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44 十三岁和二十一岁
    陈曌并没有直接喂丹尼尔完美结晶泡的药,而是先让他吃掉安眠药,等他睡着了才灌药。

    坦白的说,陈曌就是想要装神秘。

    毕竟如果给拉斯法是黑色药剂,再给丹尼尔黑色药剂,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陈曌只有这一招鲜。

    到时候很可能会让他们对黑色药剂产生不好的想法,甚至有可能做出危险的举动。

    哪怕关系再好,有些东西也要隐藏起来。

    更何况,他们的关系远没有到亲密无间的地步。

    安眠药的药效过去后,丹尼尔就醒来了,发现自己还在露天阳台上。

    他感觉自己的大腿根部传来阵阵骚痒,而且这种骚痒让他难以忍受。

    丹尼尔拆掉纱布,他发现被截断的部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然后,他看到有什么东西从肉里伸了出来,白色的,又沾上了血迹。

    是骨头!骨头从里面伸出来了,不应该说是生长出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丹尼尔强忍着骚痒,他看到骨头的外围开始遍布一些血肉,开始把骨头覆盖起来。

    这个过程非常的神奇,以至于丹尼尔渐渐的忘记了骚痒。

    持续了一个小时,这种超出常人理解的生长才停止下来。

    而这时候,腿上的肉和骨头,已经长到关节膝盖的位置。

    就像是在做梦一样,丹尼尔一直处于懵逼中。

    血肉重生……这也太玄幻了。

    不过膝盖还没有长出来,可是此时的丹尼尔已经彻底的相信了陈曌。

    他真的……真的能够让自己失去的左腿,重新长出来!

    虽然这种事听来实在太匪夷所思,可是却真真切切的发生在眼前。

    “陈呢?陈去哪里了?”丹尼尔左右看了看,发现别西卜正趴在地上睡觉,陈曌却不见踪影。

    别西卜睁开眼睛,看了看丹尼尔,然后用很人性化的动作,脑袋撸了撸脑袋。

    丹尼尔拿起身边的拐杖,艰难的站了起来,看到陈曌正躺沙发上睡大觉。

    丹尼尔对陈曌很感激,不过这时候太阳快要下山了。

    如果陈曌能够起来,给他弄点吃的,他会更感激。

    “陈,醒醒。”

    陈曌睡的很死,丹尼尔不得不用拐杖捅陈曌。

    “陈,该起来了。”

    陈曌这才睁开眼睛:“什么时间了,晚饭了吗?今晚吃什么?”

    丹尼尔一连黑线:“陈,你不觉得,应该你来准备晚餐的吗?”

    “我很累……”

    “你昨天晚上到底做了什么?”

    “我挽救了一个得了癌症的老奶奶,然后和一位女警疯狂到了天亮,原本我打算在家里休息的,结果你这混蛋居然要自杀。”

    “好吧,我错了,不过我真的肚子饿了。”

    “好吧,我去看看有什么吃的。”

    陈曌还是起身,帮他和丹尼尔准备了一顿晚餐。

    “我按照自己的习惯做的,比不了你家里的厨师,如果你不满意的话,我也没办法。”

    “没事,我不挑食,不过如果能给我一瓶啤酒的话,我会更感谢你。”

    “你成年了吗?”

    “拜托,如果你以我在康复期为理由,拒绝我饮酒我可以理解,可是你怀疑我的年龄,这让我不能接受,我哪里不像是成年人?”

    “好吧,你现在在恢复期,不能喝酒。”

    “……”

    晚饭后,陈曌和丹尼尔就躺在天台上看星星,一堆零食和饮料。

    丹尼尔现在的状态,确实不适合饮酒。

    “如果这时候有一根大..麻,那就更完美了,不过我知道,就算有,你也会以我的伤势为借口,拒绝我抽..大..麻。”

    陈曌撇了撇嘴,他懒得去过问这些青少年的嗜号,他只能做到自己不沾。

    “最多七天,然后你就可以解脱了。”

    “陈,你是德鲁伊吧?”

    丹尼尔现在觉得,陈曌就是传说中的德鲁伊。

    虽然很扯淡,不过更扯淡的事情就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所以,如果陈曌是德鲁伊的话,也不是不能理解。

    “如果这样可以让你能够接受的话,那么你就当我是德鲁伊吧。”

    “你教我吧,我也想成为德鲁伊。”

    “你不行,没天分,再说了,我自己都没学清楚,怎么教你。”

    两个大男人,闷在房间里,显然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即便这个房子非常的豪华,可是依然无法掩盖无聊。

    “佐拉,能弄一个游戏机来吗,我和丹尼尔已经有点崩溃了。”

    然后,佐拉弄了几个不同的主机,还有一大堆的游戏来了,而且放到门口就走。

    也不敢留下来,担心如果看到丹尼尔,会不会有什么禁忌。

    “丹尼尔,你玩过女明星吗?”

    “玩过,十五岁的时候,在我爷爷的庄园里,原本我以为自己恋爱了,可是后来我发现,她不止和我上床,也和我爷爷庄园里所有的男人上床,她只是在利用我而已,然后我们分手了,她得到了机会,出演了我爷爷公司投资的一部电影,如今在好莱坞也算有点名气,你应该听说过她的名字,拉法迪奥。”

    陈曌想了想,也没想起是哪位,毕竟他本来就不关注娱乐明星,再加上刚到洛杉矶一个月的时间,那个女人估计仅仅只是小有名气,名气还没传到大洋彼岸,所以自己不认识也是正常。

    “如果你想玩哪个女明星,只要不是一线明星,我应该都能帮你安排的到。”

    “别,这让我感觉和嫖...妓一样,我没有可悲到需要去嫖...妓。”

    “你的第一次是什么时候?”

    “十三岁……我花了十美元,让一个女孩帮我用手打出来的。”

    陈曌心里在骂,果然是堕落黑暗的社会,自己第一次遗..精在十四岁,他居然十三岁就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

    “那你的第一次是什么时候?”这次轮到丹尼尔发问了。

    “二十一岁,我的大学同学。”陈曌感觉有点丢脸。

    “你完全没有花钱找过女人吗?”

    “有过这个想法,是在我大二的时候还没有恋爱,那时候也是性冲动最强烈的年龄段,我和我们宿舍的人就产生了这种想法,不过我们口袋里也没什么钱,我们听说有一种叫做发廊的地方,那里很便宜,然后我们就朝着打听到的那条街过去,果然,我们被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拉住了,我们问她多少钱,她说四十,然后我问,我们三个人一起,只要四十吗,然后她骂我们神经病。”

    “哈哈……”丹尼尔听的捧腹大笑。

    “你知道我的成人礼是在哪里过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