配方。”

    “什么配方?”

    “不知道。”

    “好吧,谢谢你的配合,希望你在警局里能够渡过这个愉快的周末。”

    “你要报警?”

    “这是理所当然的吧。”陈曌已经拿起了手机,拨打了葛琳的电话:“葛琳,记得我隔壁的那起凶杀案吗,现在那个女杀手就在我这里,她被雷蒙咬伤了,你快点带人来。”

    “好的,我现在就过来。”

    陈曌笑盈盈的看着凯莉,不过凯莉的意志力让陈曌有些惊讶,这都没昏厥过去。

    要知道上次雷蒙配合着咬伤的那个通缉犯,可是没走几步路,就已经躺在地上了,凯莉虽然此刻站不起来,可是她却还保持着清醒的意识。

    “你会后悔的。”

    “我为什么要后悔?我不认为有后悔的理由。”

    不多时,凯莉和梅尔森都来了,还有十几个警察。

    “陈,你没事吧。”

    “没事,她就是那个女杀手,今天我晨跑的时候接近我,似乎想从我这里找什么东西,我骗她说在这里,然后她被我养的宠物蛇咬到了。”陈曌随便解释一下。

    葛琳知道,陈曌的这条宠物蛇有多聪明,所以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把她送医院去吧,多派点人看着她。”

    梅尔森走上前来:“伙计,你又帮了我们一个大忙。”

    “不客气,这是良好市民应该做的。”陈曌看着被掺扶出去的凯莉:“我能问一下,她会判几年?”

    “这要看她的案底,不过杀人、绑架都是重罪,我想至少二十年以上吧。”

    “那就好,希望她出来的时候,还有力气找我报仇。”

    凯莉虽然因为中毒而软弱无力,可是她的眼神依然凶狠,出去的时候还用那怨恨的目光看着陈曌。

    陈曌被她的眼神看着,很是不舒服。

    任何人被一个杀手以这种眼神注视,都不会舒服。

    “陈,方便说一说具体情况吗?”葛琳问道。

    “事实上我现在也很奇怪,她为什么会找上我的,她说那个杀掉的赏金猎人来这个旅馆,是为了和某个人做交易,是一份配方,别问我是什么配方,我不知道,她以为我是那个和赏金猎人交易的人,所以赏金猎人死后,她就找上我了。”

    “她为什么会觉得你和赏金猎人有关系?”

    “不清楚。”

    “会不会是住这里的某个住客?”

    “有可能吧,你可以去找伊森问问,伊森应该比我更了解。”

    “好吧。”

    “最近有空吗,我后天有一个派对,做我的女伴吧。”

    “抱歉,陈,我最近可能都没空,警局里的事情太多了,我走不开。”

    “晚上也没时间?”

    “是的,我需要加班,下次有机会再一起吧。”

    “好吧,只能等下次了。”

    “已经有人邀请你参加派对了吗,看起来你已经认识了新朋友了。”

    “不,只是我的一个顾客,我们算不上朋友。”

    “能够邀请你参加派对,应该算是朋友吧。”

    “仅仅只是因为我救了他的性命,而他对我的厌恶,就像是我对他一样厌恶。”

    “好吧……看来你们的关系很恶劣。”

    葛琳和其他警察都走了,雷蒙爬到陈曌面前。

    “干得不错,这是奖赏给你的。”陈曌拿出一颗恶魔结晶的碎片。

    “我呢我呢?”别西卜凑上前来。

    “你居然逃跑了。”陈曌提起别西卜,愤怒的叫道。

    “我不是逃跑,我那是战略性撤退,你看我回来通风报信了,正面对抗我们两个加起来,也不是那个人类女杀手的对手,所以我才来通知雷蒙的。”

    “人类,我说过你只需要有我一个恶魔仆从就够了,他就是个废物。”

    “住口,你这条臭虫,全是依靠着我的报信,你才能得到奖赏的,所以这颗恶魔结晶也有我一份,给我……给我……”

    雷蒙和别西卜再次的纠缠在一起,陈曌则是去冲洗后换了身衣服。

    这时候伊森上来了:“陈,怎么回事?为什么警察来了,还把你带来的那个美女带走了?”

    “我不想讨论这个话题。”

    事实上陈曌还是非常失望的,那么漂亮的女人。

    原本陈曌还以为有机会上手,结果居然是个带刺的玫瑰。

    “对了,警察刚才有没有问你什么问题?”

    “警察把我这里住客的资料都拿走了。”

    “你这里有没有住什么看起来很可疑的人?”

    “你算吗?”

    “这不是在开玩笑,我刚才差点因此丧命,那个女人是个杀手,她以为我和上次死在旅馆里的赏金猎人有关系。”

    陈曌猛的想起什么:“对了,我和那个赏金猎人唯一的接触就是在柜台,会不会是因此,她认为我和赏金猎人有关?而那个赏金猎人其实要接触的人……是你!是不是,伊森,你才是那个要和他交易的人。”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都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伊森的回答非常坦然,看起来不像是有所隐瞒,不过陈曌也不能肯定。

    “真的不是你?”

    “你先跟我说清楚前因后果。”

    “算了,不管是不是你,反正都不关我的事。”

    “我可是做正经买卖的。”

    “不管你做什么买卖,都不关我的事。”

    伊森说自己是做正经买卖的?

    陈曌呵呵他一脸,你要是做正经买卖的,那这世上就没有非法买卖了。

    不过,不管是不是伊森,都与陈曌无关。

    陈曌不想淌混水,总觉得这件事很危险。

    “你相信我,不是我啊。”

    “滚蛋,我才不管是不是你。”

    “虽然我做的生意里,很多都不合法,可是我是不做恶性生意的。”

    “好了好了,不是你就不是你吧,滚出我的房间。”

    “你还是不相信我是吗?”

    “滚蛋,你这个死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