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37
    一个小时后,史蒂文回来了。

    “陈,谢谢你。”史蒂文激动的抱住陈。

    “史蒂文,你洗过澡了吗?”陈曌很嫌弃的推开史蒂文。

    “额……”

    “哈哈……喝一杯再去洗澡吧,不过你需要一个长期的治疗,这是我的名片,过段时间再给我电话。”

    突然,沙滩上传来一阵惊呼声。

    “下面好像出了什么事。”

    “丹尼尔在海里!他好像遇到麻烦了。”

    一群年轻人正在沙滩上,冲着海里叫着,两个强壮的年轻人抱着浮标冲进海中。

    “我下去看看。”陈曌连忙下楼,跑进沙滩。

    这时候,陈曌看到丹尼尔已经被同伴拖回岸边,可是他的大腿血淋淋的,他被鲨鱼袭击了。

    还好,这条鲨鱼只是咬了他一口,然后就对他失去了兴趣。

    丹尼尔已经失去意识了,这时候,陈曌看到了老黑出现在身边。

    “老黑,怎么哪里都有你?”

    “我正巧就在附近。”

    “你确定不是跟着我来的?”

    “好吧,我觉得跟着你,总是会遇到一些猎物,所以就来了。”

    “抱歉,既然我看到了,可能你会失去猎物。”

    “只要你给补偿就好。”

    这对老黑来说,纯粹就是额外的收入,他不是很在乎。

    “他会在二十分钟后死于失血过多,你最好快点急救,他的血压心率都在飞快的下降。”

    陈曌连忙冲到丹尼尔的身边:“都让开,不要围在这里,这里需要新鲜空气。”

    “陈,救救他,救救丹尼尔,他还年轻。”佐拉也已经赶到现场了。

    作为母亲,佐拉对自己的每个孩子,都是付出了心血与爱的。

    这时候的她,已经失去了往日的从容与骄傲,只是一个接近崩溃的母亲。

    “你和丹尼尔是什么血型的?”

    “我是o型,他是a。”

    陈曌飞快的给丹尼尔处理伤口,同时拿出输血工具,让佐拉给丹尼尔输血。

    只是,丹尼尔的血压一直无法上升,而这时候他的灵魂似乎已经开始离开身体。

    “给我回去。”陈曌在空气中挥了一掌。

    所有人都有些诧异的看着陈曌,不过这时候,丹尼尔睁开了眼睛。

    “母亲……”丹尼尔非常的虚弱:“我的腿……我的腿……”

    “丹尼尔,你没事。”陈曌看了眼丹尼尔的大腿,他不能肯定,丹尼尔是否能保住大腿。

    他的伤势非常严重,陈曌看向佐拉:“叫救护车了吗?”

    “已经叫了。”

    比弗利山庄有最全面的设施,最好的资源,包括医院。

    所以救护人员来了,看到现场的时候,这些人也是吓了一跳。

    “这是谁做的急救?”陈曌看到了上次在医院里,抓到他的那位叫做法尔的女医生,她怎么当起急救队的人了。

    “是我。”陈曌说道。

    “很专业的急救手法,你也是医生吗?”

    “我做过医生,在出国之前。”陈曌回答道,他当然不会告诉一个正规的医生,我是非法医生。

    都说同行是冤家,正规医生应该很乐意举报他。

    “能给我说一下具体情况吗?”

    “他被鲨鱼咬伤了,我发现他的伤势非常严重,失血过多,还好他的母亲在这里,在确认了他们的血型后,我给他们做了输血。”

    “你是怎么给他止血的?那种程度的伤口,光靠纱布似乎无法止血。”

    “针灸,我用针灸给他止血的,你们现在应该快点把他送医院去,他现在还处于危险期,而且如果再拖延下去,即便他的性命保住,他的大腿也有可能保不住,而不是在这里浪费时间。”

    法尔看了眼陈曌,坐上救护车离开了。

    “陈,怎么办?丹尼尔会死吗?”

    “不会,我向你保证。”

    “能不能陪我去医院?”

    “没问题。”

    因为突发状况,陈曌只能放弃了拉斯法的派对,带上雷蒙和别西卜上了佐拉的车。

    还好人类不在鲨鱼的食谱上,不然从伤口能够推断的出,咬伤丹尼尔的鲨鱼是一条成年虎鲨。

    这什么概念?

    一条成年虎鲨能够长到六米,而以虎鲨的咬合力来说,如果当时虎鲨咬的是丹尼尔的身体上半部分,丹尼尔现在就会变成两截,到时候就是神仙都救不了他。

    事实上,每年发生少数的鲨鱼袭击致死的案例中,大部分遇难者都是被咬死的,而不是被吃掉的。

    因为鲨鱼并不喜欢人类的味道,它们只是在确定,是不是吃的,好不好吃。

    所以通常情况下,只会咬一口,然后味道不好,不要。

    到了医院,丹尼尔就被推进抢救室。

    陈曌则是陪同着佐拉,佐拉已经失去了理智,一直在哭。

    “佐拉,相信我,丹尼尔不会有事的,放松,放轻松一些。”

    “陈,如果丹尼尔有危险,你会救他的是吧?就像上次救我父亲一样。”

    “会的,相信我,会的,我向你保证。”

    出于对陈曌的信任,佐拉这才稍稍平静下来。

    砰砰砰——

    突然,手术室外的走道连续三声枪声在走道的尽头响起。

    一个警察的身体从前面房间里倒了出来,然后一个高大的男子穿着着病服,胁持着一个护士,一步步的走了出来。

    菲尔!陈曌记得这个男人,那个穷凶极恶的通缉犯。

    “给我用双脚走路,你这个婊子!”菲尔的声音很大,拽着护士的头发。

    护士已经吓得双腿发软,巨大的恐惧让她的身体无法动弹。

    突然,护士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口咬在菲尔的手臂上,菲尔将女护士甩出去,然后一枪!

    菲尔大摇大摆的走在医院的过道里,一个医院护工突然从侧面冲了过来。

    可是下一刻,又是一声枪响,医院护工倒下了。

    菲尔看向面前的陈曌和佐拉,然后举起枪。

    “我记得你!”菲尔紧紧的盯着陈曌:“上次是和你在一起的女警察抓了我!我记得你……”

    老黑就在陈曌的身边:“看起来你有麻烦了。”

    “你感觉到我的死亡吗?”

    “不,不是每一个死者都能被我感觉的到,不过他的死亡我已经看到了,十分钟后,他会被赶来的警察乱枪打死。”

    “那么我就让这死亡提前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