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45 丹尼尔痊愈(送推荐票,可以获得晚上抱梦魇睡觉的机会)
    两人说着各自的糗事,丹尼尔和陈曌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态度以及思维方式。

    丹尼尔是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就已经玩够了。

    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份纯真的爱情。

    是的,在大部分人看来,这是个好蠢的想法。

    可是丹尼尔的确是这么认为的,目前他还是单身,就是想遇到一次这种奋不顾身的爱情。

    而陈曌则是过去没享受的,现在好好的享受。

    完全就是处于放飞自我的状态,只要面包,不要爱情。

    不要觉得丹尼尔天真,事实上他比任何人知道的都要清楚。

    他可是从小就耳濡目染,早早就见识了花花世界。

    试想,十三岁就懂得花十美元,让女同学帮他打飞机,他的内心能纯洁的到哪里去。

    可是越是这样,他就越是渴望得不到的东西。

    陈曌则是那种,曾经愤世嫉俗,曾经理想主义。

    想过当一个与众不同的医生,孑然一身,济世为怀。

    可是理想终归是理想,被现实狠狠的强...奸了一把,陈曌终于认清了现实。

    陈曌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后悔那次的行为。

    不管怎么说,那件事都过去了。

    而且据说最近国家又出台了新政策,当医生觉得,病人必须手术,而家属不愿意签署免责声明的时候,医生依然有权力决定,是否给病人做手术,而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

    这对现在大部分处于急救部门的医生来说,都是好事情。

    不过,对陈曌已经太迟了。

    工作丢了,感情断了,三年的积蓄全部赔了进去。

    陈曌也不是那种伤春悲秋的人,过去的人过去的事,基本上也已经忘的差不多了。

    如今的陈曌,有自己的工作,也有自己的生活。

    丹尼尔的左腿生长速度非常快,第二天完成治疗后,丹尼尔的小腿已经长出来一半了。

    第三天,整条小腿都生长出来,第四天则是一半的脚掌,第五天彻底的康复。

    不过两条大腿的颜色不一样,右腿是古铜色,左腿则是嬉皮人肉。

    “结束了……终于结束了……老天啊,以后我再也不给任何人做这种治疗了。”陈曌反而比丹尼尔更激动。

    丹尼尔完全康复,意味着他也得到了解脱。

    “陈,谢谢你。”

    “记得承诺,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当然,我可不想被一个德鲁伊记仇。”

    陈曌也不能肯定,丹尼尔是不是真的认为自己是德鲁伊,还是说他只是在开玩笑。

    “妈妈……你能来一下山上吗。”

    不多时,佐拉来了,当她看到站着的丹尼尔的时候,已经激动的尖叫起来。

    “上帝啊,这是真的吗?不敢置信……我是在做梦,是吧?”

    佐拉放开了丹尼尔,又与陈曌拥抱:“陈,谢谢你,你给了他新生。”

    “如果你真的感谢我,那就送我回家吧,我突然发现,还是自己家住的舒服。”

    “当然,别说是送回家,哪怕你想让我送你去月球,我也会满足你的愿望。”

    佐拉在把丹尼尔送到庄园后,就开车送陈曌回家了。

    “进来坐坐?”陈曌看了看佐拉。

    佐拉笑了,然后接受了陈曌的邀请。

    带上房门,两人已经急不可耐的拥在一起热吻。

    此刻的两人真的是**,欲罢不能。

    当——

    “家里有人?”两人正在玄关中拥吻,突然听到客厅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碰掉了。

    汪汪汪——

    两人重新收拾了一下衣装,陈曌进到客厅中,地上全是玻璃渣,它原本是一个装饰花瓶。

    “可能是风吹的吧。”陈曌说道:“我们继续。”

    佐拉的声音高亢而且响亮,毫不顾忌的放纵着自我。

    陈曌禁欲太久了,他需要释放,所以一次又一次的带动佐拉,冲击着高峰。

    一直折腾了两个小时,天色都有些暗了,两人这才善罢甘休。

    “要一起吃顿饭吗?”

    “不了,我要回去,看看丹尼尔。”

    “送我去汽车旅馆吧,我去那里有事。”

    “你把我当成你的司机吗?”

    “不,只是朋友的请求。”

    “好吧。”

    陈曌看了眼房间,然后关上了房门。

    “你真奇怪,刚才急着回来,结果又急着出门,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为了把我骗到这里来和你上床。”

    “好吧,我的这点小伎俩也被你戳穿了。”

    陈曌很无奈的眼神看着佐拉,佐拉把陈曌送到旅馆,在确定陈曌没事后,这才离开的。

    “天哪……陈,你还活着。”伊森看到陈曌走进来的时候,用高亢的声音发出他的惊叹:“别西卜,可想死我了,让我抱抱。”

    嗷——

    别西卜咧嘴露出獠牙,伊森果断的放弃了和他亲热的想法。

    “我说过,我有事出去几天。”

    “你不会是因为救了我奶奶,担心有人找你麻烦,所以故意出去躲几天吧?如果是这件事的话,你大可放心,我保证不会有任何人因为这件事来打扰你。”

    “我说了,有事,不是为了躲避什么人。”陈曌翻了翻白眼:“记不记得上次我去给一个黑...帮老大治伤?”

    “记得,怎么了?那个人找你麻烦?”

    “不是有人找我麻烦,我是忘记了那条街区叫什么名字,我需要过去一趟,你送我过去。”

    “我需要看店。”

    “如果你下次再求助我的话,我绝对不会管你。”

    “瞧你说的,不就是送你过去吗,走吧。”

    送到目的地后,这时候天色已经黑下来了,这里的夜晚一直不怎么安全,所以几乎看不到行人。

    “你来这里做什么?”

    “没什么,回去吧。”

    “你在戏弄我吗?大老远的开车过来,只是为了看一眼这里?”伊森咆哮道:“如果你说,让我开车送你去见一个女人,我可以理解,可是一个破烂街区,一个人影都没有,你只是看了一眼,就说要离开,我确定,你这个混蛋就是在耍我!”

    事实上,陈曌是来找人的,而人已经找到了,所以现在离开。

    而此刻,那个‘人’就在陈曌的身边,就在车上。

    只不过,伊森看不到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