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40 看在免费饮料的份上(翻滚求推荐票)
    “奶奶,我来看你来了。”

    伊森敲开了门,一个驼着背,拄着拐杖,带着厚实眼镜的老妇人被伊森抱住了。

    伊森是大胖子,吨位至少是老妇人的三倍以上。

    “该死,你来之前是不是喝过酒了?你给我松开……你熏到我了。”

    老妇人看到站在伊森身后的陈曌:“伊森,你没告诉我,你会带一个帅气的小伙子来,你看我都没有打扮。”

    “伊森,你也没告诉我,今天我们要见一位这么美丽的女士。”

    “小伙子,我喜欢你,你叫什么?”

    “叫我陈就好了,不知道我是否有这个荣幸知道您的名字。”

    “你可以叫我赖特,或者也和伊森一样,叫我奶奶。”

    “很难相信,你会是伊森的奶奶,我还是叫你赖特吧。”

    陈曌与老妇人贴面拥抱,伊森送上了鲜花。

    “这是送你的。”陈曌把平板电脑送给了老妇人。

    “谢谢,我正好缺少一个平板,小伙子,你太善解人意了,如果我还能年轻六十岁,不,只要再年轻五十岁,我一定会疯狂的追求你。”

    “现在也不迟。”

    “这是我出的钱。”伊森补充道:“奶奶,你应该夸奖的是我。”

    一个五十岁的老男人,还好意思和陈曌争宠。

    “进来吧,都进来吧。”

    她的家中布置略显深色调,都是一些有年代感的家具,不过都很干净,而且室内的采光很不错,至少不会让人感觉到压抑。

    老妇人已经切好了水果:“小伙子,你是中国人?”

    “是的,你怎么知道?”

    “我曾经担任过南京大学的课任教授,在那期间,我学会了汉语,陈是中国最常见的姓氏之一,不过汉语是我学过的所有语言里,最复杂的语种,我还有一个中文名字,李春天。”

    “很好听的名字,不管是你的本名,还是你的中国名字。”

    “伊森,你应该学学陈,你看你就不懂得说这么好听的话。”

    “我只是说实话。”

    “陈,你是做什么的?不会是伊森的小弟吧?这混蛋可是个无恶不作的恶棍。”

    很显然,莱特也知道一些伊森的事迹,她对伊森的印象,也还停留在那里。

    “我是个医生。”

    “你们先坐着,我去为你们准备午餐。”

    “奶奶,记得做烤肉,不要给我太多的蔬菜。”

    哪怕是一个五十岁的中老年人,面对自己的奶奶的时候,依然表现出孩子的天性。

    赖特进入厨房后,伊森凑到陈曌身边:“怎么样,我奶奶她还好吗?”

    “并不是很好。”

    “可是,看起来她很有精神。”

    “她只是在我们面前伪装的。”

    “那怎么办?她有什么病吗?”

    “一些老人病属于常见病,这是不可避免的,不过我刚才看到她衣领子下的皮肤,似乎有斑块。”

    “这有什么问题吗?”

    “你的奶奶从厨房出来的时候,你提醒一下我。”

    陈曌走到旁边的柜子前翻找起来,看到里面的存药。

    “怎么样?”

    “她可能患有癌症,我发现了一些抑制癌细胞的专药,不过我暂时还不确定是恶性还是良性,有可能是在肺或者胃。”

    癌症!?伊森的脸色变的凝重。

    即便他完全不知道医理,也知道癌症意味着什么。

    赖特显然因为伊森和陈的到来,所以干劲十足。

    一桌丰盛的午餐,都能赶上豪华宴席了。

    人到了一定年龄,即便是再干练独立的女性,都会感觉到孤独。

    赖特只是没有表现出自己的孤独,她也不可能说出来。

    可是,她显然非常高兴两人的到来。

    趁着伊森去卫生间,赖特微笑的说道:“陈,伊森是请你来帮我看病的吗?”

    “赖特,看起来你这么容光焕发,我想伊森这次是白忙活了,不过如果你想出来喝咖啡,可以给我打电话,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我随时奉陪。”

    “你和陈是怎么认识的?”

    “我是个无家可归的流浪狗,一直到伊森收留了我,还给我找了一份差事。”

    “帮我照看他,虽然他的年龄不小了,可是他依然不懂得照顾自己。”

    “我拒绝,他连汉堡都要收我一美元。”

    “混账!”伊森已经走出来了:“每次收你一美元,还要倒贴我一罐可乐,你知道一罐可乐就已经是一美元的价格了。”

    “既然你已经不赚钱了,那么你就更不应该收我的钱。”

    “永远都别想。”

    “赖特,你看到了吗,他这种混账,我会帮你照看他吗?”

    午餐后,三人坐在阳台上聊天。

    伊森被陈曌和赖特联合起来欺负,在陈曌的怂恿下,赖特说了许多伊森过去的糗事。

    伊森是大发雷霆,不过看的出来,赖特很开心。

    哪怕伊森曾经让她失望过,可是伊森依然是她的孙子。

    一直到下午三点多,两人才起身告别。

    陈曌抱了抱莱特:“赖特,别忘了我的电话,我真的很想和你烛光晚餐。”

    “当然,帅小伙子。”

    下楼后,伊森的脸色收敛起来:“你有办法吗?”

    “先别急,我总不能在刚才直接要求检查身体吧,你奶奶她明显不愿意让你担心。”

    “那要怎么办?”

    “慢慢的接触,我会找个时间,和你奶奶再约见面的。”

    “好吧,希望上帝保佑。”

    陈曌只能说尽力而为,毕竟那可是癌症。

    “她现在还有工作吗?”

    “她是加州洛杉矶分校的教授,现在依然在坚持上课。”

    “她是什么系的教授?”

    “医学系。”

    “fuxx,你让一个非法医生给一个医学系的教授治疗,你确定我比她更有能力?”

    “可是我只认识你这么一个医生。”

    “我突然发现,我的压力好大,我能拒绝这个请求吗?”

    “那你永远别想获得免费的汉堡。”

    “你从来没有给我免费过。”

    “可是至少饮料免费。”

    “好吧,看在免费意料的份上,我尽力吧……不过伊森,她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恐怕我能做的事情不多。”

    “我知道,你尽力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